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GC ( in case you don’t know, 福音联盟)最近刚刚成立了一个The Keller Center for Cultural Apologetics,以TGC联合创始人提摩太凯勒命名的文化护教中心,有26位院士(fellow)。

最近,中心名下的一位fellow,Joshua Butler牧师出版了一本书,引起轩然大波。为了说明Josh Butler还是中心的fellow,我随手duckduckgo了一下他的名字,结果如下:

![](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3/03/image-640x292.png)
**Josh Butler is a fellow with The Keller Center of Cultural Apologetics.** **Seach reult retrived by 03/04/2023**
按照凯勒中心的介绍,[他们应当有26位fellows](https://www.thegospelcoalition.org/article/tgc-announces-keller-center/),但等到我点到[fellow-bios](https://www.thegospelcoalition.org/thekellercenter/bios/)页面,只有25人了,Josh Butler暂时不见了。看起来,Butler那篇[“Sex Won’t Save You (But It Points to the One Who Will)”](https://www.thegospelcoalition.org/article/sex-wont-save-you/)的确带来了很严重的后果。

事情是这样的。Bulter最近新写了一本书,名字当然是叫“Beautiful Union”,亚麻的预售链接在此。一般而言,名牧写书,总是有许多提前的宣传公式,多少也找些名人来背书(endorsement)推荐。这本书还没有发行,出版社就给了不菲的预付版税。按照Michael Bird的文章:

To be cynical, the TGC post is part of the marketing strategy for Josh Butler’s forthcoming book Beautiful Union, for which he purportedly received a six-figure advance. So, this does look like the evangelical industrial complex platforming a project and I have to ask if TGC was paid any money for publishing this article (I hope not, but I have to ask. I mean, why else would you publish something this cringy?).
——TGC, Sex, and Christ,by Michael Bird

TGC昨天发表的文章,也是为了4月推书的宣传攻势之一吧。到此为止一切都是常规操作。问题在于,Bulter亲自从书中摘要写成的推广文章“Sex Won’t Save You (But It Points to the One Who Will)”发表在TGC上,一下子引起了几乎所有人的批评。

TGC很快就撤掉了这篇文章,变成了一个不算道歉的回撤:

We recognize that the adapted excerpt from Josh Butler’s forthcoming book Beautiful Union lacked sufficient context to be helpful in this format. The excerpt was taken from the first chapter of Beautiful Union, and you can download and read the entire introduction and first chapter here.

但许多人评论说,如果发表摘要已经问题重重,道歉和弥补措施居然是发表完整的第一章,显然不会让事态变得更好……

与此同时,至少已经有两位为Beautiful Union背书推荐的名家发表了撤回背书的声明。我感兴趣的正是这两份文件。

第一份撤回声明是Rich Villodas牧师写的。我用了ChatGPT翻译,我觉得翻译得不算很好,除了那句黑体字的,但至少读得通顺。

鉴于最近TGC关于Joshua Butler新书的文章,我认为有必要声明我对这本书的支持(以及我的随后撤回,尽管由于时间原因,我的名字将在第一版中印刷出来)。
一位共同的朋友邀请我支持Josh的书。我同意了这个请求,但在错误的判断下,只阅读了25-30%的内容(这对我未来的背书是一个艰难的教训,因为我没有阅读由TGC发布的部分)。我发现我所阅读的很多内容都很牧人和微妙,而且本着诚信的原则,我写下了我的背书。
虽然我感激我所阅读的内容所提供的有用的思考,但我明确地看到了文章摘录所创造的性伤害条件,这与我多年来作为当地教会牧师和耶稣的追随者所努力体现的尊重和治愈妇女的承诺相矛盾。Josh对以弗所书5章的解经和评论不仅有问题,而且非常危险。
最近,我在一篇关于谦卑的布道中提供了一份关于谦卑的清单,其中包括这个问题:“你有多愿意承认自己错了?”现在是我实践我所说的话的好时机。我错了,因为我没有完全阅读就写了一份背书。
我知道许多人感到受伤,因为他们认为我会支持一本有可能在耶稣的名义下给妇女带来更大伤害的书。对此,我深感抱歉,并请求您原谅我的错误决定。我将致力于更加负责任地处理背书请求,以免在我提供的言辞中造成伤害。我也将继续努力传道,写作和生活,以促进妇女的福祉。
恩典与平安,
Rich

