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二职业

trees and soil during day

一周的会议,3天的朋友圈

常常学习的“创造科学”公众号突然被封了。当然,我是很惋惜这中文世界最顶尖的科学期刊遭遇如此不公的待遇。在朋友圈里随口悼念说,“江湖寂寞。低端护教学无处安放的灵魂。望早日转世。”

people riding carousel in park

归去来兮,田园浆糊

我的朋友艾莉在朋友圈推广阿甲的希腊文课程说,“这课程含金量很高”。我赞成这句话,所以留言说,“是的,含金量很高”。30秒后,艾莉把我的留言删了……

城墙上的哀歌(10)|“抄作业”?

最近重听从前的唱片,翻到Led Zeppelin乐队那首不朽的“Stairway to Heaven”。对于这首歌来说,今天(2020.3.10)是个重大的日子,因为Led Zeppelin在美国的巡回法院赢得了一场重大的版权官司。

事工哲学(5)—to full or not to full, it’s about tim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

从20岁开始工作以来,从来没有全职过一天。请参考我的这篇文章:兼职是一种病。这不是吗,守着Angela睡觉的时候,只有兼职码字。总算睡着了,我要按publish按钮了:

Read More »事工哲学(5)—to full or not to full, it’s about time

后遗症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老爸生病的后遗症是,我上月的翻译稿出了质量问题,被出版公司拒绝了。 看来一边当护工,一边当翻译还是有点顾不过来。 最近只能把进度停下来,重新校对一遍以前的译稿。 时间越来越紧张,11月要开始预备以赛亚书的作业,12月1日截止日期。而最近也想好好预备讲道的经文,尽可能利用这段时间把教会的基础建立好一些。 非常充实,非常充实中。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