Skip to content

世界公祷日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5 分钟John 14: 13  你 们 奉 我 的 名 无 论 求 甚 么 , 我 必 成 就 , 叫 父 因 儿 子 得 荣 耀 。            14 你 们 若 奉 我 的 名 求 甚 么 , 我 必 成 就 。  ××××××××××××××××××××××××××××××× 传说中的学习雷锋日。 若干年前,林园有一位解放军战士,每到休息就扛着扫把出去扫地,或者四处寻找可以帮助的人,终于成为学雷锋标兵,可以去北京接受领袖的接见。 那时候何四、小珊、吕乐都还在重庆,大家一起也有一个民间志愿者组织是专注于环保的,叫做“绿色志愿者”,我们自觉所做之事要有意义一些,至少不是学雷锋这样虚伪作秀的作派,所以颇有些瞧不起那位战士。 为了申报社团资格,环保局成为我们的主管领导单位,召集开会说不可和“绿色和平”组织混在一起,将环保政治化了云云。 后来在解放碑下面和火车站的广场、沙坪坝的三角碑之类的地方举行了几次演唱会,就交给重大的两位退休教师去做了。年轻人实在没有时间。 那是1995年的事情了,在妇联的办公楼中借了马老师的房间,我们常常去那里和马老师闲聊。如今马老师去北京,何四反而给他介绍工作了,让他可以陪伴读大学的女儿。 ×××××××××××××××××××××××××××××××   由基督徒妇女发起的全球祷告运动——世界公祷日,每年由不同国家的妇女轮流提供、编写祷告内容,不分文化、种族、传统、性别、年龄,于每年三月第一个星期五在各地同步举行联合崇拜,达成全球连锁祷告的意义。 2009世界公祷日是为巴布新几内亚需要代求。 我们团契的祷告聚会有8个弟兄姊妹参加,以吃Emma做的美食为主,然后才开始大约1小时的祷告。 ××××××××××××××××××××××××××××××× 周三的时候,在电梯上听见我的几个学生说北方下大雪了,有一个学生就说,我们去告诉老张,看他是否为雪停下而祷告。因为有机会为他们见证我们去彭州教会访问的时候为天气的祷告,我还告诉他们,让天气晴好一天对于神来说是太容易了:去年5.12-13的时候下大雨,到我们要13日晚出发去彭州的时候我就祷告天晴,结果我在灾区待了两周,那里就连续晴朗了两周。Joshua祷告日头停住不移动也没有问题,所以真的是小事而已。我的学生也许有一天会接受福音吧。 ××××××××××××××××××××××××××××××× 我们昨天兴致很高,就在祷告完成后一起去吃香辣虾。 然后,和Jason夫妇一道散步回家,就讲到岳云和韩彦直闯金营,互相送的故事。   岳飞道:“可送韩公子出番营去。”岳云领令,遂同韩公子并马下山。   将近番营,韩彦直道:“请公子回山罢。”岳云道:“家父命小弟送出番营,岂敢有违!”韩彦直再三推让,岳公子决意要送,便道:“待小弟在前打开番兵,送兄出去。”就把双锤一摆,大喝一声:“快些让路,待小爷送客!”那一双银锤重有八十多斤,被岳云抡起来犹如雪花乱舞,那些番兵见了人人胆战,个个心惊,俱向两旁闪开。略略近些的,一锤一个,不是碎了头,就是折了背,让他两个杀出大营来了。   韩彦直心中暗想道:“果然厉害,不亏为元帅之后,我何不也送他转去,显显我的威名?”遂向岳云道:“蒙兄送出番营,小弟再无不送转去之理。”岳公子再三不肯,韩彦直执意要送。岳云道:“既承美意,只得从命。”韩彦直复拨马冲进番营,逢人便挑,遇马便刺,如入无人之境。番人已是被他杀怕了的,口中呐喊,却已四散分开,近前的就没了命。二位公子冲透营盘,来到山下。韩公子道:“请兄回山罢。”岳云道:“既承兄送转来,自然要再送兄出去。”韩公子再三推辞,岳云哪里肯让,复回马向前,韩公子在后,两个又杀入番营。那些番兵被二人送出送进,不知杀伤了多少,一个个胆战心惊,让开大路。… Read More »世界公祷日

