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存在主义神学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源自海德格尔的存在主义的神学,是最近的热门。我唯一看完的大部头神学著作《基督教神学原理》就是按照存在主义的观点来立论的。  其中的概念是关于存在,实在或者现象之类的。还有一本书叫现象学神学,还没有时间看。  不过讨论这个问题,是因为上周二的聚会,Jasen问我对于其他宗教传统的看法。  我当时回答说,按照《基督教神学原理》,我们没有理由设想存在仅仅在一个时间,一个地点对一个特定的人群启示了他的存在。例如,设想在宇宙中还有外星智慧存在,那么神如何启示他们呢?所以,我支持一种普世的宗教观。至少,我们不能轻易的攻击其他的伟大宗教传统,这样的观点具有现实的意义。  不过,从我的基督教信念来说,我相信我们基督徒所指称的神,那个具有全能全知全善,超越的实在,是真实的,可以经验和献上崇拜的。和这样的一个传统相冲突的其他传统,虽然也是值得尊重的,但是却不是我们获救的源泉和生命的安慰。  这不过是逻辑排他律的简单应用而已。 

基督教信念的知识地位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普兰丁格这本书无疑是知识论和基督教哲学的一本杰作,这是当代最顶尖的分析哲学家从分析哲学角度说明神之存在的另一个代表作。   昨天和Emma说到知识孤岛的问题。我们曾经读的很多书,在我们的知识领域中构成很多孤岛。例如我们小时候读的很多小说,在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文学批评理论指导的时候,每一本书就是一本书而已,直到看到布鲁姆的“影响焦虑”理论或者其他理论。何况还有很多跨学科的知识,在我们的大脑中汇聚。   所以,现在看一本书的最大乐趣就是突然发现它可以将很多孤岛连接成为一体。例如那本“圣书的子民”,或者这本“基督教信念的知识地位”。   这本书一开始就讨论康德。我不知道是否不能将康德的东西看下去的人就不算是能够进入哲学领域的。康德是非常难以理解的,纯粹理性批判,看了好多遍都没有能够看完。看到普兰丁格仔细的分析二律背反的命题,我突然有所领悟,原来哲学是这样来研究的。只要仔细的推演和思考,就可以知道其中的问题和道理。   当然,这本书的翻译还是有问题。写序的那位口气已经很牛了,不过他的学生尽管在圣母大学——普兰丁格所在的学校进修了一年,但是还是缺乏相关学科的知识。   例如,将“相对论”翻译成“关系理论”,算是很低级的错误,反映了有的中国哲学家所缺乏的物理或者数学的知识。也让我对翻译的质量心里存疑。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一个翻译得很好的书,讲的很清楚。   这样的问题实际上已经没有办法找到可以讨论的人了,这是在重庆这个城市的孤独吧。

另一个耶稣讲的故事的解读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浪子的故事在路加福音15章。   11 ChiNCVs:  耶稣又说:“某人有两个儿子。  12 ChiNCVs:  小儿子对父亲说:‘爸爸,请把我应得的家业给我。’父亲就把财产分给他们两兄弟。  13 ChiNCVs:  过了不多几天,小儿子收拾一切,到远方去了,在那里生活放荡,浪费钱财。  14 ChiNCVs:  他花尽了一切所有的,那地方又遇上了严重的饥荒,就穷困起来;  15 ChiNCVs:  于是他去投靠当地的一个居民。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  16 ChiNCVs:  他恨不得吃猪所吃的豆荚,可是没有人给他。  17 ChiNCVs:  他醒悟过来,说:‘我父亲有那么多雇工,又有丰富的食物,我却要在这里饿死吗?  