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inistries

Bootstrap

被bootstrap折磨了一周。对了,还有牙痛一起折磨的。 然后我就发现自己真的落伍了,不知道现在的服务器和浏览器,开发语言和开发工具都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整个一周,什么事情也没有做,就在折腾apache。有的时候是文件权限不对,有的时候是路径不对,有的时候是ftp上传的权限不对。 终于一切都搞好了,css又不对了。我查询google,居然没有任何人涉及到这个问题。最后,不知道怎么从chrome神奇的f12里打开了网络监控,发现是我调用的cdn是http://开头的,所以被chrome当作混合内容直接地、安静地屏蔽了。 哎,这就是全部使用https://的附加效果。 把这个事情一修改,一切都好了。

Clarity

可能我的职业生涯里,就只写过两个程序。一个是为了贵州铝厂写的蒸发器故障诊断系统,一个是为了小猫漪漪写的剑侠情缘自动练级打怪合成玄晶自动交易系统。 要说开发网站,还是在1999年开发网上解放碑的时候。现在的技术和当时的技术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基本上是推倒重来了。 ******************************************** 为了Clarity,最近重起炉灶。过程如下: 先去GoDaddy买了一个域名,第一年只要0.99美元。然后顺手从GoDaddy的DNS指向我的VPS,也是0.99美元,但是月付。 然后上cloud.atlantic.net, 重做了系统为debian 8.3。 SSH上去,先在/etc/apt/sources.list 里加上一行: deb http://ftp.debian.org/debian jessie-backports main 然后 apt-get update. 接着就装LAMP,全部缺省配置。 然后去 https://certbot.eff.org/#debianjessie-apache 选择debian+apache 的免费https认证服务。 接下来,安装vsftpd. 创建一个ftp账号:eddy 在home/eddy下,… Read More »Clarity

事工和家庭的平衡

我和Emma商量,不管事工有多忙,一周最多出去三个晚上。其他时间我要尽量和家人待在一起。 从长远来看,几个孩子是我们最重要的事工。而且这个事工只有我们自己做,无人可以替代。有的时候我看着孩子淘气,心里很生气,也会发火。但是越是这样,我越想多和他们在一起,看着他们长大。 ***************************************** 关于全职侍奉的问题,我经常听到这样的玩笑,“我们雇了一个全职牧师,还免费得到一个师母。” 但是我的事工理念是这样的。在接受一个牧职之前,我会和教会讨论我事工的边界。主要的问题是,一个全职的牧师一周应该工作几个小时,以及教会期待一个牧师完成那些工作。 然后我们会讨论每个事工所需要的时间。例如讲道的预备需要多长时间,探访需要多少时间,主日学的教导和预备需要的时间,门徒训练需要的时间,行政管理的时间等等。另外,教会是否期待牧师有灵修和祷告的时间,是否期待牧师的家庭堪为别的家庭的榜样,夫妻关系良好,孩子们顺服父母、敬虔度日。 通常这样分解一下,教会的领导层就会清楚地知道,有的时候他们期望牧师可以一周工作70个小时或者更长,才能满足所有的期待。事实上,任何人都不可能走上讲台就讲一篇深入人心又符合圣经的讲道而不需要任何预备的时间、研经的时间和祷告的时间。 这是我在CIU学习教牧领导学的时候,从Dr King那里学来的最重要的功课之一。Dr King说,要让事工能够长期的坚持,不会很快就失去兴趣或者在健康和精神上崩溃,就需要管理好时间,分配好精力,特别是需要过一种工作和放松交替的、有节奏的生活。 *********************************************** 作为一个工作狂,我刚到的第一周就有了要burning out的感觉。到了周六的晚上,终于放弃了出门锻炼身体和祷告的习惯做法,直接就睡了。第二天早晨圣灵提醒我,我需要更好的生活节奏,减少一点紧张感。  