different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Gen 3:19 你 必 汗 流 满 面 纔 得 糊 口 , 直 到 你 归 了 土 , 因 为 你 是 从 土 而 出 的 。 你 本 是 尘 土 , 仍 要 归 于 尘 土 。  ××××××××××××××××××××××××××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忙得不可开交。终于在周二的晚上聚会时疲态毕露,Michele对Emma说,Eddy今天看起来有点different。那天王老师没有来,所以和初级班的成员们一起交流,不过之前唱歌的时候也许有什么地方看起来精神不佳吧。   Emma于是对我说,别人要首先看我们的生活,如果他们觉得我们的生活都没有安排好,那么我们没有办法做好见证。呵呵,有道理。   然后是传说中的铁人日程,周三连续上10节课,所以口若悬河,舌灿莲花,手舞足蹈,眉飞色舞,直讲的天雨宝花,缤纷而下。到了晚上10点,终于连眼睛也快睁不开,于是提前几分钟下课回家睡觉。早上再略略赖一下床,重新充满精神开始工作。   James说,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做那事。所以,并不是太担心。这样的工作其实颇有喜乐,因为没有什么浪费的时间吧,知道自己在做着有意义的事情,在奔跑那当跑的路。   ×××××××××××××××××××××××××× 我想,再有一年多的时间,一切都会Different. At that time we may have time to take a rest some while.

餵 养 我 的 羊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John 21:17 第 叁 次 对 他 说 : 约 翰 的 儿 子 西 门 , 你 爱 我 么 ? 彼 得 因 为 耶 稣 第 叁 次 对 他 说 你 爱 我 么 , 就 忧 愁 , 对 耶 稣 说 : 主 阿 , 你 是 无 所 不 知 的 ; 你 知 道 我 爱 你 。 耶 稣 说 : 你 餵 养 我 的 羊 。  ×××××××××××××××××××××  昨天的聚会,主给我们很大的一个警告。  周二的英文查经,遇见一个很好的姊妹,说起她参加过的一个小小的家庭团契,处于自学的状态,她觉得心里有很大的负担,于是邀请我去看看有没有可能帮助这个团契。  于是约定在周四晚上去访问那里。我请Emma代替我来带领我们自己的聚会。  ×××××××××××××××××××××  好吧,我去参加的聚会很愉快,他们使用英文作为主要的交流语言,通过这种方式来学习圣经。他们学习著名的“Alpha Course”,也是极好的材料。不过因为是全英文的,所以他们并不能听得太清楚。我为他们担任了一段时间的英文翻译。  然后我们交流了一下,但是我发现邀请我去的朋友也许是有一点一厢情愿了。这个团契现在的状态,可能很难从属灵的方面来帮助的,因为他们暂时不会接受这样的好意,Orchid说我们从来没有缺乏帮助我们的人。  但是他们很热情的邀请我以后再去做翻译的工作。我说也许没有时间再去了吧。  ×××××××××××××××××××××  在这个事情上,主给了我很大的一个奇迹。其实我没有告诉成员们今天我另外去观察一个团契,看看可否提供帮助。但是,因着各种原因,我们自己团契的成员们却一个也没有来参加聚会。家里只有Emma一个人:  Shane出差了,Sonia开会了,Water临时身体不适,Grey加班,Kicky去看妈妈了,Joshua有事……总之,没有一个人出现。  一个 negative miracle吧。所以,我希望能够另外寻找可以帮助这个团契的同工,而我自己要好好的和主愿意交给我带领的弟兄姊妹在一起。  ×××××××××××××××××××××  为了这个,Emma和我一直在祷告。

耶稣的印记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 早上起来就想睡觉,陈亮说聪哥你的眼袋真大呀……   开始听Bach的音乐,倒是一件愉快的事情。一边听cantata,一边睡觉。想起肖申克的救赎里的那一段歌剧。保罗说肉体虽然一天天朽坏,但灵却日日更新。   于是又Emma来威胁我说现在还是念小学的时候,马上会有顺服的训练,那时候需要信心吧。呵呵,是呀,需要信心。   ××××××××××××××××××××××× 教Emma唱《wonderful grace of Jesus》,但是我看到词就觉得心里感动,忍不住要想哭出来。于是看使徒行传,说到保罗在加拉太被石头砸了,推出城去。后来他在《加拉太书》中说身上有耶稣的印记,原来是说这个事情。   有时间看书还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不过是就只能在车上看吧。