18 ChiNCVs:  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对他说: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  19 ChiNCVs:  不配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  20 ChiNCVs:  于是他起来往父亲那里去。他还在远处时,他父亲看见了他,就动了慈心,跑过去抱着他,连连与他亲嘴。  21 ChiNCVs:  儿子说:‘爸爸,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不配再称为你的儿子。’  22 ChiNCVs:  父亲却吩咐仆人说:‘快把那最好的袍子拿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把鞋穿在他脚上,  23 ChiNCVs:  把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要吃喝快乐,  24 ChiNCVs:  因为我这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他们就欢乐起来。  25 ChiNCVs:  “那时,大儿子正在田里。他回来离家不远的时候,听见音乐跳舞的声音,  26 ChiNCVs:  就叫了一个仆人来,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  27 ChiNCVs:  仆人说:‘你弟弟回来了,你父亲因为他平安无恙地回来,就宰了肥牛犊。’  28 ChiNCVs:  大儿子就生气,不肯进去;父亲出来劝他。  29 ChiNCVs:  他对父亲说:‘你看,我服事你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令,可是你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欢乐。  30 ChiNCVs:  但你这个儿子,常常跟娼妓在一起,花尽了你的财产,他一回来,你倒为他宰杀肥牛犊!’  31 ChiNCVs:  父亲对他说:‘孩子,你常跟我在一起,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 Read More »另一个耶稣讲的故事的解读

文本批评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要了解一段文本的含义是困难的。至少,有三种不同的解读方法。 可以试图去了解作者的本意;也可以不管作者的意图,仅仅从文本所表达的意思来分析;或者,按照目前最流行的方法,仅仅考虑读者的理解。 最后一种方法,就是现代最流行的文本批评方法了,认为文字一旦写出,就自有其生命力,常常向读者传达作者所没有的意图。 例如,电影《疯狂的石头》的结尾,就是在重庆融侨的转转桥拍了一个有趣的镜头,却有人分析为隐喻黑皮的生活是永远在绕圈,永远被追逐,不会结束,云云。   当然,最经典的读者解读,是中国的大学生们解读“大话西游”,如果周星星在拍的时候就有这么多的意图,那简直是神奇了。大家不过是借着这个平台来表达自己对于生活的理解而已。   每一种方法都有自己的困难所在,作者的意图往往是不可能准确的知道了,而如果仅凭文字,则有可能在其他地方发现作者所写的矛盾的文字,但是这个时候因为不能假设作者有一个统一的意图,所以不能对此作出解释。而凭借读者自己来解释,对于圣经这样包含超越的存在的意图的书籍,对于这样关系是否永生的启示,似乎又有些不足。   呵呵,Hermeneutics, 释经学,原是一切知识的起点,但是确实最难的一门学问。 ××××××××××××××××××××××××××××××××××××××××××××××××× 所以,我更喜欢用文学的方式来看圣经。看看耶稣所写的经典短篇小说,好撒玛利亚人。   有 一 个 人 从 耶 路 撒 冷 下 耶 利 哥 去 , 落 在 强 盗 手 中 。 