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底或者之前,做了一个关于地球年龄的讲座。正好清华和华东师大有一个《 现代性的神学起源》密集研讨会或者“现代性的神学起源秘籍研讨会”,召集人自然是翟旭彤和黄剑波。我早已经没有任何科研经费,也没有了基金项目,无法与会。只能将计就计,在讲座的时候用吉莱斯皮开头。

现代性的核心起源问题,是关于“上帝是理性还是意志”的问题。对这个问题的三种回答(多少都不是很理想),分别是路德的“因信称义”进路,伊拉莫斯以及意大利人文主义者(比如我还算了解一点的斐奇诺)的“人本主义”进路——人也是按照上帝形象受造的意志存在,以及笛卡尔-霍布斯的“科学主义”进路。我说得很简单,若要详细了解,可以自行阅读张卜天翻译的《现代性的神学起源》。

我的讲座论点很简单。第一,对于唯名论的回应,路德-加尔文、伊拉莫斯-斐奇诺、笛卡尔-霍布斯都是合理的探索路径,但都没有完全回答以康德的第三组“二律背反”——20世纪的两次大战,猴子审判与基要派的化妆退场,YECers的兴起,都是明显的现象学证据。

我给出了“低端护教学”的若干论证,比如,低端护教学-时间的下限,或者低端护教学(系列),乃是要澄清这样的问题:

按照现在的科学,但特别是技术手段的实现,比如方舟的构造、材料、防水、流体力学稳定性等,是很成问题的。当然,让总是吃桉树叶、一天睡22小时的考拉在大洪水之后自行从土耳其某山前往大海茫茫的澳大利亚报到,而且沿途不要被打成熊猫,也是一件难事。至于夜空为何是黑暗的、哈勃望远镜如何能够看见遥远星系传来的光线、红移现象和微波背景辐射之类,我也不知道如何在YECers的心中成为可能……

当然,方舟是可以藉着上帝的神迹而实现的。光速也是可以变化的,从前可能是现在速度的10^30那么快,基本物理常数也是可以改变的,如果采取连续不断的神迹,方舟和黑暗,考拉和恐龙都可以解释。

但问题在于,采用连续神迹的方式来解释世界,只能是神学,而不是科学。这是我向来对YECers,圣辅同仁们的建议——不要占用“辅导”、“科学”这些重要的术语,承认自己是一种宗教目标的门训或神学意识就好了。

简单地说,连续神迹支撑的宇宙,是一个不科学的宇宙。“神迹”,从定义上就是反物理规律的,而科学的前提是,上帝创造了世界,并且设定了维系世界运转的基本规律(也就是“天道”),而这种规律是人类可以通过数学来描述和理解的。

一个连续由神迹支撑的世界(或者大洪水这样需要完全依靠神迹支撑的“世界性”灾难),本质上是不服从任何物理规律的,也不“科学”。这就回到了一开始的基本问题:上帝是理性的,还是意志的;God is rational, of is fundamentally will?

全能者自然可以为所欲为,但在这个意义上,就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科学,甚至“创造科学”也无从藏身。我们都像少年路德一样,落在全能者恐怖而未知的力量下,可能被任何一个炸雷劈进修道院。

但我相信上帝的理性,如同相信他的良善一样。这是我偶尔会采用“低端护教学”的原因。

- - - - - -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0/12/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supported by ordinary readers like you.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