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4/01/91yWtATl0nL._SL1500_-400x640.webp)
有一天,我们讨论到以利的孩子行恶,撒母耳的孩子也同样行恶。偶然之间,有人提到那个基督徒们常常引以为傲的200年案例——“尤克斯家族”与“爱德华兹家族”,问我的意见。

据说,尤克斯是“无神论宗师”,爱德华兹则是“神学大师”;无神论的马克·尤克斯对爱德华兹曾说过:〝你信的那位耶稣,我永远不会信!〞发起了一场长达200年的信仰之战,结果是:

(一)有信仰的爱德华兹家族,人口数1394人;其中:

100位大学教授,
14位大学校长,
70位律师,
30位法官,
60位医生,
60位作家,
300位牧师、神学家,
3位议员,
1位副总统。

(二)无信仰的马克.尤克斯家族,人口总数903人;其中:

310位流氓,
130位坐牢13年以上,
7位杀人犯,
100位酒徒,
60位小偷,
190位妓女,
20名商人(其中有10名是在监狱学会经商的。)


我没忍住就笑了出来。对我的学生们说,我不奇怪你们会提出这样的话题,显然这信息是从别处得来的。但容我简单说说这事吧。

这个所谓的研究,最初是这样来的……

(注:以下研究由chatGPT作为人工智能助手,共同完成。若有任何事实和解释错误,责任在笔者、小编以及奥特曼)


1874年7月,社会学家兼绅士理查德·L·达格代尔访问了纽约州乌尔斯特县监狱,作为纽约监狱协会的志愿检查员。他发现被关押在那里的六个人来自四个家族,且都是血亲。进一步调查后,他发现这些人的29个直系男性亲属中,有17人被逮捕,15人被定罪。达格代尔从当地救济院、法院和监狱的记录中收集数据后,于1877年出版了一本书,名为《朱克斯家族:犯罪、贫穷、疾病与遗传研究》(“The Jukes: A Study in Crime, Pauperism, Disease and Heredity,”)。在书中,达格代尔号称这个犯罪家族可以上溯到一位早期殖民拓荒者马克斯。此人生于1720年到1740年之间,是荷兰移民的后代,在偏远地区生活,是个“猎人和渔夫,酒量惊人,性格开朗,喜欢交际,好逸恶劳”。他将产生许多罪犯的家族追溯到一位他称为“犯罪之母玛格丽特”的女性,据说她嫁给了马克斯的某个儿子。达格代尔编造了详细的家谱图和每个家族成员的简要描述,但没有具体的姓氏,仅用名字或代码标识。他的结论是,这个所谓的犯罪家族长期受到各种社会问题的困扰。他估计,通过救济、医疗保健、警察逮捕和监禁,这个家族给纳税人造成了130万美元(相当于今天的2090万美元)的花费。

在此书中,达格代尔开创性地分析了遗传或环境因素对犯罪、贫困和其他社会弊病的影响,被誉为当时社会科学领域的里程碑之作。然而,他并没有给出自己的数据来源和研究方法说明,常常因此为人诟病。东北大学犯罪学教授、优生学运动方面的专家尼科尔·哈恩·拉夫特在一次采访中指出,公平地说,达格代尔自己在书中承认朱克斯家族不是一个单一的家族,而是由42个家庭组成的综合体。他还指出,他的709名研究对象中只有540人显然是血缘关系

达格代尔在书中的主要主张,实际上认为环境才是造成犯罪的主因,教育可以为纳税人省钱。但他的研究常常被人误解为支持遗传学证据,并在20世纪初优生学的狂热之中被人所利用。

1911年,一些优生学家发现了达格代尔最初的图表和笔记,包括朱克斯家族的真实姓名。他们迅速将这些记录送到位于冷泉港的优生学记录办公室——一个由卡内基基金支持运营的领先优生学研究机构。机构随即指派一位名叫亚瑟·H·埃斯塔布鲁克(Arthur H. Estabrook)的田野调查人员复查记录并更新研究结论。

尽管没有透露家族成员的真实姓名,但埃斯塔布鲁克声称他确认了达格代尔的研究,并使用记录追踪了另外2111名朱克斯家族成员,加上达格代尔描述的709人,总共研究了2820人。他在1915年的书《朱克斯家族》中报告称,仍然有1258名朱克斯家族成员在生活和繁衍,给公众造成至少200万美元(今天约合3520万美元)的花费。

