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Eve联系我,询问一个已经结题的项目是否可以支付译者的酬金了。我看见消息之后有些吃惊,因为似乎忘记这事了。赶紧道歉,然后计算字数,整理发票,将欠下的酬金支付给她。在付款的时候再次说明,“实在抱歉,的确是忘记了。一般而言,我是不会留下工人的工价过夜的……” 回过头来,我仍然有点内疚,虽然Eve还安慰我说,“已经比我从前做的那些项目快多了。”我想起两周之前,正是在同一个项目上,我偶然想起另一位译者的情况,于是问他是否还没有付款。他说没有付,所以我也是道歉,赶紧结算了,但那一天怎么就没有想到Eve也没有结算呢?

所以我就回头去翻过去几个月的发票,仔细核对了一下财务记录,终于松了一口气。原来并不是我忘记支付译者,有意无意地拖款,而是客户还没有和我结算几个月之前的发票。接下来自然是鼓起勇气和客户沟通(对于一个内向型人才来说,这种事情是很消耗的),原来是客户一方负责对接的编辑也忙着,将这事忘记了。好吧,我还没有拖款,而是在垫款支付译者的工价。


这几天都在处理出版事宜。先是硬广。《广西宣教史》在橄榄华宣(纸质版)/微读书城(电子版)出版。有位好友评论说,这可能是今年以来最好的一本书了。简体中文电子书链接在这里:https://wdbook.com/dp/56271826620417。

下面是一位基督徒姊妹在一间位于桂林的教会组织《 广西宣教史》读书会后发表的读后感。蒙她同意,转发如下:

五年前,我就像个慵懦的螳螂幼虫,赖在帝都一隅温柔的团契壳梢,不肯出生和远走。然而,主的奇妙带领把我引回了桂林,还在这美丽的山水间预备了一座如此归正健康的教会,最终使我悔改信靠祂,委身于这个迷人的共同体。忠心的牧者,归正的神学,健康的建制,火热的服侍,彼此相爱的主内家人,我以为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因而,初读《广西宣教史》时,着实大吃一惊。没曾想,我们今天能安享的这一切奇异恩典,在上个世纪初,似乎是那么遥不可及。那些来自异国他乡的亲爱的宣教士弟兄姊妹,为了我们今天能够领受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冒着被土匪劫杀,被官兵屠戮,被疫病夺命,被炮火炸飞等等的极大危险,在黑暗中踽踽前行。然而他们又是怀着极大的信心,长存爱与盼望、忍耐与火热,将天国和平的佳音终于播撒在了这片硬土上。

书中很多宣教士的故事令我潸然: 在日寇集中营忍饥离世的翟辅民,被官府枭首殉道的马赖,染病睡去的鱼爱德、裴乐义、柏约翰,被匪盗杀害或掳掠的麦路德,理力善、金指真、陈法言、刘福群夫妇和很多宣教同工,……更不用说他们所有人来到广西,都要忍受身心的种种患难试炼: 与远方亲人的离别之苦,当地官民强烈的(暴力)敌对排外,拜偶像的迷信风俗炽烈,没有空调的湿热酷暑,物质、医疗和各种资源的匮乏,社会动荡下的担惊受怕,等等。作为在信主前曾把浪漫爱情当做大衮顶礼膜拜的罪恶家伙,我尤其为那位为宣教而两度舍弃爱情、最终亦牺牲了生命的华理士弟兄所动容。还有那位尚未到广西就感染天花过世的倪为霖,很是令我扼腕。这让我想到,我们能为主做工的机会可能真的很有限,所以在气息尚存的日子,真的应当竭力多做主工,竭力爱主服侍主,竭力效法主爱人服侍人。

感谢赞美主。若不是被祂的长阔高深的爱完全降服,谁肯甘心乐意牺牲,到当时的“穷山恶水”之地来受苦流泪,甚至流血舍命呢?是啊,惟有基督!我们无限慈爱怜悯的主,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竟无条件地选择爱了我们的主,为我们献为活祭的主,且爱我们就爱到底的主,惟有祂!祂配得我们一切的赞美,配得我们将一切全然献上!……
感谢赞美主。除了感动,这本书对于我们的行动亦很有启发性。在宣教的事工上,前辈的很多经验值得我们借鉴,比如: 为宣教恒切祷告,进行宣教培训,注重容易接受真理的大学生事工的开展,给予福音对象切需的关爱帮助,充分利用自己的恩赐服侍,运用医疗,音乐,赠书,读书传讲真理,等等。很感恩的是,这些方法有很多我们今天正在运用,宣教前辈们辛勤耕耘撒下的种子,已然长成大树,结出了果子。

