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ranslation

low light photography of brown window blinds

神学翻译杂谈(42)|神学译者的素养与心理

明年希望恢复神学翻译研讨会,有感兴趣的译者可以报名了。好吧,我也来强调一下,这可能是免费-公开的研讨会(嗯,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讲座要特别声明自己是免费公开讲座,难道讲座不应该默认全是免费公开吗?),但需要自带投名状——你的英汉对照译文,供大家讨论和批评。

road passing through mountain terrain

一个出版社的一周最佳图书

书都是好书,编辑都是好编辑,出版社都是好出版社,相信我,这三本都能列入一个出版社的一周最佳图书。

gray and black skateboard

神学翻译杂谈(36)|译后编辑时代真的到来了吗?

其他业界做翻译的,叫做“汉化组”,汉化组基本上使用业余时间,免费工作,用爱发电,小至中学生,大至中年社畜。现在DeepL的功能越来越完善,强行提高全职翻译酬劳根本是一个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的选项。就和强行提高农产品价格,补贴亏损的全职自耕农一样,神学出版业又不是政府,有那么多钱吗?翻译就应该是一件业余工作,真正需要全职投入的是参与改善翻译AI的算法吧,人工负责校对和润色就好了,现在翻译界真的需要拿那么多学位的人来做全职吗?

photo of golden cogwheel on black background

神学翻译杂谈(34)|Nuance的味道

三类文字,我觉得是难翻译的。第一是智慧书,比如《沙漠教父言行录》;第二类是古英语,比如《夏洛特梅森的家庭教育》;第三类是神哲学意味很强的文本,特别是在书评中断章取义引用的文本。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