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life

张力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前两周刚刚结束了一门课。算起来,D. Min.的课程已经结束了4门。Member Care和Self Care都是关于照顾健康的,这两门课读的书,写的论文,可以说颇有收获。 讲道学的课,因为与高级讲道学多有重复,Dr. Hamilton看到我的时候还专门抱歉,说不知道我要来上课,所以没准备什么新内容。属灵建造的课,还是CIU敬虔主义的老传统,也算是缺乏新意吧。 刚刚休息了几天,下一门课又要开始了。一周的密集课程,需得先读两本书,写读书报告。今天打起精神,将教材买了。一本是J. D. Hays写的”From Every People and Nation: A Biblical Theology of Race”,D. A. Carson主编的”New Studies in Biblical… Read More »张力

最近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

向来懒,最近累;胡汉恩仇,须倾英雄泪……(天马一步,与天龙八部无关)

Read More »最近

无眠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我日三省吾身,我夜十醒我身… David的手术应该很成功,但是他的舌头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他不觉得舌头痛,不过晚上还是常常被伤口痛醒。 所以,最近几天我睡的也很少。每一次David醒来,我都需要陪着他慢慢地入睡。 这几天压力不小,神学词典的翻译也需要寻找更多委身的译者。开学临近,还有好几本书要读。 希望这学期可以顺利渡过,下学期多学一门课,早点毕业。

身份问题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9 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9 But you are a chosen race, a royal priesthood, a holy nation, a people for his own possession, that you… Read More »身份问题

感恩节一周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5 分钟感恩节活动有点多。但是我们放假从周三开始,周二晚上还上了几节希腊文。上课以前,教希伯来文的教授来到我们教室门口站着问Dr.D, -你的班上多少人? -Dr.D说你有多少人? -4、5个。 -那么我们合并吧。 -谢谢,我不想我的学生受到希腊文的诱惑。 -哦,这里可是新约课哟。 -呵呵,新约虽好,但是旧约优先。 可见所有的课程来的学生都不多。有一些同学去土耳其了,访问保罗的宣教路线图同时还有3个学分。但是我的签证和经济状况都不能成行。 ×××××××××××××××××××× 周4本来Ann奶奶要请我们一起过感恩节,但是她摔伤了手,所以Emma和炫宣去看了她。我们就请朴弟兄夫妻来我家过节了。周三去超市,因为感恩节临近,火鸡打折了。临时起意买了一只火鸡,11磅多,才不到7美元。回来爸爸把它切成数块,Emma拿来放在烤箱里,到了晚餐的时候居然味道很鲜美。 我们过了一个很好的中国式烤火鸡感恩节。大家分享一年得到的恩典。我和emma的一样,朴弟兄和炫宣的一样。我们的三个最大的恩典是David,入学和签证。他们的是给爸爸传福音了,回中国访问,还有在CIU和我们一起读书。 其实和朴弟兄夫妻一起在CIU是Emma和我的幸福。从他们学习了很多。 ×××××××××××××××××× 感恩节晚上才想起来很多感恩的邮件没有发。于是去学生中心发邮件。有一个同学孤单地在学生中心打台球。他没有计算机,图书馆关门了无法上网,所以借了我的计算机上Facebook。 我基本上没有学习没有工作,有时间上网下了几盘围棋。休息好,睡眠好的时候胜率似乎较高。 ××××××××××××××××××××××××× 感恩节期间要做的工作,是翻译一篇文章。说起来应该8月份就交稿的,但是我却完全忘记了。直到上周收到邮件说12月8日是底线,才开始忙碌起来。 星期天的时候,忙着去教会,忘记开车库门了,直接倒车出去。那天很郁闷,在Aki家里祷告会的时候,给他们分享。Allen很天真地大笑起来,以为我象动作电影中开飞车的匪徒一样撞破车库门就飞驰而去。 虽然并非如此,但是门也彻底撞坏了。下周要维修以下。 ××××××××××××××××××× David第一颗门牙终于萌芽了。晶莹剔透的在下颚上隐约可见。他现在在屋里到处爬行,吃各种水果蔬菜米粉之类,已经很能干了。 ××××××××××××××××××… Read More »感恩节一周