他 们 剥 去 他 的 衣 裳 , 把 他 打 个 半 死 , 就 丢 下 他 走 了 。 偶 然 有 一 个 祭 司 从 这 条 路 下 来 , 看 见 他 就 从 那 边 过 去 了 。 又 有 一 个 利 未 人 来 到 这 地 方 , 看 见 他 , 也 照 样 从 那 边 过 去 了 。 唯 有 一 个 撒 玛 利 亚 人 行 路 来 到 那 里 , 看 见 他 就 动 了 慈 心 , 上 前 用 油 和 酒 倒 在 他 的 伤 处 , 包 裹 好 了 , 扶 他 骑 上 自 己 的 牲 口 , 带 到 店 里 去 照 应 他 。  第 二 天 拿 出 二 钱 银 子 来 , 交 给 店 主 , 说 : 你 且 照 应 他 ; 此 外 所 费 用 的 , 我 回 来 必 还 你 。 你 想 , 这 叁 个 人 那 一 个 是 落 在 强 盗 手 中 的 邻 舍 呢 ?    这一段文字里面,充满了生动的细节,这人如何被打,如何生命垂危,如何祭司和利未人弃之不顾,而最让犹太人瞧不起骂为猪的撒玛利亚人却医治包裹他,照料他,吩咐店主。这些细节全部用来表现何为一个好邻居这个概念,故事之生动简洁,完全是大文学家的风范。   ××××××××××××××××××××××××××××××××××××××××××××××××× 我不知道对于这样一个故事,教会的查经班会如何来解释,也许不会一句句的分析其中的神学含义吧。 不能理解圣经的美,阅读圣经就如同法利赛人读律法了。

意义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理性是真理的自然器官,想象是意义的自然器官。For me, reason is the natural organ of truth;but imagination is the organ of meaning. Imagination, producing new metaphors or revivifying old,is not the cause of truth but its condition.                                         ——C.S.Lewis   我似乎只有一次认真思考过意义的问题,运用了我的想象。以前种种,包括读书、考研、入党什么的,不过是社会洪流的推动,让人迷失在这种无法把持的冲动中。   在我的前一次婚姻上,我确实仔细思考了某种存在的意义,但结论是没有意义了。我不敢再想象今后的生活会如何,而陷入深深的绝望中,那就是想象带给我的意义吧。   当时有很多朋友用理性来劝慰我,说服我,帮助我分析,或者威胁利诱,均出于善意和好心,可是他们并不能为我揭示生活,或者这样生活的意义。   那些狂乱的想象,那些浮光掠影般的过往,那些无穷无尽的哀伤,不就是要引导我的生活走向一种新的开始,一种新的意义吗?   真相,或者真理是上帝依然揭示出的,但是意义却要我自己思考。

天堂简史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读这本书的时候,就想到上次去南充教会,那位尚未受洗的弟兄分享关于在天堂以后我们如何生活的问题。 他说我们要昼夜不停的赞美上帝,据说是从启示录上看来的。 我当时就想,如果天堂就是这样无趣,永远跪着口称”holy holy holy”,我还不如去地狱算了。呵呵! A. McGrath的东西从来不会让我失望,这才是关于天堂的一本具有神学趣味的书。 从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到班扬的“天路历程”,这样的写法才让我觉得天堂是令人向往的。那是战胜一切中途的磨难,进入上帝为我们保留的最后的福地的喜乐,那是面对面肩并肩和主一起交通散步的喜乐,是永远平安,永远祥和的乐园…… 关于天堂的一切,多么令人神往。

