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theology translation

worms eye view of concrete building

神学翻译杂谈(43)|新手诊断

一个译者要活下来,最重要的就是在保持良好质量的前提下,尽可能提到自己的速度。以上的例子并非深思熟虑,往往是读到译文的第一反应。大家听我嘴上念念叨叨,可以知道我的心里活动。

low light photography of brown window blinds

神学翻译杂谈(42)|神学译者的素养与心理

明年希望恢复神学翻译研讨会,有感兴趣的译者可以报名了。好吧,我也来强调一下,这可能是免费-公开的研讨会(嗯,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讲座要特别声明自己是免费公开讲座,难道讲座不应该默认全是免费公开吗?),但需要自带投名状——你的英汉对照译文,供大家讨论和批评。

cityscape of geneva switzerland

神学翻译杂谈(39)|As Much As In You Lies

把ἐν ὑμῖν理解为”as much as in you lies“,大概是一种以“JD”为中心(隐密的寓意解经)的前身吧。整整耗费了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最后就从和合本抄了四个字,“总要尽力”。

green leafed tree

神学翻译杂谈(37)|新译者的基本修养

翻译是一个长程工作,并不是读几本专业书就可以在实践中很好操作的事情。翻译需要质量和速度的平衡,所以无法每句话详细分析,往往依靠直觉理解。在读到一句话的时候,立刻意识到语法结构和翻译需要注意的地方,在值得投入时间的句子上投入时间,在简单的句子上轻松处理,是一个熟练翻译的本能。但这事是难的,缺乏经验的翻译并不是在上面的例句中会出错,而是在心态和进度的影响下,因为翻译心理学的作用,而不知道自己翻译出现了问题——没有人可以错译。这些问题以后再说吧。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