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lear hour glass on frame

讲座、整理稿、提问与事后分心的联想

在我们的译者群里,或者在程序员群里,如果一个人事先没有穷尽一切方法自己研究,提出的问题显出深度不够,几乎没有人愿意放下自己手中的工作来回答。

green leafed tree

神学翻译杂谈(37)|新译者的基本修养

翻译是一个长程工作,并不是读几本专业书就可以在实践中很好操作的事情。翻译需要质量和速度的平衡,所以无法每句话详细分析,往往依靠直觉理解。在读到一句话的时候,立刻意识到语法结构和翻译需要注意的地方,在值得投入时间的句子上投入时间,在简单的句子上轻松处理,是一个熟练翻译的本能。但这事是难的,缺乏经验的翻译并不是在上面的例句中会出错,而是在心态和进度的影响下,因为翻译心理学的作用,而不知道自己翻译出现了问题——没有人可以错译。这些问题以后再说吧。

brown wooden board

观念的批判似乎总是观念史的批判

是否创造异质感的观念,守住自我的独特之处,以某种沁入式策略慢慢推动更多的人了解这种传统;还是以流行的文化或现存的(比如新教)观念为化用,利用已有的基础来宣教。

yellow postbriefkasten floating mailbox on brown concrete wall

季后赛

最近在翻译的彼得前书说,热心行善无害,为义受苦有福。翻译神学书籍和注释是我的重要灵修手段。我正是从这句话的注释与讨论中得了一点力量,所以提起来精神,把今日份当作的事情做了。

mount kilimanjaro in tanzania

事工哲学(131)|失焦的视角

我现在比较少说”中国问题“,在读书会或各种讨论会上,最多会说”我观察到这样的现象……“或者”我这里有一个这样的案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