彭州6日豪华游(55-66)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7 分钟全文修订版: 【版权所有 emma 2008】  五十六、小舒,5月23日,2:00  我给成都的记者小舒去电话,问她上次采访的报道出来没有,小舒说没有能够发表。然后,她就盛情的邀请我去她那里打地铺。我说还有一个弟兄小刘和我一道的,她说也没有关系,都来吧。  于是,我们就从江油去成都,探访小舒。  那天小舒却加班,直到深夜两点才结束。我和小刘在约定见面的地点,在车上就好好的睡了一觉。  然后去她在中科院内租的房子,我就在阳台上打地铺,小刘睡在小舒的床上,小舒自己去睡沙发了。不过,睡得非常香。  早上起来,我和小舒说,正好是周末,去彭州吧。她就约了和她同租房间的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李雪一道去。我们说好两个小时后出发。然后,就去拜访彩虹小组的夏阳。  五十七、夏阳,10:30  先给夏阳通电话,然后我和小舒就开始猜测这个女孩子是什么样子,因为听声音我们都觉得非常好听,柔软。  但是她是彩虹小组的联络员,他们的办公地点在川大附近,离中科院也不远。  约了夏阳10:00见面,她稍微迟到了一会儿,不过很容易就把我们三个认出来了。然后我们就去彩虹的基地。那是一间民房,有几个工作人员在紧张的制作每日的简报。他们是成都的很多家庭教会联合起来,组织的一个针对灾区的服务平台,专门通报信息。  成都著名的王弟兄是这个小组的领导,不断的有人来找他,了解情况或者希望他能够帮助联络救灾的事项。  我们聊了20分钟,我介绍彭州和江油的情况,并请他在简报中呼吁如果有去江油救灾的弟兄姐妹,可以去我们建立的灾民营地事奉。  偶尔,我也和小舒咬耳朵,来核对我们对夏阳的判断,夏阳自己也很感兴趣,问我们她是否和我们想象的一样。小舒的意见是,她很有气质,但是不算漂亮。后来,我看见多多,大概也是这个样子。  我们办完该办的事情,于是离开成都去彭州。  五十八、小舒,16:00  本来一早,小舒就被报社叫去做发行,但是我用我的风格,一边开玩笑,一边说理的劝她不要会报社,还是和我去彭州看看比较好。  见了彩虹小组,买了两个U盘,我们磨蹭到中午,在外面吃了小面,报社通知说已经发行完了,不用去了。于是小舒欢呼雀跃的和同屋的伙伴李雪一道,跟我们去彭州。  自 从我进入教会的英文查经班以来,就不断的了解到每个人都有些沉重的心理负担,除了向神告解请求宽恕,是无法解脱的。我发现自己快成为一个心理辅导的业余爱好者了。有的时候,我们看到一个常常微笑的面容,谁知道背后有那么多忧伤;有的时候我们看见一个平静的外表,谁知道他的内心伤痕累累。  好吧,小舒也是这样。她在路上和我说起她上次去彭州,是和一个男孩一道去的。不过,到了彭州之后她并没有和那个男孩一道走,而是离开队伍和我们同行的。  我慢慢的了解到,那个男孩是她以前的男朋友,中科院的研究生。但是,他在去北京读书期间,却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而小舒自己却一直没有肯定的表白说要和他在一起,所以那个男孩就走了。但是小舒却因此而愁烦了三年。  一个年轻得只有24岁的如花的女孩,却有三年的时间在思念一个没有意义的过往,那就是她的故事。 … Read More »彭州6日豪华游(55-66)

彭州6日豪华游(48-55)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8 分钟全文修订版 【版权所有 emma 2008】  四十八、朴先生,5月21日,2:00  在成都还有两个教会的人士在等待我们,一个是Geoge,一个是辛老师。辛老师是韩国牧师,按照李姐的介绍也是非常出色的牧师,神学博士。他的国语很不错,能够读写说。我们就去了一个韩国弟兄的家里打地铺,那位先生叫朴先生。  那 天晚上开会到很晚,大家讨论如何将明天要到达的500顶帐篷送到灾区去。计划是去江油的教会看看情况,一早就出发。这些帐篷很大,每个帐篷可以住8-10 个人。我为彭州的教会争取了50顶,剩下的我们准备在江油建立一个灾民营地。我们担心的是很多国际教会的成员不愿意相信三自教会。但是离开当地教会的支持,我们后续的事工又不好开展。