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ducation

green hill near body of water

事工哲学(96)|“创造科学”的构建与解构

我的博士研究领域涉及“遗传算法”,所以我仔细了解过“遗传、基因、基因表达、交配、变异、种群规模、代际特征变化、基因空间”等概念。在教研究生的时候,我总是会先询问他们对”进化论“的理解,我的中国学生几乎没有人真正理解进化论——这是一个很好的课堂分享信仰的机会。

选择困难户的专长:去掉所有可以选择的歧路。

教育的目标

对我来说,教育大概是三个目标在各种不同比例上的混合。第一个目标是向上提高,或者纯形而上的学习;第二个目标是向前纵深,或者技能上的精熟;第三个目标是打开职业发展的大门,或者学位与证书。

网评top3%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网评top3% 另一篇旧文,也是我从大学辞职之前写的了。 办公室通知我,因为在教学评估网上获得的分数为top3%,学校奖励我500元,交50元税。 我到办公室发现还有一个荣誉证书。 ×××××××××××××××××××××××××××××××××××× 所谓网评,是学生给教师评分,在国外的高校也是一种最常见的评价手段,广泛用于教师的续聘评价。 不过在我们学校,很多教师对于此相当反感,我就是其中之一。我对于教学质量甚具信心,对于学生的平均水平倒是有所保留,特别是扩招之后的学生,比较之前下降了不少。 不过我反感的是这种制度的可能不合现实。从教师内心来说,师道尊严受到威胁是内心不愉快的根源,特别是很多学生对于这种评价的不负责任。我的课常常只有1/4的学生听,没有来听课的学生并无充分的证据评价我的教学水平,于是很多时候我得到一个平庸的分数是符合概率的。 也许中等的水平正常,但是这个网评系统的区分度空前的低,所有的老师在100分制中的得分都在90分左右,因此很难说一个top3%的教师比较low3% 的教师高明多少。这是这种网评系统将评价分为12个单项指标,每个指标分为优良中差四级的打分制造成的。没有一个综合的打总分,造成区分度低的结果。用脚想也知道。 有一年我的得分很低,最低的一项是我的着装不正规,不修边幅。于是,在第二年我高度的重视网评,在教学管理中向学生强调本老师相貌堂堂,神采飞扬,那些不上课的学生说我长的不帅,完全是可耻的污蔑嘛。 同时我郑重的告诫同学们,每个人都会通过这门课(这是我一贯的行为方式和作风),也请大家正确的评价本老师的教学水平。 于是我的教学水平在学生眼中就大大提高了,去年是top10%,今年是top3%。 ×××××××××××××××××××××××××××××××××××× 我们的网评系统,由学生、同行和教学督导打分组成。 可惜这个网评系统非常糟糕,我的姓名后面居然被加了一个空格,于是我再也不能登录上去看我自己的分数了。因为我没有那个名字后有空格的用户的密码。 可是我居然可以以同行的资格为我自己打分,于是在网评中我时时会上网给自己打高分,并顺便在留言中讽刺一下那些“非专业”的开发人员。考虑到我是一个计算机专家,这样的讽刺是善意的。 ×××××××××××××××××××××××××××××××××××× 总体上说,这个网评系统技术差劲,管理松懈,评价指标严重不合理,不符合中国国情,但是对于本老师作为一个杰出的教师的正确评价,是很公正的,完全符合实际。希望明年的奖金更加高一些。 ×××××××××××××××××××××××××××××××××××× 我要用这个奖金到亚马逊买几本书。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