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端的权利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茨威格的《象棋的故事》,上学期让陶陶作为必读书看了。但是,那些陌生女人的来信,以及一个女人的24小时是如何度过的,当然不推荐他现在看。  我今天开始看茨威格所写的《异端的权利》,是关于宗教改革时期的加尔文等几个人的传记故事。虽然一直不喜欢加尔文的predetermine 理论,但是对于这个人倒是没有什么了解。清教徒,按照韦伯的说法,是资本主义启蒙的奠基思潮。  但是,在茨威格笔下,加尔文倒真的是不堪入目的宗教狂热分子。  “他要求每个人按照上帝的意志和指示来生活。初看之下,这似乎够简单的。但是仔细考虑一下,疑问就出现了。上帝的意志如何被认识呢?上帝的指示在何处可以找到?加尔文回答说,在福音书里,在那里,在那里。上帝的意愿和命令,活生生的存在于永恒的《圣经》中。……  表面上看来,通过这种把书写的文字化为世俗行为至高无上的权威的方式,加尔文只是在重复众人皆知的宗教改革最初的要求,但实际上,他已经比宗教改革跨出了一大步,而且彻底冲破了原有的思想圈子。因为在最初,宗教改革只是一种在精神和宗教事务上努力获得和平的运动。它的意图,在于把福音交到每个人手里,不加任何限制。塑造基督徒品性的是个人的信仰,而不是罗马教皇和宗教议会。这种基督徒的自由,由路德开创,却连同其他所有形式的精神自由一起,被加尔文从他的信徒那里无情地夺走了。……”  所有的独裁专制都始于一种理想的企图,不过当时的人们很难认清这种理想和其他的人类价值之间的潜在冲突而已。以赛亚柏林对此有非常深刻的阐发。很多人都在想,有一天其实我们的子孙也有机会来反思文革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可以坦率的讨论我们这一代人的政治记忆。  从文革,到改革,从动乱,到开放,从教会如何奠基,福音如何传播,到如何受到压制,如何复兴,如何在现在的环境下保持信仰,有很多东西值得反思。  我的阅读体验并不会限于神学的范畴,因为这许多的书籍,其实都有真理存在。   ************************************************************************************ 又是一本翻译的败作。 译者严重缺乏神学常识。把尼西亚大公会议翻译为尼西亚市政委员会,把圣灵翻译为精神,如此等等。 看起来很郁闷,虽然是一本极好的书。

心情源于态度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这几天心情不好,因为一个项目的问题,已经结题了,已经得到“国际领先水平”的搞笑鉴定结果了,对方还是不肯付钱,要求还要做一个中间界面。 不是因为钱而心情不好,心情就是不好,这个项目拖了两年了,还没有完。 我不想做了,也不想要那个钱了。随他去吧。   可是心里就像一个结,耿耿于怀的。 我仔细的想,似乎还是没有按照一个基督徒的标准来对待这件事情。 昨天的圣餐主日,向主祷告后,决定还是抽时间将余下的一点工作继续做做。然后,今天就轻松多了。   虽然我还没有开工,状态还是一样,项目还是继续拖延,但是我心里就已经笃定了。 CS Lewis 说,不确定的未来,是最容易让人软弱和受到诱惑的时候。 决定了,哪怕是不理想的决定,行动了,哪怕是不成功的行动,都比等待更好。   也许我真的会完成这个项目吧。  

恐惧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恐惧 来源于儿童内心的恐惧会以不同的形象出现。 陶陶小时候害怕大灰狼。任何时候,我们都可以以此吓唬他,主要用于睡眠。比如他总要我们陪着入睡,却又久久不能入睡的时候使用。 有一天,他和巧巧关了灯在床上,我拿着吉他进卧室,给他唱了一首歌: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 只有大灰狼到处跑 夜色多沉静,心儿多爽朗 在这吃人的晚上 小河静静流微微泛波浪 …….. 那是他第一次听这首“美妙”的歌曲,现在他还常常唱给姝姝妹听。7、8岁的孩子,当时都不再说话了,很快就睡着了。 作为一个经历了文革的小孩,我小时候记忆最深的恐惧是有一年冬夜,独自在家看福尔摩斯探案的血字研究。当那人深夜摸进帐篷时,我的恐惧已经无法抑制。正在这时,墙上传来的敲击声,我以为是台湾特务来攻击了,差点就被吓呆了。 姝姝不仅怕大灰狼,还怕麻老虎。那天和我玩得正高兴,一不小心提及其中之一,她马上就沉默了,很害怕的样子。陶陶现在不再怕大灰狼,但是还是各种怪兽所困 扰。最近给他买的《比你想象的更黑暗》,一本经典的科幻小说,让他担心了几天,深夜都无法入睡。最后的结果是周末很早就困了,却坚持要等巧巧看完晚间的心 理访谈节目才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