我就建议我们去建立的灾民营地,写上北京国语国际教会和江油教会的字样,淡化家庭教会和三自教会的问题,避开不提。可惜后 来,这个问题还是起了很多纷争。雅各书说,这样的纷争不过是从人的私欲而来的,不提。  Geoge是一个大的IT公司的老板,我们有时间交流了一下工作方面的问题。辛老师则让我非常意外的,说要收我做门徒,训练我去牧养一个重庆的家庭教会。  我们交流了一下情况,就各自睡去了。  第 二天一早5点,池牧师就离开回重庆了。不久,朴先生的太太就起来给大家做韩国的早餐,有些泡菜,有一碗用肉、蔬菜等煮的饭,还有清水和饮料。很好吃,但是我听不懂朴先生说话,所以没有办法交流。不过,这个韩国弟兄给我留下了很好的映象,也间接的让我对辛老师增加了一分信任感。  四十九、辛老师,10:00  我们很早就离开成都去江油。车上多了一个人,非常拥挤。但是,大家都在不停的用电话联络各个方面的人,紧张的投入救灾工作中。  辛 老师觉得时间非常紧张,也许以后不会和我再见面,就在车上将他希望给我讲授的内容告诉我。他说,暂时不要接电话,我要介绍的这位联络人是最重要的联络人。然后,我们就开始学习《创世纪》的头三章。重要的经节他都带着我学习和解释,他说这是一种传福音的方法。他知道的传福音的方法有70多种,应用的有30多 种,而现在我们讨论的这条进路是目前最先进的。  从创造论开始讨论,然后讲到人的不顺服,讲到神的审判。然后,从这里开始讲救恩的来源和方法。整个培训大约持续了1个多小时。  我坦白的告诉辛老师,我离婚了,而且受洗的时间很短,暂时我没有打算成为一个传道人。我也告诉辛老师我有一个女朋友,也是教会的姊妹。他就要求我如果可能,早点结婚,这样对于为主工作会好一些。  然后,辛老师将我的名字记在他的手机上,说从此他会为我祷告。  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也许是我这次在灾区所发生的最奇妙的一件事,这次遭遇导致我的生活状况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很明显的感觉到神在背后的预备和带领,让一切发生。  米兰昆德拉说,生活在别处(后来我给多多也这样说)。当我们在别处的时候,也许真的有新的生活存在。  五十、王牧师,12:00  过了绵竹,地震后的残破景象到处可见。我们的目的地江油更是满目疮痍,整个城市基本没有完好的房屋,遍街都是帐篷,很多灾民在烈日曝晒下,悲惨的躺在小小的雨蓬下。  江油的教会,百年的教堂全部成为危房,我们在当地的王牧带领下去参观了一下,看了最后一眼那即将拆毁的教堂。一面墙倾斜下来,砸在圣殿的钢琴上,堂前的匾额和对联也歪歪的挂着,到处是灰尘和垃圾,我想起哀歌中的描述。  北京的几位牧师和同工很关心当地教会的情况,也问起当地家庭教会的情况。王牧师介绍说,家庭教会开展了很多工作,救灾的时间比他们要早一些。  我们和王牧师谈了很久,告诉他我们提供帐篷的计划,并说后续还有50顶帐篷要来,直接给他管理和分发。  但是,当我们离开后,我打电话给他询问当地家庭教会的联络方式时,他一口就回绝说不知道,态度相当生硬。我一直想是否要将所有的见闻都写出来,不过至少我不会评论我所些的事情。我可能采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就好了。  我们和当地政府讨论了如何捐赠的问题,最后还是决定依靠政府来做这个灾民营地。接待我们的是江油人事局的局长,人非常友好客气,对我们的要求都全然满足了。 … Read More »彭州6日豪华游(48-55)

