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过来人,我是1987年读的大学。1988年圣诞节,我在河海的同学们与周边几个学校的学生一起冲过了中央门立交桥上的人墙,进入了火车站。那时是真的有身体上的接触和冲撞,我甚至在第一线上。

第二年的事情就不说了——来都来了,我自然也是过来人。所以,到了1991年毕业,我直接去了农村做半年的“社教”工作,到了最后一个月,离岗和朋友们组摇滚乐队去了。现在想起来,后来进了高校不能教课,发配实验室以及其他一些事迹,都是有原因的。

发一张摇滚时期的照片:

![](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2/11/20岁的Eddy-640x435.jpeg)
30年前长发披肩、在学校上不了教师电梯、在火车站会被拦截盘查的Eddy。 在朋友家的阳台上。摄影:小珊
- - - - - -

我的朋友王帆,昨天在朋友圈里说了一段话,被我抄袭为“过来人系列”:

所有那些因为此刻的“历史污点”而在未来找不到工作的大学毕业生,我们都欢迎,挣口饭吃是很简单的事情,有远比这个重要的多的选择和判断,作为“过来人”,我其实并不鼓励你主动做什么,但是如果你是这样的热血青年,我赞美你,敬佩你,同时也会尽我所能帮助你。我相信我们这群曾经年轻热血过的中年人们不会让你们冻毙于为我们抱薪的路上。

他是说到做到的。对于我这样有历史污点的大学生,一向还是比较友好的。我要失业了,就去他厂里打工做测量和品管。


昨天我体会到一点点2019年美国大选前的压力——各种因素似乎都指向一个方向,并且要求白皮书表态。比如今天的ChristianToday:基督徒应该参加吗?应该如何参与?教会的讲道和祷告应该提及吗?

引用IyouPort的话:

建议您拒绝任何不在现场的人提供的战术指导 —— 提供战术指导的人必需在此战术中承担最高级别的风险、必需与战术选择的结果直接利益相关,换句话说,必需冲在最前面!这就是基本的道德标准。

有效的战术需要团结和创意,需要最大限度保护自己,注意安全,快速而出其不意。有些行动实际上是说不出来的。

好吧,我想写的很多,也写了很多(都删掉了)。写完就好受一点了。但能说的只有这么多。祝一切顺利,安全归来。


- - - - - -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https://eddyemma.com/wp-content/uploads/2020/12/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supported by ordinary readers like you.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