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陶

念力兵械-第4卷-三国会议

第一章-余波 (3004)   机装演武事件过后一个星期,杨希发现他的生活发生了一些改变。   现在他出门吃饭的时候会有很多不认识的人向他打招呼;去图书馆借书的时候管理员会殷切地帮他找书;甚至经常有女生来找他搭讪。   “这不是挺好的吗?你成学校里的名人了,就算有人对上次机装演武记恨你也不敢报复。”   奥利弗事不关己地说。旁边的菲利普更是一脸羡慕。   “很困扰啊。他们还起哄叫我念度院首席机装师,弄得我压力巨大。”   “也没说错嘛。机装演武上你表现的太好了,就连菲利普都承认不如你。学社第一和念度院第一没什么差别啊。”奥利弗说,“而且全靠你我们才拿回聚会场地。就凭这一点,谁敢说你不是念度院第一我打爆谁狗头啊。”   “实在不行你可以问问苏菲亚,怎么应对陌生人搭讪她很有经验的。”   ——这个星期的学社聚会又回到了大家熟悉的活动大楼里。萨姆教授承认作弊,和冰晶骑士团那场比赛当然算是无效了。加布里尔受到了严重处分。反而迪伦把所有责任都推到加布里尔和萨姆身上,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在怎么当伪君子方面迪伦真是独步天下了。   “对了,机装设计大赛杨希最后报上名没有?”   杨希都快忘了这件事了,菲利普这一提醒他才想起,机装演武的起因是萨姆教授不允许他报名下个月的机装设计大赛。结果后来两个人拼到你死我活,早把这个事抛到脑后了。   “完蛋,忘了……报名日期应该早截止了吧?”   “关于这个。今天早上比赛的主办方把请帖直接送到学社来了。”奥利弗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精美的请帖。   杨希读了一下这封请帖,表情一下变得相当怪异。   “是潘地曼尼南财团破例给杨希先生一个参赛名额吗?”   “不……他们邀请我等机装设计大赛结束之后和优胜者一起办发布会。”杨希哭笑不得道,“这等于是,不用参赛直接算我赢了?”   奥利弗倒是一点也不意外,他说:“很正常。潘地曼尼南财团办这个比赛本来就是想提高知名度。你是最近念度院最大的新闻,财团怎么会放过蹭你热度的机会?他们又害怕让你参赛最后你没拿到前三,那就为难了。所以直接把你跟优胜者放在一起得了。多办一场发布会对潘地曼尼南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感觉有点儿戏啊……”   “在资本家眼里这种比赛本来就是儿戏。”奥利弗耸耸肩,“不谈这个了。杨希你说今天有一件很特殊的兵装要给我们看,是什么?”   谈到念械兵装的话题,学社成员们一下来了劲。   杨希拿出他的单片眼镜:“其实我都不知道这算不算兵装。就是这个眼镜。”   “上次你说有透视功能的那个是吧,我有印象。”   “这个眼镜本来只是我做兵装时候的辅助工具,一开始有放大镜、夜视镜和透视金属三种功能。后来我改装过一次,结果它发生了我理解不了的变化。我演示一下。”   杨希戴上仰望星空,幻想前几天做过的某件兵装的图纸。半空中立刻投影出兵装的三维结构图来。… Read More »念力兵械-第4卷-三国会议