另一份撤回要长一些。也是ChatGPT翻译的,大家可以感受这种翻译在目前的局限。一个朋友担心我立刻就会失去翻译的工作和收入,但我并不太担心这事。看起来GPT在抒情上还是有些生硬,对于微妙意思的领会也暂时超不过我这样的平凡人类。另一份撤回是Dennae Pierre做出的

TGC关于性和书籍推荐撤回的文章
我曾经为即将出版的Josh Butler的书写了一个公开的推荐,但现在我需要撤回这个推荐。我将就TGC昨天发布的一篇文章《性无法拯救你(但它指向将来拯救你的那个人)》提出我的看法,这篇文章让我感到不安。Josh很友好地与我进行了交流,并在我发布文章之前有机会阅读了它。
如果我没有写过公开的推荐,我就不会发布这篇文章。为什么?我不喜欢分析博客和书籍,也不喜欢为它们争论。这方面有它的应用场合(学术研究、思想领袖、新闻从业者),但我之所以没有追求这些职业,是因为有我的原因。我感激那些从事这项工作的人,但我专注于其他类型的工作。
其次,Josh是我们在亚利桑那州一起工作的同事,我真的很喜欢他。这并不是远离Josh Butler或对他在这个主题上的工作全盘否定,而是撤回我对他的书《美丽的联合》的支持。Josh是一个思维敏捷、有趣、慷慨的人,他提出了好问题,并表现出圣灵的果子。我试图利用公共平台来支持朋友,利用私人空间来批评他们。我草率地为我浏览过的一本书快速写了一个支持性的书评,现在这个行为违反了我关心的人际关系原则,这使我感到悲痛。
那我为什么要为它背书?
当我读到TGC文章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联系Josh,并要求他撤回我的支持,他也立刻试图这样做。但是第一次印刷已经出版,我的名字将被印在背书的书上。我写这篇背书是基于Josh为当地牧师们做的培训,这个培训受到了许多不同宗派的好评。他的培训的口吻与他写的书《追求上帝》相似。《追求上帝》是一本充满美丽意象的书,深深地打动了我。所以当Josh问我时,我快速地浏览了一下,认为他追求上帝的态度足以背书。但是,我不应该支持我没有完全阅读的东西。更重要的是,我不应该在一个对我非常重要的主题上支持我没有慢慢仔细阅读的东西。
对此我感到抱歉。我为任何因阅读这本书的摘录而受到伤害或困惑的人感到抱歉,并感到我在为教会尊重妇女而发声的能力方面存在信任的破坏。
我特别为性侵和心灵虐待的幸存者感到悲痛和遗憾。我也为我的朋友乔希感到抱歉,我没有允许我的答案是肯定的。
这篇文章的其余部分是给补充主义牧师们的,他们至少占我所合作的人的一半(可能略多于一半)。这篇文章和它周围的回应对我提出了一系列复杂的问题,我想解决。在我开始讨论巴特勒的文章之前,我将从TGC开始。
关于福音联盟的持续关注
机构和平台是复杂的。我很少公开批评一个机构,因为我对我们所处的文化时刻感到疲倦(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这种时刻将参与特定机构或思想体系的每个人都简化成了一个方面。
我尊重许多是福音联盟成员的人(其中两个人对我来说非常特别:一个是我的丈夫Vermon,另一个是Tim Keller)。我相信我们生活在一个复杂的世界里,机构和平台总是同时在做好事、坏事和中立的事情。这并不意味着机构和实体不需要为健康努力工作。一些机构比其他机构更健康。但所有机构都是复杂的。
我选择因任何数量的原因停止与某些机构/平台联系,但我也选择留在许多有实质性挑战的机构/平台中。为什么?因为这是一个复杂的世界,机构/平台里有人。在人存在的地方,美丽、细微和复杂就存在。因此,我不会让标志或品牌定义一个人或多个人的全部。
因为我非常渴望教会的团结,所以当我公开表达我对“TGC”(一个网站)的失望时,我感到内心不安。然而,正因为我关心教会的团结,我请求“TGC”的领导们在接受批评和反对意见时更加注重福音的核心。如果他们无法肯定任何一部分批评,甚至偶尔表示抱歉,那么他们所展示的是部落主义而不是以福音为中心。发布这篇文章需要道歉和修复性工作。
“TGC”长期以来让我感到失望,因为它愿意发布的内容令我不满。我完全承认该平台上有许多优秀的东西,但我认为它需要进行机构上的忏悔和组织上的变革。为什么?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容忍和推广对女性有害的观点。
世界上所有健康的互补主义表达(比如蒂姆·凯勒的)并不能平衡天平,当不健康的互补主义被持续推广时,伤害并不会因为一个思想领袖的好处而消失。如果一个孩子在操场上被一个朋友爱护,但被另一个朋友打了一拳,鼻子仍然流血,操场可能需要一个受过训练、机智的监督员。
