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好几天的时间来整理财务。微信和支付宝的每一笔明细,银行卡上的每一分利息收入都记录在案,这一年大概买过1,600次,平均每天5次,数据明细打出来有62页。绝大部分隐形工作都是Emma承担。她每天要构思做什么菜,如何有营养,然后在不同的商店下单,收拾和做饭,而我大概就是承担了洗14,000个碗的工作。即使是我买什么,也几乎是Emma吩咐安排。

女性的家务活动大部分看不见,但这些工作消耗的时间和精力绝不比我的翻译工作少吧,自然也胜过我那些夸夸其谈的坐在城门口“讲道理”。

![](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3/12/2023-Ministry-Survival-Guide-366x640.webp)
- - - - - -

我一向以为,但凡还活跃的服侍者,至少能够暂时维持着勉强的收支平衡。去年是到了圣诞节,有一个北京的朋友对我说,她的教会有几个家庭有特别的感动,为我家提供一点爱心支持。那时我刚做完年底结算,得到这个消息,正好平衡了一年的收支,补上了本来的一点点不足。既然神的恩典够用,我们就又可以高兴地服侍一年。

今年的情况也差不多,大致上维持了收支平衡,没有什么多余进入养老金账户,但生活至少能够继续,这样也挺好,下一年还能自由自在地服侍下去。具体的数据无法分析,但大体上,这一年上帝的恩典来自神学翻译、一些朋友的忠实支持、微信公众号赞赏,偶尔的课时费,但主要是来自朋友们的爱。和去年一样,到了年底多少有些无法平衡之处,需要依靠最后的项目和加班来补充。等到《新约教义进程》项目做完,刚好差不多吧。


2023年,“跨文翻译”仍然是主要的收入来源。因为疫情的缘故,没有留言或互动,来自陌生读者的“微信赞赏”明显减少,大约和我的创作和思考能力下降,发表不够,“冒犯”不狠等因素构成负反馈链路。但我的许多朋友在这一年中持续不断的支持,构成了我们生活的另一个主要收入来源。“悬壶杏林”、“鱼饼爸”、“美蜗”、“珑”、“andy”等朋友(挂一漏万大法),我甚至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也不知道你们在那一座城市里。为着生活所迫,2023年上的两门课程,也就没有推辞地接受了一点补贴,因为时间的占用成本过高,备课和上课的时间无法从事翻译。这一年我也在几个信仰共同体之中有些讲台的服侍(17 + 14 + 2次),蒙大家的关照,当天的爱宴至少是可以随意加个卤蛋的。但今年的压力一直比较大,到了9月,我几乎被形势推动着参与了“青少年近视预防”的数学建模工作,领过一次专家咨询费。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可以理解模型和完成接口编程的开发人员,明年我是一定会写代码了——这个时候就需要感叹一句,AI时代(我自己也算是曾经参与其中的贡献者),对我这样已经10多年没有写过代码、不仅过了35岁、而且过了53岁生日的老人家是真的友好,那些瞧不上88年“老头”的90后程序员,可以略略观望一下2011年之后就没有数学和代码实务的资深吉祥物如何实现后发优势。

总结起来,我觉得能撑过2023年经济萧条的几点收获是:

  • 清楚的蒙召意识(坚持下去的动机)
  • 以家庭为主的服侍(长期坚持下去的途径)
  • 透明而及时地沟通自己正在从事的工作(鼓励更多人坚持下去)
  • 探索新的方式(Hybird)来实现“轻轨站舰” + “H2O”模式(想办法坚持下去)
  • 持续的写作、反思和发表(坚持成为话痨)
  • 开放的交流和建立关系(坚持成为吉祥物)
  • 不回避(和降低家庭的)真实需要,总是用祷告带到上帝面前。但除了众筹翻译项目,不为自己的需要筹款(但提供二维码)
  • 仰望上帝的大能,怀着感恩的心接受来自朋友们的爱心和恩典(不主动、不拒绝、不惭愧)

其他想说的,似乎都在一年的博客之中了。再次感谢朋友们的爱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