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哲学

第一印象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 / 昨天一个学生说到周国平,口称“国学大师”,并拿着他的文章中关于圣经,旧约,耶稣等的评论来当作自己对圣经的理解。 我有点吃惊于她介绍的观点,就快速的google 了这个名字,看到大约数年前陈鲁豫的一篇采访文章(http://sports.eastday.com/eastday/node7209/node7248/node7363/userobject1ai585857.html)。 凭着第一印象,我说我不喜欢这个人。如果鲁豫的采访是真诚的,周的回答也是真诚的,那么他是这样的生活状态: 他抛弃了早年的结发妻子,在北京读书期间和另一个女人同居。这时他将自己的第二个女人称为自己的初恋。三角关系拖延近10年之后,离婚和第二个太太结婚。 以后有了妞妞,因为恶性肿瘤,夫妻俩放任不治,1岁半时孩子去世。据说是孩子在父母怀里停止了微笑。这种诗一样的语言无法掩盖残忍谋杀的事实。 这样的无情放任,自然导致夫妻关系恶化。他不能修复,于是放任妻子出轨,协议离婚。 以后和采访自己的女学生结婚,有了第二个孩子,过着今生今世自己最想过的生活。 ××××××××× 我告诉我的学生,我不喜欢这个人。凭着第一印象,我几乎可以说我觉得恶心。 如果要找一个借口给他,他的行为是研究尼采造成的?另外,他不是国学大师吧,而是一个研究哲学的人。 他无情地伤害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毫无怜悯之心。我相信他的文字也很可能会伤害他第三个妻子和第二个孩子。 ×××××××××××× 不要效法这个人。

An exhortation to pursue knowledge 对寻求知识的劝勉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今天的翻译片段,请求评论。Request of Comments. Preview的内容,请尊重译者的版权。 ××××××××××× Marsilio Ficino to Niccolo degli Albizzi: greetings. 马奇里奥·斐奇诺致Albizzi的尼库洛:问安。 You have heard that proverb, my dear Niccolo: Nothing is… Read More »An exhortation to pursue knowledge 对寻求知识的劝勉

On the wise and fortunate man 论聪明幸运之人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以雅各的神为帮助、仰望耶和华―他 神的,这人便为有福! / 翻译之苦,不是同道之人,难以理解。回来工作一个小时,就只得这么一小段。本来倒是快速,却到了最后一句,“He tastes nothing, Serafico, who has not tasted for himself”,卡住了。请教Emma,也不得其门而入。试了4、5种译法都不满意,20分钟就过去了。 这些工作是为神做的,是为更多地了解神而做的。289个汉字,或可得稿酬20元。实在是值不得什么。但是我还是发现,每日注册帐号的时候敲敲成语,大有好处呀。 ××××××× 正要睡觉,Jason来了。蒙他友好的指正,“He tastes nothing, Serafico, who has not tasted for… Read More »On the wise and fortunate man 论聪明幸运之人

艺术的作用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贺拉斯说艺术的作用在“甜美”与“有用”上。 在theory of literature中有这样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话: 我们完全可以怀疑低级文学(如通俗文学)是否“有用”或“有教育意义”。他们通常被人认为只是对现实的“逃避”和“娱乐”。不过他们是否有用,必须根据低级文学的读者情况来回答,而不能以“好文学”的读者水平为准。……知识水平最低的小说读者……至少存在着某种基本的求知欲,……而逃避现实的梦想可以帮助读者涤除他对所处的环境的讨厌情绪;艺术家只要纯真的写作,就可以……产生巨大的启发性。 也许这就是答案,一切艺术,对于他的适合使用者来说,都是“甜美”和“有用”的。也就是说,艺术所表现的东西,优于使用者自己进行的幻想或思考;艺术以其技巧,表现类似于使用者自己幻想或思考的东西,他们在欣赏这种表现的过程中如释重负,得到了快感。 ××××××××××××××××××× 有的时候我们嘲笑了读一点社科类杂志的凤姐们;有的时候中文系才子兼协勤simon也会嘲笑一下我们读金庸(他没有嘲笑,但是轻松的说自己重来不读金庸,语气和王朔或者王蒙差不多);有的时候我也想嘲笑eric没有文化。 但是我们一起唱爱情买卖吧,如果这就是现在我们的想法。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