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在家教育

black framed eyeglasses on white printer paper

在家教育(10)|以教育为理由的“难民”叙事

我现在每天都为了这个教会的状况祷告,希望作为一个特殊个案,他们最终可以安置下来,获得他们追求的那些目标。但坦率地说,我很不赞成媒体呈现的整个叙事。如果这样的叙事成立,这种做法成为一种英雄主义行为,在我看来,无疑是对“五月花”的误解。

orange paper boat on white surface

在家教育(9)|“五月花”的误解

一个充满误会的复杂叙事,因为各种不得已的情势和许多拿不上台面的理由,一步一步走向某种不可能很好解决的困境。借此讨论教育处境的误解。

monkey head sketch

在家教育(8.5)|被猴子审判,也将被孩子审判

我就是这样理解基要主义历史的。随着整个世界逐渐进入现代,某些500年前的古典神学和古典教育已经无法回应,所以有一些心中焦急的基督徒走上了基要主义。在猴子审判的惨败和公众形象受到很大损害的前景之下,他们开始走基要主义路线,提前抛弃了这个世界。(这是美国往事,实际上和我们断裂了1949之前传统的中国新兴城市基要派关系不大。)

macro photography of brown and black lost cat signage on black bare tree

在家教育(8)|自由的代价

教育的选择是一个基本的社会逻辑问题,在中国以反公立教育为出发点的博雅或古典,大抵是一根3D的莫比乌斯带罢了。在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者中间有一定社会基础的“Logos”学校,换一个处境就可能成为失落的技艺,变成”Loos“的在家古典教育。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