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mons

平衡的讲道(7-3-2)|用箴言讲道

箴言。与约伯记不同,箴言最好分为若干小段来讲道。箴言里大部分内容都是独立的短句,大体上与上下文没有关联。一般而言,在讲道的时候理解文本的背景十分重要,但对于一句单独的箴言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即使不是全无可能,也极为困难。

平衡的讲道(7-1)| 如何处理叙事文本

圣经文本中大概超过50%是叙事。旧约的十七卷历史书(从创世记到以斯帖记)主要是叙事,尽管其中也多少包含了一点诗歌、家谱、预言和律法条款。旧约先知书中也有不少叙事内容,有些段落还相当冗长。在新约里,福音书和使徒行传是叙事和布道演说的混合文体。因此我们很容易看见,至少50%的圣经——甚至可能接近60%——是对历史人物和事件的叙述。

平衡的讲道(6-2)|旧约的关键神学主题

除了圣经的不可分割性质之外,我们还必须强调:新约的许多重要教导都发端于希伯来圣经。许多关键的主题——既有教义上的也有伦理性的——都可以在旧约中找到,有时甚至比新约的论述还要详尽。例如,旧约对创造论的叙述就比新约详细充分许多。

平衡的讲道(4-4)|传道人的呼召

讲道哲学中除了必须个人正直之外,还需要考虑职业健全的问题。传道人必须理解并严肃对待几件事,因为这些事情乃是整个讲道工作的基础。这几件事情包括呼召、恩赐、对讲道重要性的认识、正确的动机和个人纪律。

平衡的讲道(4-2)|传道人的品格

在阅读圣经时,我们当不断地寻求并默想一切能使我们得造就的事。我们不可放纵自己的好奇心或钻研与我们灵魂无益的事。并且主也不喜悦教导于我们无益的事,唯喜悦教导我们敬虔的事:如何敬畏他的名、信靠他以及成圣,所以我们当唯独以圣经的教导为满足。

