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B

平衡的讲道(7-4)|用先知书讲道

在理解先知极其作品时,有时让神学生甚至传道人都甚觉为难。部分原因是因为有些先知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和以西结书)篇幅相当长,有时缺乏明显的主题或完整的故事线索。我们觉得先知难解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先知们有异于常人,有时甚至显得十分怪异。华德凯瑟曾说,先知即是革命派,也是保守派。[1]赫舍尔(Heschel)说他们是一群“令人不安的人”。[2]

平衡的讲道(7-3-2)|用箴言讲道

箴言。与约伯记不同,箴言最好分为若干小段来讲道。箴言里大部分内容都是独立的短句,大体上与上下文没有关联。一般而言,在讲道的时候理解文本的背景十分重要,但对于一句单独的箴言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即使不是全无可能,也极为困难。

平衡的讲道(7-2)|用希伯来诗歌讲道

7-2 用希伯来诗歌讲道 圣经中有大段的诗歌,其他文体中偶尔也有一些短小的引文采用了希伯来诗歌的形式。若选择诗篇、箴言、雅歌、耶利米哀歌、俄巴底亚书、弥迦书、哈巴谷书或者西番雅书来讲道,传道人将完全与诗体打交道。其他包含大段诗歌的书卷还包括约伯记、何西阿书、传道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约珥书、阿摩司书和拿鸿书。我们还能从旧约或新约其他书卷中发现一些短小的诗歌段落。 希伯来诗歌的特点。诗歌与其他文学形式不同,而希伯来诗歌则与大多数语言或文化中的诗歌又有不同。 在许多语言中,诗歌是由音响的均衡(balance of sound)来构造的。因此,诗歌或者押韵,或者采用某种独特的节奏或韵律。然而,希伯来诗歌则以构想的均衡(balance of thought)为特征。每一句的构想以不同的方式与相邻的一句构成平行的联系。 例如,在同义平行体(synonymous parallelism)中,第一行所表达的意思以不同的措辞在第二行中加以重复,有时甚至会延续到第三行中。 不从恶人的计谋, 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这人便为有福(诗 1:1) 在对比平行体(antithetic parallelism)中,第一行与接下来的一行形成尖锐的对比。这种平行体在圣经中随处可见,但在箴言中犹多。 因为耶和华看顾义人的脚步, 恶人的道路必通向灭亡(诗 1:6) 在构造型(或合成)平行体(constructive/synthetic parallelism)中,第二行在前一行的思路上补充新的内容,进一步深化思想的表达。 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 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 Read More »平衡的讲道(7-2)|用希伯来诗歌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