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传道变成骆某人,只需要一周的时间或者一个2024的新年。毁掉一个孩子的一生,只需要一个“教会学校”。


最近几天,在“青草”的网站上继续有揭露“骆传道”的证词发表。比如这一篇涉及教会学校带来的伤害。

在骆某人的“教会学校”所遭受的难言之痛(余美恩)


这件事情,可以简单说一下。

第一,这个见证不应该实名。尽管这样一来有些人会质疑其真实性,但孩子还没有满18岁,不应该实名发表。

第二,家长授权孩子发表这样的见证,但没有自己的责任、反思和控诉,这是不妥的。让一个孩子小学毕业就失学,受尽属灵威胁和虐待,家长需要勇敢地面对自己的责任。

第三,教学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并非喊喊口号就能做好的。教材、教师、教学管理需要三位一体,道成肉身,彼此配合。


最近有朋友在询问我一套科学教材的使用问题。据说有教会将这一套教材翻译成为汉语,有基督徒家庭打算使用。因为他知道我批评过“年轻地球论”,所以询问我的意见:

这个人似乎是你所批判的年轻地球论的……若有时间或兴趣,方便时烦请帮忙了解一下,……

我并不单独批评“年轻地球论”,也不打算单独批评这位独立开发一整套科学教材(包括生物、地理、化学、物理)的物理学博士。我批评的是基要主义的整体思维模式以及由此带来的无尽恶果。

教材或许很好,但教师就是一些没有教师资格证的家长,教学管理就是“牧师-校长”一体化的骆传道,单独评论教材的质量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教会和学校绑定(或者教会层面鼓励在家教育,情绪操纵和宗教绑架),本身就值得质疑。教学需要培养独立思考的人,而教会需要下一代“顺服”牧者的小小羊,在目标上本来就背道而驰。这些事情在余美恩的见证、她的母亲缺乏见证、她的父亲角色缺失(以骆传道代替了这个角色)中昭然若揭。

这是个悲剧,需要想想如何阻止更多这样的悲剧发生。

我自己多少经历过一件武汉教会的事情,这事如何发展到今日之地步,将来如何,大致也可以推想。但我不会给任何人具体意见,这是辅导的基本伦理。我只能从面上说,如果一个教会学校已经有了一批18岁的毕业生,至少后来的家庭在把自己的孩子送去之前,先做一点了解,看看培养出来的孩子究竟怎么看待自己的教育。不是父母上学,而是你的孩子上学。孩子若不喜欢这个教育,父母觉得“都是为你好”,“不去公立是唯一出路”,并不能保证孩子不在自己心上和手上刻下20多道划痕。

也许我身边有些经历过这样教育的父母应该更勇敢地站出来批评这个系统。于我自己而言,仅仅是为了保护1岁的Lisa,我就直接离开Logos了,在保护分不清是非(也分不清左右手)的孩子上面,实在没有什么好纠结的。我的建议是,可以尝试,但不要把教育和教会绑定,不要把孩子的前途和父母在教会的服侍绑定。不要“高耦合”。

只能帮到这里了。

- - - - - -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0/12/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supported by ordinary readers like you.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