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晨思

LGL工作坊后采

我用了很多心思,将我能发出的文字尽可能完整的发出来,没有字母代码(除了“以JD为中心的JD”一句例外),没有乱七八糟的插入符号(没有为了逃避审查而留下“上%帝&爱~你&#”)。很多看起来随意的写作,也不是那么随意就能过审的。不提也罢。下面是关于LGL的后采了。

photo of nimbus clouds

对抗有毒信仰的资源并不仅仅是再多读一本书

在我看来,经受“属灵虐待”的基督徒并不需要另一本书籍来告诉他们正在经历的事。如果读过《信任崩塌》,也就足以判断自己所在的信仰体系是否“有毒”了。阅读只是一个反省的过程,最终的恢复和医治不是靠着再多阅读一本80%内容重复的旧书,而是采取积极有效的行动。

“斜教”发生理论

有些教会汇集了一群对社会不满的“反对者”,他们在经历了早先的创伤之后,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现实交换物”。所以,他们在教会里推动更激进的行动,以换取臆想或异象中更好的奖励机制与将来的补偿。但对于教会里相对温和、有些中产的基督徒(或者已经跑完当跑之路,有荣耀的冠冕为之存留的老年)而言,这些行动将导致教会必然的分裂,因为对于中产阶级而言,或许“现实交换物”以及预支的下一代,看起来代价太大。

德先生和罗先生

值得再强调一遍,burning or banning books is always not a good idea, it’s not even an idea but destroying ideas. 这事不需要学过6年级历史课程才知道。

railroad tracks in city

神学翻译杂谈(55)|“福音派的思想丑闻”

从这个意义上说,世上只有两种福音派基督徒——读过《福音派的思想丑闻》的,以及还没有来得及读《福音派的思想丑闻》的。而我正好在“读过”与“未读”之间,在薛定谔的猫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