尽管埃斯塔布鲁克自己的数据表明这个家族中有问题成员实际上随着代际递减,但优生学记录办公室宣布当时的朱克斯家族依然“无法救赎”,并且像以往一样被“弱智、懒惰、放荡和不诚实”所困扰。

**这项研究实际上代表了二战前人们对优生学的普遍迷信。随着希特勒在欧洲的”优生学实践“,人们很快意识到这个研究与方法论的巨大缺陷与危险。**如今,许多生物学家和历史学家对埃斯塔布鲁克的工作持更加批判的态度,相比之下,对达格代尔的工作则较为宽容。“并不是我们时间倒置,按照今天的标准去评判过去那些不恰当的研究标准。”艾伦教授在一次采访中说。“埃斯塔布鲁克和他的同行当时知道他们在做错事,但他们还是这样做了,因为他们被时代的趋势所裹挟。”


朱克斯-爱德华兹神话则与A.E.温希普(Albert E. Winship)的作品紧密相关,特别是他在1900年出版的《朱克斯-爱德华兹:教育与遗传研究》。在这本书中,温希普对比了达格代尔研究的朱克斯家族和与著名美国牧师乔纳森·爱德华兹有关的爱德华兹家族。朱克斯家族被描绘成堕落和社会弊病的代表,而爱德华兹家族则被描绘为成功和美德的典范。这种对比旨在说明遗传和环境对人类行为和社会结果的影响。

温希普的作品强调了两个家族之间的鲜明对比,特别强调了遗传因素在决定个人的人生道路和特征方面的作用。朱克斯家族以犯罪、贫困和道德堕落为特征,而爱德华兹家族则被展示为成功和道德正直的典范。

然而,这一叙述因过分简化遗传、环境和社会因素在人类发展中的复杂互动而受到批评。该研究的方法论和结论受到质疑,尤其是它所传播的遗传决定论观点。这些家族在优生学讨论中作为象征的使用,增加了神话的流行度,但同时也突显了优生学作为一门科学学科的问题,特别是其忽视人类发展中个体和社会因素细微差别的倾向。

更多详细信息,您可以浏览Project Gutenberg和互联网档案馆上A.E. Winship的书籍​​​​。


在中国,朱克斯-爱德华兹神话的使用似乎是被误解和曲解的。有关这个神话的文章通常比较偏颇,将爱德华兹家族的成功归功于他们的基督教信仰,而将朱克斯家族的堕落归咎于他们的无神论倾向。然而,这种对比实际上是不准确的。事实上,原始研究并没有将宗教信仰作为两个家族差异的主要因素。这种错误的解读和传播可能会误导读者,强化遗传决定论和过于简化的观点。在中国基督徒社群中,这种被误解的神话被用来强调信仰的重要性,但其实并没有充分考虑到其他影响个体和家族命运的复杂因素​​。


关于这个神话如何从美国传来,又如何被中国基督徒广泛接受为“经过200年8代人验证的事实证据”的复杂传播史,我就不想详细提供了,但许多当代海外华人基督徒名牧或知名婚姻辅导专家对此贡献良多,乃是毋庸置疑之事。比如直到2021年,还有一位任运生牧师在生命季刊上发表文章,引用这一例证:两个家族的对比

我的态度一贯,若这事没有涉及到我的学生,不影响我的教学活动,就不想费心讨论了。但既然有学生问到这事,并且用来质疑撒母耳和以利的教子无方,我只好作上述事实时间线分析,并简单回答提问:

中国基督徒的神学多是海外泊来,但在这个朱克斯-爱德华兹家族对比神话上,我们至少落后人家100年。这事是1900年某位名叫Winship的牧师杜撰,在二战犹太人大屠杀惨案之后,美国社会与教会早已经反省所谓“优生学”问题,羞愧难当,掩面而去。如果现在有谁敢于在美国教会里提出这种观点,早就被人诟病cancel掉了吧。但有些华人基督徒却将这事变本加厉地传播到中国,作为“信仰胜过无神论”的证据,拾人百年前的牙慧,殊不可取。其实无论以利还是撒母耳,大卫还是雅各,甚至亚当挪亚,都是教子无方,后代不堪入目。哪有什么圣徒可以保八代,恶棍就世世代代生下恶棍的。随便学习一点系统神学之“人论”皮毛,也不至于如此轻信100年前就在美国和欧洲破产的理论。

但我希望我的学生从一开始就可以分辨这种案例之荒诞不稽,曾经为他们开设过一门“非形式逻辑与谬误辨析”课程,似乎效果仍然有待实际磨炼。不提……

- - - - - -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0/12/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supported by ordinary readers like you.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