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ion

低端护教学(14)|“年老地球”派的一次惨败

你无法和“民科”讨论哥德巴赫猜想,也无法评审无数宣称用自行车登月的方案,这是中科院早已有定见的。我读计算机博士的时候差点放弃,因为我的一位做故障诊断的导师坚持认为NP = P是有可能得证的,而另一位做计算机科学的导师则认为图灵和歌德尔是对的——而我是一个数学家,平时消遣读物是Don Knuth的“编程的艺术”(Knuth也是一位基督徒,我一直想翻译他的护教学书籍玩呢)。

rocky coast near azure sea under cloudy sky

工作坊通知

每天都在等《信任崩塌》的更新,有点遗憾我之前没有看。不过想看这书的心情,就和追逐连载的小说时的心情是一样的。期待!

下限护教学(4)|地球年龄的下限(或你应当忽略或否认什么,才算是合格的年轻地球创造论者)

本文收集了一些证据,证明宇宙(地球)年龄的下限在大多数年轻地球创造论者(YECs)以及字面解经的乌舍尔定年法所断言的6000至10000年之上。所有这些证据都支持深层时间(deep time)——自19世纪初以来,科学家很有把握地相信,地球(和宇宙)有着数百万或数十亿年的历史。现代科学认为,地球大约有45.4亿年的历史,整个宇宙大约有137.7亿年的历史。

低端护教学(8)|启底年轻地球论(四)

在《基督教的科学和圣经观》中,拉姆分析了19世纪基督教圣经在大学中从核心地位变得几乎完全无关的过程,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世俗因素造成的,但部分责任在于基督徒中缺乏可行的科学哲学。

低端护教学(7)|启底年轻地球论(三)

怀爱伦在这里的姿态(”上帝对我说话;质疑我就是藐视上帝”)是典型邪教领袖的权力游戏。此外,她声称自然历史对人类的调查是不透明的,这与新教的历史观点直接对立。新教普遍认为,地质历史是真实的,因为上帝不是欺骗者,他打算在他的作品之书以及他的话语之书中揭示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