念力兵械-第3卷-机装演武

第一章-开学日 (3209) 太阳照常升起,孤山上的钢铁之城处处反射着灿烂的金光,一派富丽堂皇。念度院位于山顶,遥望着朝阳在地平线上升起,有一番别样的美丽。 特异小组的宿舍庭院里一片鸟语花香。正是早春时节,花草都充满着勃勃生机。 夜的影子仿佛被遗忘在夜里,随着朝阳的升起而消遁无形。就好像风镰兽从来没有出现过、就好像新生实习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意外一样。没有一个人还提起尼克和死在实习中的那几个小队。虽然不知道念度院在幕后到底做过多少工作,这件事情就像完全没有发生过,被彻底的抹平了。 小组的五人坐在庭院的圆桌旁喝红茶,绯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另一桌。她依然冷冰冰的不合群,不过比起实习之前多少要好一些了,至少没有了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新生实习预定的是十天结束,不过嘛,大家都知道稍微出现了点意外,第六天的时候就结束掉了,所以我们提前回来休息了几天。不管怎么说,今天就是正式上课的日子了,大家都是念度院的学生啦!”海涅拍手道。 杨希端起茶杯。期盼已久的学园生活终于要开始,照理说应该很兴奋才对。实际上也确实很高兴。但想起对实习的处置,心里总归哪里有点不是滋味。就好像……手里这杯念度院提供给学生的红茶,是杨希有生以来喝过最醇厚的,但还是免不得有一丝苦涩。 一片花瓣飘落进杯中,杨希摇摇头把这些随想甩出脑袋:“可是,上课到底是怎么上?我们六个人既不是A班也不是B班,难道是自己专门分一个班级吗?这待遇会不会太好了点。” “诶,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海涅讶然道,“你该不会以为念度院上课和那些二流私塾一样是按班分老师排课表来上课吧。” “呃,不分班还怎么样?” “按照自己选修哦。”霍华德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递给杨希。 “这是?”杨希接过来,翻了一下,发现册子里每一页都写着课程名字。有“力量型兵装使用技巧”、“剑式兵装使用方法”、“高速战斗要义”等等科目。每门课下面都标注着开课的时间地点和授课老师。 “科目选修表。昨天送来的,本来应该给每小组的队长,可是那时候杨希大哥还在睡,所以就我拿着了。”霍华德笑道。 杨希一脸迷茫的看着那本册子。他不眠不休做了两天两夜的机装,然后倒头就睡了一天,这几天的事什么都不知道。 看到杨希还是迷糊的样子,海涅无奈的说:“看来你是真不知道啊。好吧我给你解释一下,听好,念度院的治学理念是自由。古往今来各种格斗秘技、机装技术都在图书馆里,我们可以自由翻阅。同样的,每个教授都在念度院里开课,我们自由选修。没有任何强制要求,想选什么都可以。” “没有任何要求?!”杨希一阵不可思议。 “对啊,没有任何要求。念度院是培养顶尖人才的地方,不是培养普通人的地方。对于天才,任何统一的课程都没法做到完全的量身定做。比如说有像我这样专修速度的念载士,也有那个肌肉男一样只会用蛮力的……” “靠蛮力就能揍趴十个小白脸了!”盖里达拍桌子怒道。虽然在实习结束后他和海涅已经没有再像以前这么针锋相对,但还是一言不合就会吵两句。 海涅耸耸肩:“总之就是这样,每个人想上什么课就上什么课,不想上了就可以不上。” “可是,这样什么要求都没有的话,岂不是有人会什么课都不选,整天在学校里游手好闲?”杨希还是一阵不可思议。但是这句话一问出来,他发现周围的几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怎么?我这个问题很奇怪吗?当然我们几个都不是这种人,但是D班E班肯定会有那种借机偷懒的家伙吧?” “当然会有。可是杨希大哥,海涅刚才也说过了,念度院是培养顶尖人才的地方。”霍华德轻松的喝了一口茶,“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的人,算是顶尖人才吗?” “还有还有,听说有些厉害的学生已经不用听课了,只要利用学院提供的设施自己锻炼就行了。不设必修课也是照顾他们呢!”琴娜补充道。 杨希回味霍华德和琴娜这两句话,心里突然有点凉意。 像克里亚迪这样的强者,确实没必要再听教授讲课了,强迫他去上课也是浪费他时间。可是就为了不浪费克里亚迪这种人的时间,念度院就取消了所有必修课。对于那些自制能力不够想偷懒的学生,念度院的做法是完全放任不管任由他们随意堕落。… Read More »念力兵械-第3卷-机装演武

念力兵械-第2卷-夜影森林

第一章-山上之城 (3321)   七天后。   “咔嗒,咔嗒。”   金属关节发出齿轮转动的脆响声。杨希转动着手腕,活动五根手指。   “诶,杨希好厉害啊,什么时候竟然可以操纵五级兵装了?”诺薇坐在一边好奇的问。   “操纵的感觉还有点生涩,不太得心应手。”杨希试着往手上注入以太,带起一阵银白色的残光,“不过确实可以算操纵了。这样一来我至少有报考念度院的最低条件了吧。”   “才一周不见,杨希怎么就脱胎换骨变成超级天才了?该不会是被来自其他世界的鬼附身了吧?”   “什么其他世界的鬼啊……”杨希苦笑着说。   此刻杨希手中的机械臂正是被他命名为“紧握微光”的五级兵装。而杨希现在能操纵这件五级兵装,却和他是不是天才毫无关系。   真正的秘密在紧握微光的机械构造上。这件机械臂内的以太回路已经针对杨希的精神力做过调整,使得杨希能够以仅仅三级的精神力就启动五级的紧握微光。   而之所以杨希会掌握这个技术,则是因为那一夜他从洛伦斯的记忆中获得的知识。在他获得的零散知识碎片中,恰好有怎样降低兵装精神力要求的技术,不得不说是运气。   不过这一切,杨希当然不可能解释给别人听。   “是因为肖恩将军偶然发现我的精神力属性很特殊,可以跨两级使用念械兵装。这样我也有九级念载士的潜力了。所以他力荐我进念度院哦。”   杨希按照他和肖恩商量好的说辞解释。   ——那天晚上两人被背叛者追杀,杨希表现出令肖恩惊叹的天赋。而最后的结局,按肖恩回复上面的说法,则是因为洛伦斯突然出现,抢回了阵列,导致任务失败。   因为那天晚上阵列释放的能量柱已经惊动了全城,肖恩说当时最后拿走阵列的人是洛伦斯,可谓天衣无缝。即使有人疑惑被以太炮打成重伤的洛伦斯怎么会还敢回来,面对铁一般的证据也没法质疑。   至于阵列真正的所在,却是被封存在紧握微光的内部。除非有人把杨希的机械臂拆开,否则绝对没人能发现它。   “……总之就是这样,反正肖恩先生力荐我进入念度院啦。”   “哦哦,好离奇的经历啊。不过呢,就算能用五级兵装,杨希真的有念度院入门级的实力吗。”诺薇歪着头说道。   杨希闻言挑了挑眉毛,一拳对着诺薇挥过去。   “啊痛痛痛痛痛!”   电光火石之间,诺薇已经把杨希的右手反扭到背后,杨希疼的冷汗直冒,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反抗能力。   “唉……”诺薇叹了口气,放下杨希的手,“像杨希这样的格斗能力,就算能用九级兵装也是完全没有战斗力呢。”   “呜……”杨希抱着手腕。… Read More »念力兵械-第2卷-夜影森林

