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州6日豪华游(1-17)

【版权所有 Emma 2008】  一、老男,13日12:00  老男是我很多年的朋友,资深的驴友。擅长将一个小小的聚会发展成为一个大型的集会,例如某天如果我请他吃烤羊,他就会邀约10多个朋友,在边上再开一桌。  13日中午的时候,老男给我打电话,说想组织两个车去地震灾区支援。我急急忙忙的在群内发消息,然后赶到解放碑去和老男等三个人聚集开会,讨论执行方案。老男说不断会有很多人来集结,于是我联系教会,将集结地点设在解放碑圣爱堂。  基地设立之后,大家就还是分头行动了。老男的电话是热线,因为在网上公布的重庆联络人是他。不断有人到来,不断有电话说有人要来,老男很忙。  不过,执行方案并没有讨论下来。等到有将近20人的时候,大家已经不知道如何决策了。最后,老男联系了一个大车,并安排每个人去购买和携带必要的装备和物资,然后大家就散去,等待晚上10点钟集合出发。  二、曹长老,13日下午16:00-19:30  曹长老是个心理学专家,曾经参加了开县的井喷后的心理辅导工作。因为我的负担是到灾区从事心理辅导,所以教会也给她联系,让她来进行培训。  曹 长老有点不良于行,但是人非常热心。她准备了40分钟的讲义,要给我们这些志愿者讲授。我在集结讨论的时候就提出这个意见,但是有人说“能否短一点,我们 没有时间了……”,然后所有的人作鸟兽散,培训竟然没有能够完成。我去给曹长老道歉,说不好意思,因为前方通知我们要去第一线救险,所以不需要这个培训了。但是,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三、老农,23时  23时我回到集结地点的时候,已经有20多人在那里了,还不断的有人到来。大家依次介绍自己,不过没有办法记住很多用网名作代号的骄傲的男男女女的基本信息。况且,这次行动结束的时候,我和Jessie都患了失忆症,连彼此的名字都记不住了,常常闹出很多笑话来。  老农的名字倒是好记,山东人,普通话。他是活动的发起人吧,我怀疑。不过老冉和老男看起来也是组长,所以我至今也没有弄明白行动组是由谁来领导的。  这样一批全国集结起来的乌合之众,出发前就成为散兵游勇似的,缺乏一个集中的指挥。出现这样的情况,发起人难辞其咎吧。  四、同伴,23:30  Jessie 背着一个比我的背包还要大的包来了。她是个医生,我们英文查经班的姐妹,看来野外经验丰富。WB是通过Jessie知道这个消息的,他是我在唱诗班的同 事,不过他在高音部。他以为是教会的活动,所以就来了。Jessie和我劝他回去多带些衣物,换一双鞋(他穿着凉鞋),带些干粮和饮水在身边。耗子也穿着 一双凉鞋,而且直到最后他都得意的认为,穿凉鞋行动算是选择正确了。我的学生阿飞穿着一双皮鞋来的,他是学工程力学的,不过似乎准备不太充分。  很多人都暗暗的失望吧,这样一支队伍,部分队员难说有多少野外生存的经验,更不用说野外救险的经验了。当然,我也算缺乏经验的那类人。  五、Emma,14日 0:00  晚上的查经班结束的比较早,大家分为4个小组,每个人都开口祷告,为灾区祈祷。John和Ben和我一组,他们都祷告了很长时间。但是,两个小女孩,在这样的时刻平生第一次公开的开口祷告,才是我觉得难得的。  Emma 从下班就陪着我。上次临时出差,她后悔说前一个晚上没有多看我一眼,所以这次她不肯离去。她陪着我购买了一些装备,回家收拾行装,买食品,直到23点集 结,还是不肯回家。于是,她又在教堂的一楼做接待工作,而我们所有的人就可以在8楼开会了。直到凌晨,我们要出发的时候,她才打车回家。  我们的心早就在一起,但是这样的分离,在她心里难免会留下一丝前途未卜的难舍。接下来的几天,Emma工作都不能用心,食不甘味,寝不安枕,直到我在营地外的山上利用微弱的信号打通电话才稍稍缓解她的担心和思念。  …

Continue reading »

异端的权利

茨威格的《象棋的故事》,上学期让陶陶作为必读书看了。但是,那些陌生女人的来信,以及一个女人的24小时是如何度过的,当然不推荐他现在看。  我今天开始看他所写的《异端的权利》,是关于宗教改革时期的加尔文等几个人的传记故事。虽然一直不喜欢加尔文的predetermine 理论,但是对于这个人倒是没有什么了解。清教徒,按照韦伯的说法,是资本主义启蒙的奠基思潮。  但是,在茨威格笔下,加尔文倒真的是不堪入目的宗教狂热分子。  “他要求每个人按照上帝的意志和指示来生活。初看之下,这似乎够简单的。但是仔细考虑一下,疑问就出现了。上帝的意志如何被认识呢?上帝的指示在何处可以找到?加尔文回答说,在福音书里,在那里,在那里。上帝的意愿和命令,活生生的存在于永恒的《圣经》中。……  表面上看来,通过这种把书写的文字化为世俗行为至高无上的权威的方式,加尔文只是在重复众人皆知的宗教改革最初的要求,但实际上,他已经比宗教改革跨出了一大步,而且彻底冲破了原有的思想圈子。因为在最初,宗教改革只是一种在精神和宗教事务上努力获得和平的运动。它的意图,在于把福音交到每个人手里,不加任何限制。塑造基督徒品性的是个人的信仰,而不是罗马教皇和宗教议会。这种基督徒的自由,由路德开创,却连同其他所有形式的精神自由一起,被加尔文从他的信徒那里无情地夺走了。……”  所有的独裁专制都始于一种理想的企图,不过当时的人们很难认清这种理想和其他的人类价值之间的潜在冲突而已。以赛亚柏林对此有非常深刻的阐发。很多人都在想,有一天其实我们的子孙也有机会来反思文革或者其他什么东西,可以坦率的讨论我们这一代人的政治记忆。  从文革,到改革,从动乱,到开放,从教会如何奠基,福音如何传播,到如何受到压制,如何复兴,如何在现在的环境下保持信仰,有很多东西值得反思。  我的阅读体验并不会限于神学的范畴,因为这许多的书籍,其实都有真理存在。   ************************************************************************************ 又是一本翻译的败作。 译者严重缺乏神学常识。把尼西亚大公会议翻译为尼西亚市政委员会,把圣灵翻译为精神,如此等等。 看起来很郁闷,虽然是一本极好的书。

Continue reading »

心情源于态度

这几天心情不好,因为一个项目的问题,已经结题了,已经得到“国际领先水平”的搞笑鉴定结果了,对方还是不肯付钱,要求还要做一个中间界面。 不是因为钱而心情不好,心情就是不好,这个项目拖了两年了,还没有完。 我不想做了,也不想要那个钱了。随他去吧。   可是心里就像一个结,耿耿于怀的。 我仔细的想,似乎还是没有按照一个基督徒的标准来对待这件事情。 昨天的圣餐主日,向主祷告后,决定还是抽时间将余下的一点工作继续做做。然后,今天就轻松多了。   虽然我还没有开工,状态还是一样,项目还是继续拖延,但是我心里就已经笃定了。 CS Lewis 说,不确定的未来,是最容易让人软弱和受到诱惑的时候。 决定了,哪怕是不理想的决定,行动了,哪怕是不成功的行动,都比等待更好。   也许我真的会完成这个项目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