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x documents on the table

事工哲学(101) | 今年的退税

若能力许可,我不希望我们家的孩子们将来是靠着“中国传道人”子女的名义拿着专项奖学金进了大学,否则对于同一个教会里那些处境相似、一起同工和服事多年的普通家庭,未免会产生一点微妙的化学反应。我们家选择自己工作来支持事工的双职服事方式,也鼓励我们的同工这样服事,将来孩子们的学费问题如何解决,算是这个长期探索项目是否可以复制的指标之一吧。

低端护教学(14)|“年老地球”派的一次惨败

你无法和“民科”讨论哥德巴赫猜想,也无法评审无数宣称用自行车登月的方案,这是中科院早已有定见的。我读计算机博士的时候差点放弃,因为我的一位做故障诊断的导师坚持认为NP = P是有可能得证的,而另一位做计算机科学的导师则认为图灵和歌德尔是对的——而我是一个数学家,平时消遣读物是Don Knuth的“编程的艺术”(Knuth也是一位基督徒,我一直想翻译他的护教学书籍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