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ion

低端护教学(14)|“年老地球”派的一次惨败

你无法和“民科”讨论哥德巴赫猜想,也无法评审无数宣称用自行车登月的方案,这是中科院早已有定见的。我读计算机博士的时候差点放弃,因为我的一位做故障诊断的导师坚持认为NP = P是有可能得证的,而另一位做计算机科学的导师则认为图灵和歌德尔是对的——而我是一个数学家,平时消遣读物是Don Knuth的“编程的艺术”(Knuth也是一位基督徒,我一直想翻译他的护教学书籍玩呢)。

事工哲学(100)|MMC

其实我唯一的梦想,就是像Andy那样,在房顶上为了一群同伴赢得休息喝啤酒的机会,然后脸上带着谜之微笑躺平。Red拿酒来递在手中,Andy回答说,我戒了……

rocky coast near azure sea under cloudy sky

工作坊通知

每天都在等《信任崩塌》的更新,有点遗憾我之前没有看。不过想看这书的心情,就和追逐连载的小说时的心情是一样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