中文名字更难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有一天我们去交管局,emma考驾照。哦,她已经考了两次了,路考都不过。美国开车比中国难吗? 我们领了牌子,就在那里坐着等待叫号。然后就是登记,再继续等待叫名字。问题就出在这里,每个人叫我们的名字都不一样。 我的名字叫”空格”,因为cong 的c发音是“k”,最后的“g”大部分都单独发音了,如同西班牙语吧。所以,我的名字一起就是“三个空格”之类的。 我们坐在那里等的时候,听见很多奇怪的名字。有一个名字类似“特沃”,我就笑了,说这个名字真有趣,emma说不要取笑别人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于是继续叫了一遍,Emma发现是在叫她。她的名字叫Tao,发音是Ta-o,“a”发音就是字母‘a’,所以叫“特沃”。 我们笑死了,emma肚子一痛,考试不过。这次真的要“坐月子”了。

英语名字很难记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耶和华也喜爱他,就藉先知拿单赐他一个名字,叫耶底底亚,因为耶和华爱他。 ××××××× 疯了,很多名字都不对,记不住呀。到处都是拼写错误。呵呵! 所罗门的妈妈叫什么名字?拔示巴?怎么拼写? 这样记住了,她洗澡的时候,大卫看见了她。所以,她的名字是bash-she-ba,Bathsheba! ×××××××××××× 春天到了,门前的花一天就开了。昨天和今天,变化很大。

朋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6 分钟Luke 11:6 因为我有一个朋友行路,来到我这里,我没有甚么给他摆上。 / 我们的第一个美国朋友是Loui Pappas(中国和韩国朋友暂且不算进去 ^~^,不然他们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刚到的时候,什么家具也没有,所以不能搬家。Amy给了我一些ministry的地址,还有一些旧家具商店的地址。她说那些ministry可能会有旧家具给宣教士和学生。 我就试着给两个ministry发了邮件。他们都很好的帮助了我们。其中一个机构叫做crossover,就在学校外面。Emma第一次受到邀请去参加那里每个星期一的女人团契,她去了以后问我,是不是继续去呢?我建议她继续去,因为她现在又不旁听我的课,什么事情都不做,所以应该要参加一个团契的聚会。 那个团契对Emma的帮助非常大,参加的人都是宣教士的妻子或者自己是宣教士,从国外回来的,或者马上要出去宣教的。大部分都自称我们的孩子的Grandma。在那里Emma可以学习别的女人宣教士的宝贵经验。她们也很帮助emma,Rhonda给Emma介绍了产科医生,安排她去了医院,联系和解决保险的事情。Crossover是专门做回国的宣教士和宣教士的孩子回到美国来以后的教育问题服侍的,是为了解决宣教士的后顾之忧和文化断裂而设置的服侍机构。我们在美国就算是跨文化的回国宣教士吗?也许吧。不过比较她们而言,我们差距很大,要学习的太多。 给我帮助的是IFM,国际友谊事工international friendship ministry.我给他们去信的第二天,他们就回信了,说有一些旧家具,但是需要时间准备一下。以后就是Loui Pappas给我联系,第三天就将他自己家里的沙发和梳妆台送来给我们,他和妻子Kathy都来了。以后他们又将儿子家里的婴儿床送给我们,还有很多衣服和毛巾。我们家里的家具有一半都是Luoi家里的,或者他的儿女家里的。 ×××××××××××× Loui和Kathy都是CIU毕业的,Loui毕业的那年是1970年,我刚刚出生。他们常常来照顾我们,陪着我们去办事情,有的时候请我们吃饭,一边聊天。Loui和Kathy是在CIU的食堂认识的,那时候都在读大学。据说CIU当年之严格,今日难以相提并论。那时候女生不能穿裤子,只能穿裙子;男生必须长裤才能出门;男女生谈恋爱牵手都不准,这是入学的时候每个人要签的合同上写明的。所以,他们每天盼望下雨,这样就可以打一把伞,悄悄的牵手了。 后来,他们毕业了,结婚了。一共生了6个孩子,前后的是女孩,中间四个男孩。他们的家今天我去了,一面墙上挂着家里的6位新娘的照片,四个女儿,两个媳妇,另一面墙上是9个孙子的照片,儿子们的照片第三面墙,他们的照片放在书架上。 ××××××××××××× 前一天他们请我和Emma吃了地道的美国南方菜,我们很高兴的聊天。我觉得Kathy把Emma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什么好的都给Emma拿来。Emma正好和他们的小女儿同岁。 听Loui说过去CIU的故事,真的有趣。原来,他和我现在的导师Igou Hodges是同班同学,呵呵,这样的事情也有。 ×××××××××××××××× 他们的服侍非常细致。Loui经常为了我的事情,从早晨到晚上陪着我。我一点都不知道他们家里开我们家有多远,上周末我们愿意去他们的教会礼拜,他们早晨就开车来接我们。中午又送我们回家。… Read More »朋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