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gray rock formation near body of water

历史还是历史吗?(Is History History)

按:这是美国历史学会会长James H. Sweet 博士8月17日在Perspectives on History发表的一篇评论。这篇文章引起了轩然大波,受到非常多的批评,甚至有人因为他引用的示例,直指他是一位种族主义分子。
但他对当下主义的批评是有益的,对于我们讨论历史神学和思想史、理解“宗教改革500年演讲”、中国五月花的“普利茅斯开拓史”、“闭关锁国”新观、在家历史教育等都有很大的启发。

black framed eyeglasses on white printer paper

在家教育(10)|以教育为理由的“难民”叙事

我现在每天都为了这个教会的状况祷告,希望作为一个特殊个案,他们最终可以安置下来,获得他们追求的那些目标。但坦率地说,我很不赞成媒体呈现的整个叙事。如果这样的叙事成立,这种做法成为一种英雄主义行为,在我看来,无疑是对“五月花”的误解。

orange paper boat on white surface

在家教育(9)|“五月花”的误解

一个充满误会的复杂叙事,因为各种不得已的情势和许多拿不上台面的理由,一步一步走向某种不可能很好解决的困境。借此讨论教育处境的误解。

road passing through mountain terrain

一个出版社的一周最佳图书

书都是好书,编辑都是好编辑,出版社都是好出版社,相信我,这三本都能列入一个出版社的一周最佳图书。

monkey head sketch

在家教育(8.5)|被猴子审判,也将被孩子审判

我就是这样理解基要主义历史的。随着整个世界逐渐进入现代,某些500年前的古典神学和古典教育已经无法回应,所以有一些心中焦急的基督徒走上了基要主义。在猴子审判的惨败和公众形象受到很大损害的前景之下,他们开始走基要主义路线,提前抛弃了这个世界。(这是美国往事,实际上和我们断裂了1949之前传统的中国新兴城市基要派关系不大。)

日记:制糖一年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制糖已然一年,是时候写点小结作为纪念。   去年这时候,拖家带口来到西湖边。满满一货车厢装的不只是我们的行李,更是我们的满腔期待与满心疑虑。面对未知,我们既期待上主会做什么超乎人理解的工作,又暗自忖度,在掂量过自己的斤两之后定下一个惴惴不安的小目标。   感恩的是,小目标基本达成,这也验证了一套… 日记:制糖一年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