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写作

small pebbles on sandy beach in daylight

不用句号的写作

按照王国维老先生的说法,“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
也许我们这一代(谢谢,我们是最后一代)之文学,就是不要句号的文学吧,是不是应该称为短视频文学或贯口文学。

念力兵械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

陶陶的写作是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的。也许他奶奶还保留着那时的纸本和纸本上的故事。

有一段时间,他每周末回来看我。我们在翠堤春晓的院子里一圈一圈地散步,随意谈论各种问题。更早的记忆?我还记得他1岁的时候,我抱着他在阳台上看炊烟,3岁的时候抱着他在公共汽车上解释大爆炸理论的情景。这就是我给他的所有教育。

Read More »念力兵械

严肃的写作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1John 1:1 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 2 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證,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 3 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 4 我们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使你们(有古卷作:我们)的喜乐充足。 / 论到马奇里奥·斐奇诺,我最喜欢他写作的态度。他是那个时代很多严肃写作的神学家之一。他的每一封书信,都积极向上(我说的是真正向上,指向创造天地的神)。他从来不劝人为恶,总是劝人归向神。 我的朋友老男曾经劝过目前已经失踪的艺术家A,告诉他不要成天碎片化的写微博上推,因为这样不能形成完整思想的,也不能造成严肃的影响。应该严肃的写作。言犹在耳,A就消失了,20多天没有回来。 ×××××××××× 于是觉得郁闷,觉得有点无话可说,大家都陷入一种可能被失踪的恐怖中。李庄案最后这么解决,似乎一线希望。我倒是悲观地觉得,如果不是上海的集卡工人们为了自己的生存而罢工抗争一下,让其他问题变得不那么重要,李庄案可能不是那么容易就撤诉。 在弗洛伦萨的自由气氛中,斐奇诺按照自己的意愿,为了自己的神而写作,讲道。但是我们这个时代,要坚持严肃的写作大约有点不容易。 所以我只是在我的有限的生命中,力图要做一点和有限无关的事情。我不想在生命结束的时候,什么值得做的事情都没有留下。 ××××××××××× 最近看看网上的视频,外经贸大学的学工部官员痛斥学者熊培云先生,突然觉得我能站在讲台上,给我的学生们讲讲课,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真是一件乐事。每一年,如果能有两三个学生受到一点点影响,他们日后见面还肯称我一声老师,这件工作就值得做了。如果他们因此而认识到生命的更高价值,那么就完全没有遗憾。 但是我不是先知,所以我很少严肃地写作。我的文字永远都是碎片,不成样子。这个微博流行的时代,大约不需要什么不是碎片的思想。有思想的人全部失踪不见了。 我可以严肃地准备每周的讲道稿,不过不是我说话,而是为了神的代言。还有翻译是严肃的,因为斐奇诺值得现在的年轻人读。还有blog是严肃的,但是不是对读者,而是对自己。还有祷告是严肃的,这个以后再说。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