念力兵械

陶陶的写作是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的。也许他奶奶还保留着那时的纸本和纸本上的故事。

有一段时间,他每周末回来看我。我们在翠堤春晓的院子里一圈一圈地散步,随意谈论各种问题。更早的记忆?我还记得他1岁的时候,我抱着他在阳台上看炊烟,3岁的时候抱着他在公共汽车上解释大爆炸理论的情景。这就是我给他的所有教育。

Read More »念力兵械

陶陶的洗礼

陶陶的洗礼 2017-01-16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说到陶陶,顺便提一下他的信仰问题。 提摩太前书3:2 作监督的,……  4 好好管理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或作:端端庄庄地使儿女顺服)。 提多书1:6  ……若有无可指责的人,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蕩不服约束的,就可以设立。…… CIU的前校长Dr. Miller上课教授“教牧书信”,论到做监督的资格问题时,讲过这样一个故事: Dr. Miller的儿子大概10来岁的时候,有一天鼓足勇气对父亲说,我虽然每周去教会,但是似乎并没有真的完全信主。他内疚地说,对不起,我让你做不了牧师了。 Dr. Miller的回答是,孩子,做不做牧师没关系,我应当多花些时间在家里陪伴你。 这事后来有一个美好的结局,Miller博士的儿子成年后,已经在教会里开始自己的服侍。 回到陶陶的信仰上来。他幼年有一次对我说:爸爸,为什么你不一开始就告诉我你们是基督徒?我年纪已经有点大,现在接受你的信仰需要时间。我苦笑着说,我也是后来才成为基督徒的,并不是一开始不告诉你。 这样过了几年,陶陶14岁,一直在教会里参加礼拜,我希望他可以受洗了。那一年夏天,Shin牧师来访,当时我妈妈也要受洗,就安排陶陶也一起受洗。一切就绪,但是到了最后,Shin牧师说陶陶灵里面有畏惧,决定不给他施洗。 最近我和陶陶讨论这个问题,他对我说,我的直觉已经没有幼年时灵敏了。但是,我一直觉得Shin牧师不是好人,而是那种你若不在身边,我就不敢单独和他相处的人。 姑且不论他判断的对错,当时他的恐惧是有原因的,而非常“属灵”的牧师和师母也正确地判断出了情势,拒绝了给他洗礼。不能不说,这样突然打破原来的安排,使得很多人受到shin夫妻的伤害。 仅举一例,有一次Shin决定在天津买一家国际幼儿园,于是安排Peter去天津。一切都谈妥,交了几千元定金,shin却突然说这个幼儿园不合适,于是马上打电话让Peter回来了。回来之后,Shin没有一句道歉,也不提Peter自掏腰包付的定金和往返的汽油费消耗的时间。 这样的例子每个人都可以说出无数,大家在与他们共事的时候都有很大的压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卦了,因此教会的事情,我一直公事公办,不敢去朋友那里买东西,免得搞不好就失去了在朋友面前的见证。 直到我神学院毕业回国的时候,我才有机会再和陶陶谈起洗礼的问题。我带着他查看使徒行传里所有提及洗礼的地方,看看是谁受洗,谁施洗,施洗人的身份是什么,以及一个人信主以后多久就可以受洗。 (1)… Read More »陶陶的洗礼

没有福音会怎样?

19 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19 If in Christ we have hope in this life only, we are of all people most to be pitied. ×××××××××××××××××××××××× 陶陶的QQ签名变成,“高考过了,我就是高三党了!”。数周以后,陶陶写了信给我。隐去学校名字,原文照发: ×××××××××××××××××××××××××… Read More »没有福音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