开学了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1 Cor. 9:17 我若甘心做这事,就有赏赐;若不甘心,责任却已经托付我了。 ×××××××××××××××× 开学的几周特别忙。所有的时间都已经安排了,就像灰灰常常感叹的,为什么一天没有30个小时。   感觉到很大的压力,昨天Victoria提到一个新的小组,希望能够有时间去看看。这样大概又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吧。   不过感谢天父,Jason和Kicky能够首先出来带领周一的小组,为大家服事。常常为他们夫妇祷告,愿意神让他们尽快的成长起来。庄稼虽多,我们的工人却也不少。   也许我应该认真考虑一下时间分配的问题了。

天气预报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彼日已經暗,伊給學生講:「咱過來去彼旁岸。」in離開眾人,導耶穌就按呢落船,及in相及去;猶有別隻船及伊去。颶頭風大起,湧潑入船,致到船teh欲滿。若是伊佇船尾,倒佇枕頭teh睏。學生叫伊醒,給伊講:「先生!阮欲無命,你無要緊嗎?」伊就醒,責備風,給海講:「著靜靜!」風就息,也大平定。伊就給in講:「恁啥事許驚?恁猶未有信嗎?」in就大驚,相及講:「此個是甚麼人,連風及海攏順伊。」【可四35-41】 ××××××××××××××××× 上周,四川彭州教会钟牧师电话相邀,说地震之后的彭州教会,新的教堂要举行奠基仪式。我们在地震的时候没有为彭州的灾民做什么,不过尽力协助而已,所以钟林牧师夫妇能在这样重要的活动邀请我们,真是出乎意料的惊喜。   于是团契里10多个成员都去,算是今年春游的计划,也为彭州的教会高兴。   我们乘火车,5个小时就到了彭州。教会的饭菜是颇让人怀念的,即使地震的时候吃得简陋粗淡,也是几个年老的姊妹精心预备的。饭后的祷告会,所有的弟兄姊妹,还有附近的几个教会的长老牧者同心合一的为第二天的活动祷告。   下午在成都的时候天上下着小雨,天气并不见佳;看了天气预报,第二天也是小雨转阴或者阴转小雨的天气。所以大家除了为活动的嘉宾、牧者、服务组祷告,就是为了天气祷告。   这样的事情简直都不算奇迹了,第二天的天气好的惊人,大家被暖洋洋的太阳晒得不断的脱衣服,kicky穿了一件短袖在那里,有照片为证。   地震的时候我们来彭州也是如此祷告的,结果从14日起连续晴朗了两周,对于救灾来是非常有益的吧。   ×××××××××××××××××× 一切都很好,活动也顺利。见到很多老朋友,特别是林超群兄,从福建来彭州已经快9个月,至少有7个月在灾区奔波救助灾民,是我见过信心最坚定的——目前还坚持留在灾区工作的志愿者中95%都是基督徒吧。   我有机会为仪式中的唱诗伴奏弹贝斯,呵呵,从94年离开乐队,整整15年了吧,音阶都忘记了,算是玩票。

为了忘却的纪念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2 Tim. 2:23 唯有那愚拙无学问的辩论,总要弃绝,因为知道这等事是起争竞的。  ××××××××××××××××××××  2007年8月,注册了香港的世界华人圣经学院http://www.globalbible.org/。成为由此以来漫长18个月的学习的起点。也许只有学习能够填满我寻求神的亮光的心吧。  几个月前,辗转从教授那里得到我学习的几门课的试卷,是陶陶带回来给我的。成绩并不太好,教授的阅卷很严格。但那时我已经全然忘记了这件事,因为2007年10月,我已经放弃了这个学习,重新注册了另一个用英文教学的学院。  我当时存着一个心思,要和一个弟兄争竞。他拒绝我听一门希腊文的课程,认为我应该服从他所领导的一个团契的权柄。我心里觉得受到很大的伤害,就不再想学习这个神学院的课程了,我要学一个全英文的学位,让他也大大的惭愧一番。  这个问题现在想来是非常愚拙的,但是我们每个人不是都经过类似的冲突而得到成长吗?18个月就是我不断改变和靠近主的18个月吧。那时立了决心要成为一个牧师,所以学习这样的课程,我当时的计划是用5年的时间慢慢成为一个合格的神的工人。但是事情变的真快呀,因为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所以终究我的所思所想归于无用。连同这个学位也没有什么用处吧,除了让我可以骄傲而不谦卑之外我想不出有什么用途。因为我既然已经蒙神的拣选为祂做工,有最好的培训和牧者,这些东西是需要全然放下了。  ××××××××××××××××××××  呵呵,可是我还是没有全然的放下这些东西吧,昨天晚上,终于获得了nationsu的M.Min学位所需要的全部学分。  一个老故事——  教师:同学请朗读课文。  同学(站起来就读):海燕基尔高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因为那在船上酣睡的主说,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要担忧呢。  ××××××××××××××××××××  Courses                                grade     Cr.         Date  A Search for Spirituality (MRS 622)    96         3          Nov 15, 2007  The Hebrew Scriptures (MRS 001)        88         3          Jan 27, 2008  Systematic Theology (M 3)             91          3          Aug 8, 2008  The Greek Scriptures (MRS 006)        90          3          May 5, 2008  Biblical Hermeneutics (M 4)           96          3          Aug 13, 2008  Ministry (M 603)                      93          3          Aug 27, 2008  Worship (M 601)                       90          3          Sep 1, 2008  Biblical Text Courses (6 credits minimum)         Electives drawn from MRS 200s and 300s … Read More »为了忘却的纪念

