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

日记:制糖一年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制糖已然一年,是时候写点小结作为纪念。   去年这时候,拖家带口来到西湖边。满满一货车厢装的不只是我们的行李,更是我们的满腔期待与满心疑虑。面对未知,我们既期待上主会做什么超乎人理解的工作,又暗自忖度,在掂量过自己的斤两之后定下一个惴惴不安的小目标。   感恩的是,小目标基本达成,这也验证了一套… 日记:制糖一年

brown wooden board

观念的批判似乎总是观念史的批判

是否创造异质感的观念,守住自我的独特之处,以某种沁入式策略慢慢推动更多的人了解这种传统;还是以流行的文化或现存的(比如新教)观念为化用,利用已有的基础来宣教。

mount kilimanjaro in tanzania

事工哲学(131)|失焦的视角

我现在比较少说”中国问题“,在读书会或各种讨论会上,最多会说”我观察到这样的现象……“或者”我这里有一个这样的案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