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ren

悲观主义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我通常是乐观主义者,什么项目不到最后期限是不会动手的。前面的时间是用来打桥牌和下围棋的。最近围棋下得少,桥牌打得多一些。

今晚祷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似乎已经变化了不少,不再如年轻的时候一样乐观了。比如手上的翻译项目,交货期限明明是月底,但是我已经迫不及待想把它做完了,似乎不做完心里就开始有点不踏实。

Read More »悲观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