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sion

昨日五十欠一年,如今一年欠五十

我们许多人都欠着福音的债。我们许多人都欠着免费神学资源的债。当我们读到每一本出版的神学书籍时,或者看到“九标志”,“福音联盟”等定期刊出的神学文章时,大约应当意识到,这背后是许多译者付出的艰辛劳动,而我们没有付足他们当得的工价。

《山友》译后记

可以说,尽管Joe和Kim没有带领我做“决志祷告”,我却是通过他们生命里美好的见证而信主的。

宣教预算与规划

最近在预备去一个美国西北部的教会讲道。涉及到宣教预算的问题。 这是 David Mays的宣教预算表局部。

谁可以施洗?——Tim牧师的故事

Tim是PCA按立的教导长老,几年前离开了教会牧师的职位,开始在Midland一带植堂。 我们在一次休斯顿的T4T中级培训上偶然相遇,发现原来从前就认识。我们都是CIU毕业的,而且我曾经在他原来的教会访问过几次。 这次研讨会的主要议题之一是“阻碍教会植堂的因素”。研讨的方法是列举一个教会应该有的所有功能,比如施洗,圣餐,奉献,讲道,祷告,团契,敬拜,确定和培养领袖,等等。 然后每个人反思自己教会在植堂的时候,通常会控制那些权力,迟迟不交给派出植堂的小组或者新建立的教会。 不愿意释放权力的后果,就是母会的资源一直被占用,而新教会很久不能独立。于是“倍增”就变成了一句美好的口号。 关于洗礼,我们分组将新约中所有关于洗礼的段落全部找出来,一个案例一个案例的分析: 谁给予新信徒洗礼?他的身份和教会里的职分是什么? 谁接受洗礼? 洗礼的时候,这人(及其家人)信主多久了? 从新约的证据看来,给人施洗的有使徒(彼得),执事(腓利),平信徒(亚拿尼亚),宣教士(保罗)等等;接受洗礼的人有时候半夜也立刻受洗,路上也要求洗礼。 Tim给我说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他在讨论这个话题时,专门查询了PCA的规定——需要一个在话语上服侍的牧师(教导长老)才能给人洗礼。于是他就去看这样做的理由: The reason for this is that the Sacraments are official ordinances of the Church,… Read More »谁可以施洗?——Tim牧师的故事

Logos周年反思(3)——宣教士阶级?

Logos机器人三定律:

1、人人都要成为宣教士。

2、成为宣教士需要经过特别的训练——属灵的、特别是金钱上的训练。(目标:全然顺服Shin老师夫妻;买房子全部奉献掉;辞掉工作……)

3、训练不通过者,用各种方式赶出教会。(我带领不了你。你去寻找更有水平的老师吧。)

Read More »Logos周年反思(3)——宣教士阶级?

文化冲突——跨文化宣教的心理教育材料(1)

上周的讲道提及跨文化宣教的“Mission China 2030”。因为不了解这个运动最近的进展,所以不是太好评论。但是,跨文化宣教离不开文化冲突(Culture Shock),所以暂且放下高大上的愿景讨论,先说点实际的。

这是CIU的CNC9571 “Marriage and Single Issues in Mission”的学期项目的一部分。后续部分会陆续给出。Read More »文化冲突——跨文化宣教的心理教育材料(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