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s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本页汇总关于Logos教会的文章

有时间,我会把“Logos报告”整理发表出来。

Update: Logos报告节选版-事工哲学(13——反其道而行之


重庆Logos往事。

2010/05/29. 当年我为什么写这么长的文章呢?reverse_iterator

时间

EE工作室奉献给Logos的记事。我们在重庆建立的第二个点。
November 27, 2010 极化的发展

2013年回国开福音布道会的记事。教会里弟兄姊妹的婚姻受到干涉,已经初露端倪。《培训》。

2013年夏天回国3个月。重庆教会买了一辆二手车,放在我名下。2015年离开Logos,我也没有多说,直接要求转给Jason去了。《二手车》。

2013年夏天回国,一件重要的事情是安排陶陶的大学。《有好事者船载以入

2015年回国之后的文章

2015离开Logos之后,给重庆Logos的讨论和反思。关于师母的权柄问题。
September 19, 2015 家庭关系

洗礼问题,是一个巨大的神学分歧。
September 21, 2015 谁为了哥林多教会的成员们施洗?

当宣教士成为主任牧师,宣教士失去动力,教会失去活力。请参考new tribe建立教会的做法——宣教士为了鼓励当地人建立自己的教会,甚至不鼓励当地人参加宣教士的礼拜,直到当地人自发地建立聚会为止。
September 23, 2015 教会的功能

效法牧师还是效法基督?
September 23, 2015 哥林多前书中的效法

September 26, 2015 勇气与恐惧

Logos就像一个幼儿园,在辛花郎的评价体系下,所有人经过10年培训,还在幼儿园水平。这是牧师水平低,还是中国基督徒水平低?
September 30, 2015 关于幼儿园的故事

国庆节,重庆教会核心成员被拉到广州洗脑。我在家看电影给自己壮胆。
October 1, 2015 Brave Heart

事情爆发的初因:辛花郎给我美国教会的David Gentino牧师写信,指控我。David来信询问情况,所以合盘推出实情。我想安静离开,暴风雨跟着。
October 7, 2015 聚散

第二天,辛花郎要求重庆教会关闭QQ群,断绝和我的联系。我想把教会改名为Sogol……
October 8, 2015 Disappointed but not frustration(失望但是不悲愤)

劝勉重庆的朋友离开Logos。无人理会。
October 9, 2015 Ex-something

盼盼来信,很大的安慰。
October 12, 2015 安慰

一个姊妹,被辛师母指控为魔鬼的代理人。最后离开教会。
October 14, 2015 魔鬼在教会里利用你做了很多事

平庸之恶,也无法逃避自己的责任。将一切推脱到牧师身上,不去思考的人有罪了。
October 15, 2015 神面前的责任

丽芳看见这篇文章,大哭了一场。
October 15, 2015 选人

2015年我说,不要卖房子,不然户口会出问题。北京的弟兄姊妹们,已经晚了。其实2012年这事就出现了。2013年我回国的时候,房子就很棘手了。
October 22, 2015 户口的压力

Logos是一个先进先出队列,老人都被赶走了。
FIFO

愚蠢的查经,这就是Logos长期处于幼儿园水平的原因。一个教牧学博士,PCA按立的牧师,为了控制神话语的解释权,就让成员们用这样的方式来预备讲道稿。还说这是中国教会日后的方向。
October 24, 2015 对每节经文提问

参加Logos 5年来,我第一次思考聚会的问题。这才是属灵成熟的第一步。感谢sunsea和shane的支持,我们在他家聚会2个月。我对Sunsea说,辛花郎不至于赶我们离开吧,因为至少我们是一个教会,而这是Sunsea的私宅。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干脆地赶走了。
我对但以理翻译公司的判断同样出了问题。连累了jason,现在还有严重后遗症。
没想到的是辛花郎如此绝情而已。
October 31, 2015 携程去哪儿

Logos教会可以几年不领圣餐。如果不是我问起来,大约重庆教会永远也不会来一次。至于受洗,请等着吧。中国同工没有人有资格给人施洗,请等韩国宣教士辛花郎来的时候。
November 2, 2015 圣礼的频率

后来,我就去TTi上课去了。
November 29, 2015 朴素的神学教育观

属灵虐待的后遗症
December 12, 2015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辛花郎的中文——强迫所有人称他和师母“您们”。Emma问,这是中文吗?
主谓宾

jason从广州回来,说了一句话:辛老师很多疑,怀疑我在美国人面前说他的坏话。
这还用怀疑吗?
December 25, 2015 文化差异

大概从此,我就不说了。
December 29, 2015 沉默原则

大概从此,我还是忍住了不说。因为没用了。
December 30, 2015 拉撒路的故事
When God closes the door

我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Logos这事大约明年圣诞节见分晓。

2016年的文章

那几日Logos事件爆发,天天打电话,请弟兄姊妹冷静,克制,不要动手。
October 10, 2016 大卫用这话拦住跟随他的人

December 19, 2016 需要什么样的宣教机构
December 24, 2016 写作是一种医治
December 26, 2010 新年Logos
December 27, 2016 十年一觉名赢薄
December 29, 2016 当教会变成幼儿园
December 29, 2016 我为什么想控制教会?
January 1, 2017 将羞耻归还给虐待者
January 5, 2017 Communicut
January 6, 2017 冰箱

January 10, 2017 Logos祷告

这篇文章是陶陶的长信。
January 14, 2017 论责任感

2017-01-16 陶陶的洗礼
2017-01-17 解决问题还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2017-01-20 我的教会观
2017-01-22 家庭关系(1
2017-01-23 家庭关系(2
2017-01-24 肖刚博士对《家庭关系》一文的回应

再谈教会制度
2017-01-26 荣誉不属于批评者
2017-02-01 简单说明
基本人际关系
2017-02-08差遣和呼召
2017-02-09 宇宙的基督,本地的文化

有弟兄姊妹质疑我忘恩负义,说辛花郎给我传福音,我才重生得救了;又给Emma施洗。这篇文章回顾我信主的经历,澄清一些事实。
March 21, 2017 透明的服侍

辛花郎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我回家过安息年,1年后回来。
Burden

2017年 一年后的反思

November 28, 2017 Logos周年反思(1
November 30, 2017 Logos周年反思(2——神学教育
December 03, 2017 Logos周年反思(3——宣教士阶级?

如果辛花郎在美国,写了这样一篇文章,我应该直接起诉他种族歧视了。事实上,正是因为他写了这封信给美国支持他的教会,所有教会停止了对他的支持。一个对宣教地存有如此恶意的宣教士,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我没打算用民粹主义来煽情,那些支持辛花郎的中国教会弟兄姊妹们,自己看看他对你们的看法吧。
Logos Church One Year Reflection (4)

December 23, 2017 Logos反思(5——论抄袭别人的讲道
December 24, 2017 Logos反思(6——属灵成长的谎言
December 26, 2017 Logos周年反思(7——完美主义是一种罪
January 1, 2018 Logos周年反思(8——金钱问题
January 6, 2018 Logos周年反思(9——宣教机构有什么用?

2018年,#MeToo

August 3, 2018 博士出家与最近的Me Too

2019年,#churchToo

January 11, 2019 一位好友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