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为了神学翻译的崇高感和优美感

神学翻译的崇高感 俗话说,控制了基督徒的胃,就控制了基督徒的心。 或者说,你的胃在哪里,你的心就在哪里。 而目前的中国神学,尚在苍茫的起步阶段。于是,许多补胃的属灵食物,都是从翻译而来。 我一向呼吁教会重视神学翻译,因为一个教会投入在神学翻译上的资源,往往可以决定往后百年这间教会的神学走向和存留,甚至影响到福音在中国传播的大格局。 有些人一生本来籍籍无名,但因为译事而深刻地影响到数百年文化走势。比如哲罗姆翻译“武加大译本”,影响了千年的拉丁文化,路德的白话德文圣经以及圣诗,亦影响了数百年的德语,使其成为哲学表述最精确的语言之一。 是为神学翻译的崇高感。 有位弟兄曾经联系我,说到希望开发一些自动化翻译的工具,帮助提高神学翻译的效率。他甚至已经找到一位做程序员的基督徒联手,预备对中文圣经译本做一个术语扫描分析。 他就此请教自己的牧者,是否有必要深入在这个事工上,牧者的意见是,从事汉语神学翻译的活跃译者不超过200人,似乎不值得投入此项目,因为最终受益的人不多。 但神学翻译本身不是目的,而是工具;译者本身无所谓受益,只是沟通的手段;神学翻译的真正读者,若是所有汉语文化圈内几代的基督徒,自然可能受益者众。 神学翻译的优美感 新年开始不过2周,已经接触了三个潜在项目。 一个国内出版社希望翻译一本祈克果的最新传记,大约10万字。我很少和出版社打交道,所以问了一下酬金范围,仍旧是“80-100”元千字。 第二个项目是众筹的“汉译英”项目,不在我的“语言对”之内,没有询问细节。 第三个项目是一家国外的出版社想要寻找神学翻译,简单介绍情况之后,开门见山说翻译的酬金100元千字,其他工作人员都是义务劳动,连酬金也没有。我只能回复,抱歉无法参加。 是为神学翻译工作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人合一的优美感。 “用爱发电”:一句兼具崇高与优美的格言 我仍然希望唤起教会对神学翻译的译者收入问题之重视,但我更希望从事翻译项目规划、管理和募款的人,比如出版社的编辑们或者扛着大旗的名牧们、神学院的教授们,能够好好体谅一下从事神学翻译的译者之辛苦。 近来有位相当不错的译者联系了我。他有海外学习神学的经历和海外牧会的经历,已经翻译过几本质量上层的书,也与一家著名主内出版机构有过合作。 我照例请他自己评估三个数据: 一个月养活一家人需要多少钱花销 按照出版社要求的质量翻译交稿,1小时能够产出多少字 出版社支付的稿酬——税前、往往要拖延到出版之后才支付的稿酬是多少 我的译者朋友回答说,翻译一本艰难的神学著作,一小时不过250字而已。他的愿望是将速度提高一倍,到一小时500个字,然后就愿意以100元千字的价格从事神学翻译一辈子。 但我不相信“用爱发电”这种崇高而优美的说辞。我希望他能够拿到一个专业人士正常的收入水平,比如律师的小时咨询费,心理咨询师的小时咨询费,或者医生的时薪。… Read More »为了神学翻译的崇高感和优美感

传统讲章结构

困在遥远的海盗船中,没有合适的工具(笔记本电脑,软件和词典等),翻译就是闲暇时间的玩票。上午尽量读书,终于读到最后几章,渐渐失去阅读的兴趣,需要祷告反思阅读的经验,写成文字表达出来。下午找到一处阳光下的荫蔽之处,用热点和手机加上pad来翻译着玩。 为“讲道学”的翻译祷告和募款之中。支持这个项目(平衡的讲道+讲道学手册的翻译,讲道学课程建设)的朋友,可以期待收到“坚固的服侍”和“山友”试读版。 项目介绍: 在安全与冒险的夹缝中换了一个主题 gofundme链接: https://www.gofundme.com/f/translate-quotpreaching-with-balancequot-into-chinese 以下摘译自“讲道学手册”第二章: 传统讲章的结构 尽管多年以来,讨论讲道的书籍对结构的看法各有不同,比如说对于如何从中心命题导入主要点各持己见,但大体上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通常,它们都按照传统将讲章归为三类:主题式(topical)、文本式(textual)和释经式(expository)讲章。尽管这样的划分显得任意,但读者需要注意这些类型的分别,因为我们在阅读有关讲道的书籍时会反复看到这些概念。 主题式讲章 一般而言,讲章的主题来自于一段给定的经文,但是其主要点和子要点并非来自于这段经文,被称之为主题式讲道。有的时候,主要点和子要点来自于相关的经文,有的时候这些内容与经文完全无关,而是来自于其他的手段,比如对经文的提问(何时何地何人何情何理、如何做到…),多面观察(通过不同角度和视野考察主题),或者形式推理(演绎或归纳)。至少,提供主题的经文应该清楚地阐明了这一主题,否则经文就成为掩盖传道人自己意图的借口。 有人认为,主题式讲道有下列的好处: 允许传道人完整的考察一个主题。 训练传道人拥有更广阔的视野。 主题式讲道在演讲上更口语化,更加自然。 确保主题的连贯性。 传道人也应该意识到,主题式讲道存在某些潜在的不利之处。 仅有有限的主题可以选择(指较为宽泛的主题-subject,而非狭义上的主题-theme)。 虽然并非次次如此,但它有时候显露出圣经上的浅薄。主题式讲道有忽略经文上下文的危险。若情况如此,长期主题式讲道无助于会众整合圣经与神学洞见。 有可能导致讲章的连贯性仅在于与一个宽泛的主题有关。一般来说,一个主题无法在一篇讲道中得到充分处理,需要进一步的限定处理的范畴。(如果已经列出主要命题,则此项批评不成立。) 有时候人们以为,最伟大的讲道都是主题式的,最伟大的传道人都以主题式讲道为主。尽管不错,有不少所谓伟大的“讲道集”的内容偏于主题式,但这里的因果关系并不明确。这些传道人被收录在文集中,是因为他们采用主题式讲道吗?还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伟大的传道人,无论采用什么样的讲道形式都能处理的很好。他们中的许多人几乎一贯采用主题式,因为那是他们时代的讲道特点,也是他们服侍的主要领域所决定。在教会历史的许多时期里,主题式比其他的方式更为流行。(迄今为止,出版的最详细考察讲道的文献,是13卷的“20个世纪的伟大讲道”一书。在其中考察的95个出色的传道人中,大部分人都是主题式。有名的例外包括路德,加尔文,司布真,麦克莱恩等。) 尽管许多神学上的保守派忽略或者瞧不起主题式,但我们需要知道,许多教义和伦理学的主题,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处理。有时,甚至必须采用主题式讲道!按照传统意义上的释经式讲道,我们很难处理诸如堕胎、同性恋、或者死刑的话题。从教义的角度看,有些话题,比如神的属性,看起来似乎也需要主题式讲道。 若有人采用主题式来处理一个主题,他必须确保自己所沟通的概念基于圣经的真理,因为圣经是任何讲道的权柄所在。 文本式讲道 文本式讲道只采用一两节经文,其主要点来自经文本身,通常是经文中重要性相等的短语或子句。主要点围绕着经文所呈现的主题,而次要点则或者从经文推导出来,或更为常见的,来自于平行经文或圣经以外。… Read More »传统讲章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