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Moody在1886年创建Moody Institute,并不是为了所谓高等神学研究。他的目标很简单,训练平信徒传福音。”Education and training of Christian workers, including teachers, ministers, missionaries, and musicians who may completely and effectively proclaim the gospel of Jesus Christ.”

这是受到凯锡克运动影响的平信徒运动,一开始就和提供Ph.D和Th.M的各路常青藤神学院不同。CIU建校的理想是成为南方的穆迪,培养向伐木工人传福音的工人。其第三任校长Robertson McQuilkin在那本著名的《成圣:5种观点》中代表凯锡克立场,而这本书也是CIU多年来属灵建造课程的必读书之一。关于CIU和凯锡克运动的联系,可以看那本《双塔擎天》的前面两章。但对于圣经学校运动最好的简介,无疑是欧福德博士为此书撰写的前言。文字不多,可以全文引用,并完全可以,而且应该在所有黑体的地方,把CIU替换为Moody(强调是我加上的):


前言

《双塔擎天》是位于南卡罗莱纳州哥伦比亚市的哥伦比亚圣经学校(Columbia Bible College, Columbia, South Carolina)50年来在神的良善和信实之下,开展事工的书面见证。作为一位高水平的释经者、宣教推动者和经验丰富的作家,作者亚瑟·马修斯牧师(Rev. Arthur Mathews)在此书中实现了双重目标。他挑选了学校历史上各个重要的里程碑,同时特别强调让学校成为如今面貌的得胜信息。

这本书非常及时——不仅是周年纪念,也是关于如何预备基督教事工的介绍性著作。**近年来,成千上万的年轻人皈依基督,想要知道“我在哪里可以学习圣经?”**与一些好心人和业余顾问不同,他们敏锐地意识到,许多广受推荐的神学院什么都学,就是不学圣经!在参加过我的一次释经讲道研讨会之后,一位年轻的牧师(手持一大串学位)曾对我坦白说,“我所受的教育是为了一件不存在的教会所预备的,现在我却加入了一个自己不够格参与的事工。”我的朋友并没有降低学术的意思。相反,他强调了教会领袖与大学教育者在“预备人行各样的善事”上,常常忽略的一点。关键的问题在于,一个人可以完全没有圣经的知识或灵性经验,却能在学术上取得杰出的成果。

因此,即使在其他神学院的本科和研究生毕业之后圣经学校也能对一个人的成长有所助益。最近的宗教新闻机构发布的统计报告记载,美国和加拿大境内一共有232所圣经学校(Bible Institutes)和学院(Colleges)。其中两所学校,分别有2,700名和1,000名校友正在海外宣教,整个美洲大陆所有新教宣教士中的15%,是由这两所学校训练的。调查报告接着说,如果我们国内的某个主要宗派不再接受圣经学校的毕业生作为宣教士,那么剩下的宣教士数量之少,将会震撼整个基督教世界。

那么,我们有必要询问,圣经学校运动(Bible school movement)有何独特的原则和实践,有别于其他神学院?我相信,《双塔擎天》将会帮助我们回答这个问题。

总而言之,我认为圣经学校提供了独特的环境和教育,在圣经、灵性和实践上训练按着在基督里的信心而生活的基督徒。

首先,圣经教导信心的生活——“可见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罗 10:17)。每个学生都要学习“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悦,作无愧的工人,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 2:15)。在学习圣经的时候,当然有必要掌握希伯来文和希腊文,释经学与讲道学,教义与责任,等等;但学习圣经的主要目的,是“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 3:17)。学生需要把握神的话语,但更重要的是,他要被神的话语所把握。今日的讲台和宣教工场上,最需要是优秀的圣经阐释者,能够在圣灵的命令和授权之下,权威性地宣告和教授神的话语。

巴刻博士在他的小书《神已经说话》中断言,“自宗教改革以降,也许没有任何时代像现代一样,新教基督徒作为一个整体,在当信与当行的事上,是如此的不确定,犹豫不决,混乱不堪。毫无疑问,这个时代严重缺乏基督信仰和行为……讲道模糊不清,头脑混乱,内心烦躁,怀疑耗尽了我们的力量,不确定性让人行动无力……“为何如此?”巴刻如是质问,然后按着自己的观察回答说,“真正的问题不是我们所处的环境,而是我们自己。事实是,我们让圣灵忧伤,因此神收回了自己的圣灵。我们落在神的审判下。两代人以来,我们的教会一直面临饥荒,听不到耶和华的话语。”对于这片土地上的圣经学院而言,这是多么大的挑战啊!

其次,信心的生活需要属灵训练——“义人必因信而生”(来 2:4; 罗 1:7; 加 3:11; 来 10:38)。因信而生的源头和力量,在于神的儿子住在我们里面。使徒保罗肯定地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他是爱我,为我舍己”(加 2:20)。因此,学校需要训练学生理解和把握在主耶稣里的一切“关乎生命和虔敬的事”(彼后 1:3)。圣经提醒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是本乎神,神又使他成为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林前 1:30);另外,“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都在他(基督)里面藏着”(西 2:3)。但要体验“神本性一切的丰盛”(西 2:9),我们必须借着圣灵的大能,建立在基督里的信心,并持续性地让主内住我们生命里,在信心中经验基督(林前 12:3)。在信心学校中的属灵训练,包括每天治死老我,依靠基督,在他的真实和充足中经历不断的奇迹。真正的门徒会说,“使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腓 3:10)。因此,效法基督乃是一切属灵训练的至高目的(罗 8:28-29)。