彭州6日豪华游(35-47)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9 分钟全文修订版 三十五、酒吧老板,15:00  去年圣诞的时候,一家酒吧在教堂边上开业了。一个朋友请我们去唱“平安夜”,作为开业的一个节目。  记得一起去的有John,Lina,Amelia,小黄,苟姐姐等,我们凑成一个4声部的圣歌合唱,不知道是否给那个喧闹的酒吧带来一点平静,不过我自己倒是被闹的头昏脑胀。当时,Lina还没有受洗。  这次,这家酒吧的老板也来了,和老男他们一道送物资过来。完成任务后,他们想要回成都,我就劝他们和我一起去白鹿镇白鹿村送物资去。小衡公司有一个员工是那里的人,他说白鹿的村民已经几天没有食物了。而我们需要交通工具。  于是,我们组成一个车队,大约6辆车,向白鹿出发。过了关口之后,几乎所有的房子都垮了,灾区的情况看起来让人心疼。不过,我一向以为,如果没有真 正看到在灾区生活的人,单单看见电视报道的房屋损失和看见央视拍摄的大半是表演性质的救灾画面,是无法体会灾情的。这是我极力希望每个去灾区的人都能陪我们去送物资,亲眼看看灾区的情况的意图。  白鹿的确是一个受灾很重的地方,我们送去了1000斤米。但是,在通济和白鹿之间的一个社区,才是最严重的灾区,一条街在那里,全部垮掉了,还保留着原生态的场景。一些灾民在一个棚子里简单的吃饭。  老男说,他和灾民攀谈一阵,有一个妇人不说话,在边上默默的掉泪。他去了解情况,原来那个妇人因为家里没有了男人,又和政府官员没有关系,所以没有分到任何篷布和帐篷,仅仅分到了一把太阳伞。晚上她就住在伞下。  这不过是灾民的一个简单的生活场景而已。我的酒吧老板朋友站出来,说你们受苦了。我今天只是来了解情况的,我明天会再来,给你们送必要的物资来,我会带着电视台的人一起来,将彭州的灾情报道出去。  第二天小于从成都打电话问我,有10多车的物资,是送教会还是怎么处理?我说直接送灾民吧,教会不需要这个赈灾的名声。于是他们送了10多车物资到通济、白鹿和中间的这个小社区。谢谢。  三十六、记者小舒,16:30  小舒现在叫我聪哥。不过她第一次给我发短信的时候,我不知道她叫小舒,我以为她姓苏。  她是Jessie从不知道哪里捡来的,昨天晚上也在小衡的公司里打地铺睡觉。第二天一早,是我带着她随团去灾区一日游的,回来的时候我们拿着剩下来给教会的一大堆物资(午餐肉之类),在路边被抛下,我就让她看守,而我自己回去叫人来搬运。算来我们还是很熟悉了。  她给我的短信我完全看不懂,“你好我小舒。我等下跟XX药厂的哥哥回成都,但我没他电话你晓得不?我门车在前面,我要先回下医院有事”。我怎么看都 象一个在当地打工的农村妹的口吻,不象一个受过多年中文系训练的某报的文字记者。于是我客气的告诉她,你发错了。她回答说,没错,你聪哥三。然后承诺会将所见所闻发表出来,云云。  不过,后来因为她的总编也去采访后写一篇将版面占据,所以她的稿子就没有发表。我也没有看见她写的内容是否和她的短信一样“不堪”。  三十七、林传道,20:30  经过如此漫长的时间,很多事情都已经发生,到了该反思的时候了。  周六的晚上,教会的青年聚会。钟牧师安排我和林传道分享。  林 传道是福建教会来的,地震发生的时候,他还在一个乡下的教会传道,没有料到地震这样的严重。然后,他就从福建出发,飞到重庆,找我的朋友,张传道联络,又连夜的坐火车到成都。因为遇见紧急运兵车运送士兵到前线,所以林传道在火车上堵了12个小时,很晚才到彭州。他的身体比较孱弱,实际上是不耐艰苦的传道生活的,但是他的心志非常坚定,所以仍然无所畏惧。  我并不赞成林传道现在传福音的行动,我自己觉得时机不对,但是我也不象给他泼冷水,毕竟他来传道好过“三叔基督教”这样的邪教将人带向灭亡的危机吧。  每一天,林传道都随着车外出去送物资,他的教会也源源不断的有很多的支援到来,为我们提供进一步的支持。每一天林传道都很满足,因为每一天他都领人归主,有时候几个,有时候十几个。我常常担心,这样的方式,将来当地的教会如何牧养这一批新的信徒。  林 传道分享了他多年在贵州的少数民族地区传播福音的经历,用的经文是路加福音中天使报信给牧羊人那一段。在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在一个如同庄园一般的教堂之外的院落中──其中到处驻扎着灾民的帐篷,一帮年轻的弟兄姊妹静静的听他那有点沙哑的福建普通话娓娓道来,他如何克服语言、饮食和生活的障碍,在某个贵州的山寨中生活一个月的故事。  他们会有感动吗?我没有问。 … Read More »彭州6日豪华游(35-47)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