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思

black cow on green grass field

“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近来喜欢造句,比如“要么……要么……”体。 美国重要的社会学家Seymour Martin Lipset说,“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所以,我们就常常造出各种句子: 惟知中国者,乃不知秦汉,无论魏晋。 只知道一种文化的,对文化一无所知。 只懂一门外语的,一门外语也不懂。 只懂“唯独恩典”的人,其实不过律法主义者而已。 …… 谈到《词汇量的匮乏》,今天提到美国教会里的基督徒不会把自己的妻子称为“sister”,或者把自己的丈夫称为“brother”,也不会有“today a sister and a… Read More »“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sunlight on floor

教师节与生气日期

Taotao读书期间不修边幅,发型散乱,尽然穿白衣照相发图,我批评他“象貌如同闪电,衣服洁白如雪”(马太福音 28:3)。

close up photo of blue liquid

惊梦

程婴老师曰:“死易,立孤难耳。” 轰轰烈烈是容易的,敬虔端正而又平安无事的度日是不容易的。李宗盛老师说,相爱是容易的,相处是困难的,分手是容易的,可是等待~是困难的。所以他总是平白无故地难过起来,还写了一首歌。

tax documents on the table

事工哲学(101) | 今年的退税

若能力许可,我不希望我们家的孩子们将来是靠着“中国传道人”子女的名义拿着专项奖学金进了大学,否则对于同一个教会里那些处境相似、一起同工和服事多年的普通家庭,未免会产生一点微妙的化学反应。我们家选择自己工作来支持事工的双职服事方式,也鼓励我们的同工这样服事,将来孩子们的学费问题如何解决,算是这个长期探索项目是否可以复制的指标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