话语权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2 peter 1:20 第 一 要 紧 的 , 该 知 道 经 上 所 有 的 预 言 没 有 可 随 私 意 解 说 的 ;            21 因 为 预 言 从 来 没 有 出 于 人 意 的 , 乃 是 人 被 圣 灵 感 动 , 说 出 神 的 话 来 。  ×××××××××××××××××××××× 我不从学校辞职的原因之一是在那里有话语权。站在讲台上,我就可以说我认为是真理的事,给我的学生们听。如果他们不听,他们就会挂掉这门功课。因为考题是我出,试卷是我改,分数是我给,此山是我占,此树是我载,此路是我开,百年可树木,一年速成班……   也许30年后,我就像个老学究一样,戴着一副深度眼镜,耳朵有点背(因为只有我有话语权,我不需要听别人的,所以可以用这个方法来屏蔽不同的声音),背有点驼,胳膊下夹着一本或者两本厚厚的书,说话速度缓慢,看人的时候要将眼镜放下一点,从空隙处盯着人看才能看清。但是我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经常遥想公瑾当年,于是常常觉得我可以将人教授的好一些,因为我对于自己的学问有些自负。   所以我找一个借口叫做话语权,其中心思想是,如果我老人家不占据讲台,那么就会有一个别的人站在那里讲课。但是,谁能保证代替我的那个人会好好的教授学生呢?也许他会误人子弟吧。所以安全起见,还是我老人家亲自来讲比较可靠。岂不知孔子述而不作,老子不是为了出函谷关,希望免掉青牛税(不是青苗税,也不是十一税),才不会浪费口舌说5000言给我们这些后学小子听呢。而且,他们第一句话就说,道可道非常道(我一直觉得非肠道就是食道,因为耶稣也说,从口中吃进去的没有不洁净的),或者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就像我们现在说“哥哥我是打酱油的”,或者“今天天气不错吧”)。   所以我已经从教18年了。敌营18年,美丽的女特务罗茂莉也会青春不再,垂垂老矣,何况解放的曙光到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前朝遗老何曾还有立锥之地。首阳山也许是可以采薇的最后一块净土吧。   ×××××××××××××××××××××× 每周二晚上聚会都来若干的新朋友。这样的事情固然是一种愉快,也是一种压力。好多年轻人从温哥华、莫斯科、悉尼、伦敦、或者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样的首善之地回来,带着各种流派的神学观念,来考察重庆最大的教会的英文团契有什么不同之处。而这些人或者我们的老成员中,自以为是初信者的比例又是那样的高。   我现在基本上完全放弃了利用周二来传福音的想法,集中全部的精神来应付这样的局面。说来说去,还是一个话语权的问题。   昨天有一位从北京一个大教会回来的姐妹,为了回答一个问题,用她自己的生活作了一个长长的见证,但是大家都不知道她为何要说这样的故事,不是一个故事,而是一个接着一个故事,因为这个故事基本上和别人要问到的问题无关。   ×××××××××××××××××××××× 问题是:我们如何可以知道神的旨意和对我们的安排。   我不敢说我的解释是正确的,但是我绝对没有凭着私意解说。在大家都充分发言之后,我也谈了我的看法。  … Read More »话语权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