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ology translation

跟清教徒学英语(或者神学)

开始闭关校对《成圣的福音奥秘》一书,也算是自己的灵修功课吧。将从前已经校对过的5章也一并重新仔细检查校对,又发现多处错误,看来我的水平还是不行,校对的态度还是不够耐烦。需得好好端正一下。

不要跟清教徒学英语(10)|代词之不知,吾未见其明

我一向呼吁按照原文计费的地方——译文精简,对于后续的校对编辑环节、出版印刷、环保、书籍定价、节约读者的时间上都有莫大的好处。但精简的译文唯独不利于按照译文计费的译者,这真是一件咄咄怪事,这是将译者放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人为制造矛盾呀。

平衡的讲道(7-4)|用先知书讲道

在理解先知极其作品时,有时让神学生甚至传道人都甚觉为难。部分原因是因为有些先知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和以西结书)篇幅相当长,有时缺乏明显的主题或完整的故事线索。我们觉得先知难解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先知们有异于常人,有时甚至显得十分怪异。华德凯瑟曾说,先知即是革命派,也是保守派。[1]赫舍尔(Heschel)说他们是一群“令人不安的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