但是,即使“TGC”发布对女性和教会团结有害的内容并不是唯一的问题。他们在受到批评时的行为和缺乏道歉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与其听取和辨别批评的部分内容,与该品牌有关(或声称有亲和力)的领导屈服并进行辩护。我想这是我们部落化文化中非常普遍的行为,但这不是以福音为中心的。TGC,现在是进行机构性修复和忏悔的时候了。这篇文章的发布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接下来,关于乔希·巴特勒在这本书和文章中的工作,我将在未来几个月里写一篇有力的书评,但我将把重点放在我对文章摘录的问题上。我可以列出很多问题,所以让我列举一些我感到不安的大问题:
– 性别等级制度:当性别等级制度和对基督的忠诚混合在同一个隐喻中时,你会把联合的美丽扭曲成一种权力结构。
– 物理行为本身的技术细节并不能指向福音,而联合可以。当你在等级制度的框架下把统一看作是争夺地位的时候,你就错过了统一的重点。
– 隐喻的滥用:圣经中的隐喻总是有限的。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隐喻来描述无法描述的事物。当我们把它们解释过度时,我们就会超越圣经。上帝降格到隐喻中,但我们通过认识到它们的局限性来尊崇他。我们不能在上帝的启示之外传讲隐喻。
– 缺乏牧师智慧:巴特勒把插入行为毫无保留地描述成对福音的歪曲。这是错误和危险的。现在有很多关于被父亲或牧师虐待的女性的故事,她们被告知虐待本身是福音的证明或忠诚的灵性行为。
-隐喻是以男性为中心的:从圣经的角度来看,把隐喻推导到描述射精代表的程度并把女性降低为容器是不可靠的。这甚至不适用于实际的婚姻。在摘录中,乔希以男性为中心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揭示了一种特定类型的男子气概和性别角色,似乎没有意识到它们嵌入到一个特定的子文化中。它们甚至不是我们当下时间和地点的规范,更不用说是普世的了。保罗所说的神秘意味着指向统一,以基督为中心,而不是男性。
我有高强度的工作能力,并且能够跨越实质性的差异进行协作,这些差异真正关乎核心信念。尽管如此,在我的补全主义圈子中,确实需要成熟。许多妇女已经为这种神学的后果付出了太高的代价,而无论 TGC 相关的牧师是否意识到,他们也是如此。


Josh Bulter到底写了什么激怒如此多人的内容。昨天试着向Emma解释了几句,她立刻说,“Gross”。大体而言,Bulter的性道德神学基础是这样的:

保罗在以弗所书5章里用婚姻来象征基督和教会的关系。于是,丈夫进入妻子,就像基督进入教会一样。基督的道就像是丈夫的精液,而妻子的子宫就像至圣所。代表基督的丈夫进入至圣所,献上最高贵的祭物,而代表教会的妻子则喜乐地接受这牺牲的祭物……于是,新的生命从中产生了……

为了支撑我的总结,来一段英语吧,Josh是这样写的:

This is a picture of the gospel. Christ arrives in salvation to be not only with his church but within his church. Christ gives himself to his beloved with extravagant generosity, showering his love upon us and imparting his very presence within us. Christ penetrates his church with the generative seed of his Word and the life-giving presence of his Spirit, which takes root within her and grows to bring new life into the world.


没啥好说的了。下面的看点就是TGC是一个文化护教中心还是一个文化护犊中心,一个福音联盟还是一个部落联盟的问题了。

- - - - - -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0/12/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supported by ordinary readers like you.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