然而,我们当知,在这片广袤的山水间,还有那么多的未得之地、未得之民,那么多需要福音的父老乡亲同胞们。而我们这些先尝了主恩的人,为了主的国度的拓展,应当努力装备自己,随时预备好吃苦的心志,为主摆上。我们是天国的工人,今天,这里是我们的禾场。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我想,当年的宣教士们如今在天上,一定在喜乐地俯瞰着我们的每一次敬拜,每一个敬拜的肢体,走出去宣教的每一行脚印,也包括我们今天的每一场读书会吧。盼望将来在那恒美的家乡团聚时,喜乐地与那些宣教士们交通,那时我一定要好好抱抱这些奔赴中国大地的亲爱的弟兄姊妹,告诉他们: 亲爱的家人,感谢你们带来主的爱与平安的信息,引领我们回家的路,在主里,我永远爱你们。

此书的翻译需要感谢的人很多,不能一一提名。几年之前在CIU偶遇作者,听闻他写成此书,于是慨然承诺要翻译此书。以后这本书作为“跨文翻译”最初的众筹项目,得到许多朋友(从广西南宁到美国夏洛特,不能一一提名)的帮助,如今总算心愿达成。


今年“跨文翻译”还会有好几本书要上线。《属灵生命学习》,《救赎科学》以及《赋予生命的领导力》的译稿都已经提交了,年内当可上线。另外的两本计划要出版的书籍是《Preparing Marriage God’s Way》和《Reformed Theology Today》,还在整理之中。恩琪在翻译和更新前一本书,而后面一本书是我在CIU的导师Dr Igou Hodges所作。

Dr. Hodges是CIU的系统神学和护教学教授,PCA的教导长老,也是clerk of Palmetto Presbytery(嗯,在长老会里,书记员就是最重要的“仆人”了)。不知道谁感兴趣,可以帮助修改《Reformed Theology Today》的译稿,并补译大约100页(4-5万字)的脚注(当年翻译的时候,客户为了节约成本,要求不翻译脚注)。这事需要一位真正认同改革宗的译者吧。我有位浸信会神学院毕业的译者朋友就不太行。有一次请他翻译一本题目里有“威敏”二字的书,做了几天就直接甩锅说,这些神学读起来不感兴趣,Eddie,我可以不做了吗?我只能苦笑着说,后会有期,同奔天路!


好吧,下面就要说到这本名字里包含“威敏”二字的书。此书中文有468千字,算是翻译之中的大部头了。2020年有有朋友推荐此书,希望翻译。我就报了一个“跨问翻译”友情价格,客户也认可立项,就打算做下去。后来我们都觉得这样的好书若不出版也很可惜,所以就请“橡树”出面将书出了出来。

这书算是我翻译的书籍中难度特别大的一本,因为作者为了还原历史,引用了大量16-17世纪的文献。翻译中间的引文本来就很难处理,而这些缺少上下文的片段古英语,则将翻译的难度提高了不止56.79%。

翻译的计划是2020年拟定的,2021年译稿完成。2022年7月我提交了终审意见反馈。2023年2月此书出版上线。

但这本书算是一个很不成功的翻译合作项目。一方面,道生因为此书的翻译难度太大,家里有新生儿和生病的老母亲需要照顾,自觉无法承担,翻译了前面4章就退出了。我只好在其他项目安排紧张的日程中,按照原定的翻译计划将剩下的部分译完。另一方面,客户似乎从别的地方听到一些对我不太有利的评论,觉得我的报价太高。当然,我的“主内友情报价”大概也会比目前业内事实标准的“税前千字100元”之内高不少,因为我一向认为这样的价格是对译者的严重剥削(参见“以神学翻译为志业”一文)。但也许客户在疫情三年之中也有一点不太景气,所以这个2020年立项,2021年翻译完成的项目,还有一点(12.5)尾款没有付清。

我相信最终还是能拿到这点钱的。但对于译者而言,似乎已经不应该期待这笔钱来养家糊口了,因为时间拖延得太久,而我即使有能力效法主的榜样,最多也只能在旷野坚持40天不吃饭而已,事后还必须立刻得到天使的服侍照顾……

另一方面,《 圣经女性观的形成》一书,最近在推动出版了。我大概了解了一下,应该还需要筹集一笔封面设计和排版的经费才行,预算是7,000元。这本书是教会从历史视角介入女性议题讨论的重要文本之一,在美国一经出版,就成为畅销书,引起非常大的反响。中文版早就应该出来了。我希望有朋友可以支持这个项目,一起来推动这本重要书籍的出版。

谢谢大家!

【Update 5/17/2023:《 圣经女性观的形成》译后筹款项目结束。感谢亲友团支持。】

- - - - - -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0/12/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supported by ordinary readers like you.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