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宣教

facade of ancient roman catholic church on sunny day

MMC工作坊报名

按:MMC工作坊还是定在4月26日周一下午14:00-16:00,每周一次。端午节前结束。可以报名了。这是为了推动宣教和植堂而开设的工作坊。7月的“释经讲道工作坊”针对教会讲台,10月的“赐予生命的领导力工作坊”针对教会事工和领袖的属灵建造。我今年的事工计划就这些,剩下就是翻译养家和在家教育了。

事工哲学(5)—to full or not to full, it’s about tim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

从20岁开始工作以来,从来没有全职过一天。请参考我的这篇文章:兼职是一种病。这不是吗,守着Angela睡觉的时候,只有兼职码字。总算睡着了,我要按publish按钮了:

Read More »事工哲学(5)—to full or not to full, it’s about time

谁可以施洗?——Tim牧师的故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Tim是PCA按立的教导长老,几年前离开了教会牧师的职位,开始在Midland一带植堂。 我们在一次休斯顿的T4T中级培训上偶然相遇,发现原来从前就认识。我们都是CIU毕业的,而且我曾经在他原来的教会访问过几次。 这次研讨会的主要议题之一是“阻碍教会植堂的因素”。研讨的方法是列举一个教会应该有的所有功能,比如施洗,圣餐,奉献,讲道,祷告,团契,敬拜,确定和培养领袖,等等。 然后每个人反思自己教会在植堂的时候,通常会控制那些权力,迟迟不交给派出植堂的小组或者新建立的教会。 不愿意释放权力的后果,就是母会的资源一直被占用,而新教会很久不能独立。于是“倍增”就变成了一句美好的口号。 关于洗礼,我们分组将新约中所有关于洗礼的段落全部找出来,一个案例一个案例的分析: 谁给予新信徒洗礼?他的身份和教会里的职分是什么? 谁接受洗礼? 洗礼的时候,这人(及其家人)信主多久了? 从新约的证据看来,给人施洗的有使徒(彼得),执事(腓利),平信徒(亚拿尼亚),宣教士(保罗)等等;接受洗礼的人有时候半夜也立刻受洗,路上也要求洗礼。 Tim给我说了一个有趣的问题。他在讨论这个话题时,专门查询了PCA的规定——需要一个在话语上服侍的牧师(教导长老)才能给人洗礼。于是他就去看这样做的理由: The reason for this is that the Sacraments are official ordinances of… Read More »谁可以施洗?——Tim牧师的故事

Logos周年反思(9)——宣教机构有什么用?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1 有几个人从犹太下来,教训弟兄们说:你们若不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不能得救。
1 But some men came down from Judea and were teaching the brothers, “Unless you are circumcised according to the custom of Moses, you cannot be saved.”
2 保罗、巴拿巴与他们大大的纷争辩论;众门徒就定规,叫保罗、巴拿巴和本会中几个人,为所辩论的,上耶路撒冷去见使徒和长老。
2 And after Paul and Barnabas had no small dissension and debate with them, Paul and Barnabas and some of the others were appointed to go up to Jerusalem to the apostles and the elders about this question.

……

22 那时,使徒和长老并全教会定意从他们中间拣选人,差他们和保罗、巴拿巴同往安提阿去;所拣选的就是称呼巴撒巴的犹大和西拉。这两个人在弟兄中是作首领的。
22 Then it seemed good to the apostles and the elders, with the whole church, to choose men from among them and send them to Antioch with Paul and Barnabas. They sent Judas called Barsabbas, and Silas, leading men among the brothers,

……

Read More »Logos周年反思(9)——宣教机构有什么用?

需要什么样的宣教机构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今天和Emma讨论从前教会的事态,突然想起(OKay,如果你太属灵了,请自行将“突然想起”替换为“圣灵提醒”)这个问题:需要什么样的宣教机构? 我知道有些宣教机构的目的就是为了宣教士转账,基本上不培训、不监督、不关心、不管理。我一开始也想找一个这样的机构来帮助我,方便募款。幸好我在美国的教会负责财务的Steve长老是一位具有丰富NGO管理经验的弟兄,他坚持要和我寻找的机构联系,要求这家韩国宣教机构在美国的分支机构出示IRS的NGO确认函。 (顺便说一句,在美国所有NGO的账务必须公开,任何人都可以查询。IRS的确认函也是公共文件,一旦有人要求查看,机构有义务出示。) 但是就这么一件简单合法的事情,我在中国教会的牧师介绍给我的这家宣教机构却回应缓慢,一开始说按照惯例他们不予出示,后来说这封信搬家的时候掉了,后来又要求将支票寄给与他们网上公开注册地址不同州的另一个地点。如此等等,不仅Steve起了疑,而且另一位关心我的弟兄Bob也开始怀疑起来。他们几乎同时告诉我,这个机构不靠谱。 与此同时,Steve继续耐心地要求这家机构出示IRS的确认函,并告诉他们这是法律要求的,他们不能拒绝。他最后得到的结果是一封略带恼怒的邮件,说他们不再帮助我了,爱谁谁去。 ×××××××××××××××××××××××××× 回过头来反思,如果当时选择了这样一家机构,现在估计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因为没有好的机构作为监督,宣教士就几乎不受任何制约,在宣教工场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另一方面,一个不靠谱的宣教机构若不能提供宣教士关怀(member care),那么很多伤害、心理咨询的需要也不知道如何解决。 对此问题的反思是,宣教士应当寻找一个靠谱的宣教机构,主动给自己加上监督和负责任的约束。这样才能比较好的管理自己,更好地在宣教工场服侍。 ×××××××××××××××××××××××××× 至于那些仅有一个名字,一个规划和愿景的所谓“机构”,那些空中楼阁和纸上画饼,没有任何监督、财务管理、成员关怀的二人转机构,也许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加入其中。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