第三,信心的生活需要经受实际的考验——“信心没有行为是死的”(雅 2:26)。这就是圣经学校的独特之处。通过它的形式和课程,圣经学校提供了一种手段,让学生有机会证明自己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心,愿意顺服基督。学生必须日复一日地面对学校里的社会关系、严格的规定和日程,在其中的生活和服侍,行动和反应,在基督徒经验的每个层次上考验着我们的信心。从这个意义上说,圣经学院既是一个机构,也是制造属神之人的工具。只有这种基督教教育的产品才能算为基督所有,能在撒旦最后的疯狂反扑中坚守真理的阵地。

哥伦比亚圣经学院代表了这种质量的教学、培训和测试。它的校训——“认识神,让神为万国所知”,清楚响亮说明了这一点。随着阅读的展开,读者将会自己明确我所谈论的问题。

最后,我想要感谢作者给了我写这篇前言的机会。我有幸认识已经归主的罗伯特·麦奎金博士,他的属灵异象和宣教意向成就了哥伦比亚圣经学校,本李鹏会议中心和高中,并且作为校长,在将近三十年时间里,忠实而富有成效地指导了这些彼此补充的事工。我也有幸认识前任校长艾伦·弗里斯博士(Dr. G. Allen Fleece),他那圣灵膏抹过的话语服事,曾引领无数人进入到基督完全的生命之中。在他14年的领导下,学院搬迁新址,重建成我们现在所见的美丽实用的校园。

然后,我很荣幸能与罗伯森·麦奎金校长、他的董事会、教职员工一起同工。他们目前正在哥伦比亚圣经学院工作,带着神施恩祝福的每一个证据——更多的建筑落成,更多的学生入学,更多的毕业生开始服事基督。

我真诚地希望,所有读过这本书的人,看见真理的“双塔”50年一如既往地指向天空,并且在神的恩典下,将会继续如此,直到耶稣再来,都会被哥伦比亚圣经学校的祷告和带给我们的宝贵礼物所激励鼓舞。

斯蒂芬·欧福德

Minister-at-large,

Encounter Ministries, Inc.

纽约城


其中两所学校,分别有2,700名和1,000名校友正在海外宣教,整个美洲大陆所有新教宣教士中的15%,是由这两所学校训练的。调查报告接着说,如果我们国内的某个主要宗派不再接受圣经学校的毕业生作为宣教士,那么剩下的宣教士数量之少,将会震撼整个基督教世界。

大概您可以想得到,这两所学校的名字是什么吧。我特别喜欢我的MDiv导师Igou Hodges博士对我说的一番话:

我希望学生本科进入CIU,先完成属灵建造(Spiritual Formation),再去别的高等学府攻读博士。

他自己就是这样做的。本科在CIU(或者去穆迪),神硕在普林斯顿,博士在爱丁堡,PCA的教导长老,坚定的加尔文主义者,同时也是慈祥幽默的系统神学和护教学教授。跨文翻译曾经为了CIU的课程翻译过他的代表作,《今日改革宗神学》,等有时间整理出来,还是要出版的。


穆迪和CIU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没有硕士学位的。随着属灵军备竞赛(学位贬值)、教育平权、男女合校、非裔学生进入校园等社会形态演进,才逐渐开始提供Mdiv。CIU的PhD项目是2016年才设立的吧,之前最高学位就是DMin。穆迪似乎也类似——如果可以训练15%的海宣,剩下的毕业生也大多在牧会、青年事工或者音乐事工上,谁会介意那些花了三个学分的钱修了一门“三位一体”(还有若干门这样的课程),但毕业两年找不到工作,牧会两年才渐渐懂得如何讲道的ThM/PhD(从儿主直读到博士)?

好吧,几天前Vivian对我说,“穆迪关闭本科了吗?”一个朋友在你的公众号看到这消息(福音派神学院大溃败)。她希望去读本科,查询了一下,发现穆迪还有本科呀!

当然,穆迪必须有本科——没有博士是可以的,没有本科就没有穆迪了。所以我查询了一下,文章是从CT来的,“Moody Bible to Close Spokane Campus, Cut Chicago Faculty”,穆迪关闭了另一个小区,但芝加哥小区只是削减了教师编制。当然,在整个福音派神学院的大溃败中,这只是其中一例而已。有些学校是靠着提高学费来弥补学生的不足,有些学校是靠着增加学生来弥补收入的不足——总而言之,不一而足。看看威敏,神学院中的贵族学校?

The 2022 graduate school tuition & fees of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are $20,750 for new students. Its graduate tuition and fees is much higher than the average amount of similar schools’ tuition of $13,564 – private (notforprofit) Theological seminaries, Bible college, and other faithrelated institution. The tuition & fee is has significantly risen this year (more than 10) at Westminster Theological Seminary.

穆迪应付将来的方式是卖地,有个非常好听的术语——redevelopment initiative。学校的解释是很充分的,亏得D.L.Moody建校的时间早,芝加哥市区的大片土地价值极高,可以存作150年之后的学校发展之用。CIU的地也不少,不过都是Broad River沿岸的林地,目前暂时没有什么开发价值。不过,这总是为学校产生了几千万美元的收入,足以支持学校下一步的发展和教学提升计划。

顺便说一下,穆迪现在的校长是Mark Jobe博士,他的本科前两年在穆迪,后两年转学到了CIU,算是圣经学校运动“集大成”的人物了吧,也为两个学校的漫长友谊和共同的宣教异象添加了新的一笔。

我就不好意思推荐CIU的本科了,但穆迪的本科,我是可以厚着脸皮推荐的——大不了学习Mark Jobe博士,后两年转学好了。

——For my good friend Vivian, a Moody Alumna.

- - - - - -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0/12/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supported by ordinary readers like you.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