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地说吧。在家教育是一种需要付出代价、时间漫长、充满天坑地缝的教育路径。我们家因为路径不同,也因为重庆是一个巨型城市,通勤成本高昂,所以这几年对于“抱团”并是不太热心。我们家三个孩子的教育,编了一个名字叫做“LAD School”——Lisa、Angela and David’s school,if you know how. 我设了一个网站,但没有内容。我讨论过的内容基本在“在家教育”页面上。

去年永嘉和叶子邀约,说是否来一次在家教育的讨论,当时设想了一些我自己感兴趣的题目,“事工哲学(133)|提问:冒犯或笃定的方案”一文里。其中的题目仍然是有趣的,后来的一些文章也多少讨论过某些方面,但值得再次列举出来:

8月的焦虑在于9月,9月的焦虑在于开学。(2月的焦虑在于3月,3月的焦虑在于开学,开学的焦虑在于暑假)。最近希望组织一次对在家教育感兴趣的基督徒家庭的讨论会(非在线讨论,所以只限于重庆吧),因为许多家长都在焦虑之中。我想讨论的话题包括:

在家教育:观念之由来(家长对在家教育之了解与想象;信息来源):父母共识,家庭共识 实施在家教育的外部压力、内部焦虑与教会期待感:来自家长的焦虑感,来自孩子的不确定性 在家教育的可行方案:商业推广、文化代理人战争…… 后备方案的可行性(学堂、共学、公立:转入或互转):半途而不废 孩子的个体差异:是否适合在家教育 家长教师角色冲突;父母的理念冲突;挫折感…… 家长对可能的教育后果之接纳,或者教育的目标与(未必)实现 孩子对教育成果的接纳与生活安排 教育出路:教育是一条不归路(一直通向永生或双重预定;通向难民或移民) 在家教育的经济成本评估 在家教育的时间成本、社交成本、心理成本和共学成本 先驱者代价和社会支持 实践问题…… 神学牵连与中国处境 幸存者偏差:在家教育的成功案例与成才率……风险分析 心满意足地把孩子教育成为一个心怀七艺、舌灿文化的贩夫走卒?然后再送去读一个圣经学校好了……

上周和Jacky、永嘉将我们第一次的讨论时间定了下来。我们希望先摸底重庆“家庭教育”的群体,有些活动是需要一定的参与规模才好组织。出于方便,由我在公众号发一篇邀约,他们来转发。目前我们计划了第一次讨论,只有两个简单的主题:

“家庭教育”避坑指南——永嘉(3个娃,12年掉坑和爬坑经验) 讨论:如何实施“家庭教育”(教材、课纲,孩子与家长需要的投入和预期)

时间:2023年3月11日下午 2:005:00 (报名截止:3月10日中午)

地点:重庆主城区(具体地点请联系永嘉、Jacky或Eddy)

诚邀:重庆主城区正在实作“家庭教育”的家长或对这个“赛道”感兴趣的家长。

- - - - - -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0/12/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supported by ordinary readers like you.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