平衡的讲道(4-1)——传道人的灵性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若你没有感受的真理,只是虚伪的表达,绝不可能给予有力的讲道。你的讲道将是贫乏、干涩、乏味的渣滓—你的会众来时如何冷淡,离开时仍旧如何。对我自己而言,我不会就我一无所知的基督滔滔不绝地说上万言。那向神献上凡火的,他们的讲道不过增添自己将来的永罚。 使徒保罗的每封信开头,都会提醒读者他与基督的关系。尽管他意在正式的问安,但这些言词也阐明他为福音分辩和写作的权利,因为这是他的福音,正如也是他们的一样,他已经接受这福音,与自己成为一体(参哥林多后书 4:3;帖撒罗尼迦前书 1:5)。 我们从保罗写给年轻牧师提摩太的第二封信,可以看出他对福音深刻的体认。他这样说: >你要纪念耶稣基督乃是大卫的后裔,他从死里复活,正合乎我所传的福音。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绑,象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却不被捆绑。所以我为选民凡事忍耐,叫他们也可以得着那在基督耶稣里的救恩和永远的荣耀(提后 2:8-10)。 对于保罗来说,福音并非抽象的真理,引人就宗教问题展开有趣的讨论。福音是关系生死的大事。他曾亲自经历了福音拯救的大能,投身其中,无论付出何种代价,都要尽可能向更多的人分享福音(见林后 6:3-10)。 传道人像保罗那样亲身经历福音带来的属灵救赎和更新,让自己深植于福音之中,乃是一件绝对必要的事情。若非在福音中亲自遇见基督,传道人最多不过是模糊地看到某种属灵现实,绝不可能说服他人接受福音之奇妙与必须。 传道人除了是一位借着福音与基督联合的人之外,还必须与基督保持亲密的个人关系。这种关系需要通过读经、默想和祷告等属灵操练慢慢地培养起来。与所有人际关系一样,我们与基督的关系也需要付出努力,需要我们在神的事情上投入时间和精力。钟马田曾在伦敦威斯敏斯特教会的罗马书讲道系列中讲过一篇道,鼓励听众通过有意识的、持续不断的努力来与神建立关系,好让自己真实地遇见永生的上帝,改变自己的生命。 >……让上帝有机会对你说话。祂会借着圣经与你相遇,祂定会对你讲话。给祂时间,给祂地点,给祂机会。将其他事情全都放下,对别的人说,‘我无法满足你的要求;我有另一个约会,我知道祂正要来见我,而我正在等祂。’ 重要的是,我们需要认识到灵性与我们与神的关系有关,而不是与属神的事物,比如教会或事工有关。我们完全可能爱上了基督教,但却毫无灵性可言。 有没有人爱事工更甚于爱上帝?对某些人而言,说自己热爱事工不过是一种夸张的言辞。我们对待事工的感情常常摇摆不定,爱恨交织。当我离开教牧事工,开始在神学院教书之后,我开始有了这样的感受。于是我意识到,其实我深爱着教牧事工,超乎我从前的想象。后来,我经过了差不多两年的悲痛过程。在此之前,我参加教会的礼拜心中会有些许的渴望甚至嫉妒。因此我理解了会众制教会的牧师歌本哈维(Martin Copenhaver)从前所说的: >我正面临爱上事工之危险……我爱上了牧养事工中所有乱成一团的事工。我一向知道自己喜欢重要的事工:敬拜、呼召、教导、咨询、讲道、研经和梦想。但我也开始爱上其他的事情:喝着咖啡闲聊;气质不凡的唱诗班指挥和脏兮兮的盲眼敲钟人;握住伤痛之人的手;制止贪婪的手;天真无邪地问我问题的孩子们;坚持叫我“年轻人”的银发老妇;像“纽约时报”一样装订整齐、厚厚一摞的事工安排日历;坚信礼培训班上的傻笑。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但是有时候我甚至喜欢上了参加执委会和事工委员会的会议。 爱上教牧事工本身并不是什么特别需要警惕的事情。事实上,若不是真心喜爱服侍,牧师的工作会让人倍感煎熬。真正的危险在于,我们很容易认为自己对事工的喜爱就是在爱神!二者绝非同义词。 事工仅仅是手段。事工的目的才是上帝。我们当爱上帝胜过一切,而不应当爱那接近他的手段过于爱他。爱事工胜过爱神,乃是一种应当警惕的偶像崇拜,否则我们有一天可能以我们服侍的上帝之名,行出拜偶像之实。 当有人询问基督何为真正的敬虔时,他引用申命记 6:5回答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神(可 12:30)。这句话无论在摩西的时代、耶稣的时代还是我们的时代,都没有过时。任何人,包括牧师在内,都当重视这句话,因它构成了我们永不改变的标准。甚至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诸如我们的配偶、孩子甚至蒙召做牧师-教师的职分,都不能干扰我们与主的关系。他当常做我们热爱的焦点,承受我们最深的爱。 爱神并非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神学院的训练甚至被按立为牧师,都不能自动让人爱神。这种感情也很少是一时冲动,所谓属灵的“一见钟情”。相反,我们需要更深地了解他的话语和事工,才能渐渐地越发爱他。唯有在默想与祷告中花费时间与他同在,而不是单单参与他的事奉,才能培养出爱他的感情。巴斯德(Richard Baxter)曾经写到: >亲爱的弟兄们,当警惕你们自己的心!远避罪恶的情欲,逃离世界的引诱:保持信心与爱的生活;多多地留在家里:多多地与神同在……更特别的是,牧师在走上讲台给会众讲道之前,心里应当首先感受到特别的疼痛。心若冰冷,如何能够温暖听众的心。去吧,去神的前面寻求生命吧……… Read More »平衡的讲道(4-1)——传道人的灵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