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

low angle view of cat on tree

事工哲学(128)|《信任崩塌》后的脆弱互信

我就要用“云端猫”做压图。来打我呀!
宗教创伤以后不容易建立信任感。而医治几乎完全取决于如何重建信任,如何安全地叙述和整理自己的经验。另一方面,被人信任是一个很大的负担。耶稣被人用石头打过,想要把他推下山。后来他也不大肯信任人了,甚至因为别人要信他而四处流窜(Jn 2:23-25)。

mirror with text overlay

贴经文

我很疑惑大段贴经文的人是不是都受过田园“以经解经”训练,以为将不同的经文抽离上下文,随意放在一起,就是宇宙最强的论证手段了。但最近的文化趋势时,贴经文将成为大家最为厌烦的事情。

tilt shift lens photography of stone

事工哲学(127)|一个Introvert对微信朋友圈的使用

我希望看到我的朋友都开自己的公众号,将自己的观点好好地呈现出来。这才是辩护的意义所在。朋友圈是分享、友谊和调侃的地方,我从来就没在朋友圈里正经过。至于辩护的时机,我也希望按照自己的时间和安排,不希望临时而勉强地回应。如果朋友圈有冒犯之处,再次恳求大家屏蔽这位“暴躁的”张牧师。

低端护教学(17)|不说谎会死吗?中国考古队发现假方舟!

我一直觉得,中国的创造论者比美国的同行更加不诚实,或者信息滞后。创造论或许是很好的东西(毕竟,一个人的信念是无可厚非的),但靠着说谎和造假,是无法让人接受创造论的。做点正事吧。 
看看我翻译的这些文章就知道,说谎的创造论者在别人眼中是多么可笑,几乎没有人认真对待他们,尽都是嘲笑挖苦。是呀,何苦呢?

gray and black skateboard

神学翻译杂谈(36)|译后编辑时代真的到来了吗?

其他业界做翻译的,叫做“汉化组”,汉化组基本上使用业余时间,免费工作,用爱发电,小至中学生,大至中年社畜。现在DeepL的功能越来越完善,强行提高全职翻译酬劳根本是一个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的选项。就和强行提高农产品价格,补贴亏损的全职自耕农一样,神学出版业又不是政府,有那么多钱吗?翻译就应该是一件业余工作,真正需要全职投入的是参与改善翻译AI的算法吧,人工负责校对和润色就好了,现在翻译界真的需要拿那么多学位的人来做全职吗?

red field summer agriculture

神学翻译杂谈(35)|传道人的文字能力

按:我不太发表自己的讲章。是为藏拙。但传道人以话语为服侍工具,对于语言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至少需要意识到不断提高语言表达和沟通能力的必要性。近来读一些(相对)年轻的传道人、译者和神学生的文字,颇觉不安。
作为一位常年编辑大量译文的非高级编审,我也接触过许多有同感的编辑和资深译者。本文亦作为“神学翻译杂谈”的一篇吧。不另开副本了。

aerial photography of concrete road

非“主(zhu)内(liu)”写作

必须多看我的公号(以及https://eddyemma.com.或者两个都看,或者先看一个,再跳转另一个),你一定会醒悟过来,看透这个世界的真相。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