团契的方式

我们现在的聚会采用的是有机教会的基本聚会方式:小组要尽量小,大一点就要求分开;大家彼此监督守望;聚会的时候主要分享需要悔改的事项,一起祷告;然后是查经。 我们查经的方式是每周读25-30章圣经,若一本书只有5章,那么至少读5遍。聚会的时候,大家分享。 ******************************************************* 约翰一书1:1 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 2 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證,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给你们。 3 我们将所看见、所听见的传给你们,使你们与我们相交。我们乃是与父并他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 4 我们将这些话写给你们,使你们(有古卷作:我们)的喜乐充足。 5 神就是光,在他毫无黑暗。这是我们从主所听见、又报给你们的信息。 6 我们若说是与神相交,却仍在黑暗里行,就是说谎话,不行真理了。 7 我们若在光明中行,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他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8 我们若说自己无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 9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10 我们若说自己没有犯过罪,便是以神为说谎的,他的道也不在我们心里了。 ******************************************************** 我认为约翰一书是圣经中讨论团契生活的最佳材料之一。“相交”这个词出现了4词,原文就是“团契(fellowship)”的意思。… Read More »å›¢å¥‘的方式

朴素的神学教育观

刚读神学院的时候,我看到全校如此多的道学硕士,若干人毕业之后都不会做牧师,全职牧会,甚觉可惜,觉得美国的神学教育浪费太大。若在中国给我们这么多神学教育的机会,该多好呀。 那时对神学院也有一种敬畏感。申请的时候,以为见证写的不好,或者心里有什么“诡诈”,就会被识破,被拒绝。到了学校一看,情况并非如此,因为各种目的来读神学院的人多了去了。我们常常笑话说,读圣经咨询专业的大都是为了自己心理得医治的病人。 于是,读道学硕士的,都是为了自己灵魂得医治的病人,这样就通顺了。很多美国同学读书,并不为了学位或全职服侍,只是因为自己有兴趣更多的了解神。有些60多岁退休的老人,连续不断地读着各种学位,日复一日地在校园里转悠,也是这个目的。 我的想法就慢慢改变了,也开始推荐人读神学。至于他们是否有呼召进入全职服侍,这是他们和神去辩论的事情,就像耶利米或者摩西那样好了,至不济也学学约拿,都不是我的事情。我的任务就是向人们推荐好的神学教育资源,告诉他们,如果有爱神和进一步了解神的心思,有时间,能够负担学费,就可以考虑读神学。 我自己也继续保持一个学期学习一门神学课程的强度,不为了学位,就为了保持对神的话语的新鲜感。 ******************************************** 我指导的创世记到雅歌班,22个人已经有11个人不再交作业,算是退学的前兆。这些人都不是我鼓动学神学的。他们大多是没有时间!所以,通常我们需要寻找“FAT”的人,就是faithful,available,teachable,忠诚,有时间,可教的人,来做门徒训练。 对于很多基督徒来说,时间是妨碍他们学习神学的最大因素。不是钱,不是教育程度或者英文水平。于是我感谢主,居然赐给我时间。 ******************************************** 近来我要学习的课程是以赛亚书,读了John Oswalt 博士的专著,收获很大。至少对以赛亚的结构和神学主题有了一点了解,讲道和教导的时候都有了些许把握。 期待看到更多的基督徒开始读他们的第一门神学课程。

对每节经文提问

今天和从前的几个朋友一起查经,感谢朝飞陪着我。我们讨论了QT的问题。 以前我们使用的QT方法,按照我的判断,是很好的查经方式。不过,因为使用得机械的缘故,效果不算好。特别是“对每节经文提问,答案在经文内找到”这一条,经常让我们提出一些毫无益处的小学生问题,例如“谁变成盐柱了?”答案“罗德的妻子”。 “她怎么变成盐柱的?”“回头一望。” “她变成了什么?”“盐柱。” 因为这种问题,我的岳父说不喜欢参加我们的礼拜。他觉得听道就听道,把大家当作小学生作弄,毫无益处。 ************************************************** 用T4T的Sword方式,将问题集中在神要告诉我们的事情上,似乎是更有效的QT。 所谓宝剑法提问,分为四个方向。 剑尖指向天空,是要求查经者寻找经文中关于神,耶稣和神的国的叙述。 剑柄指向地面,是要求寻找经文中关于人,我或者我们的叙述。 左边的剑锋,让我们寻找神的真理,应许和命令。 右边的剑锋,让我们寻找我们需要顺服的命令,改变的行为,悔改的罪,以及效法的榜样。 ************************************************** 一般而言,我会额外询问大家几个问题。(这算是我的原创,不准翻版哈,不准外传哈。转载注明eddyemma.com首发哈,亲们!这个方法很珍贵,以后全世界的基督徒都会用的哈!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哈!) 神启示我们真理,让我们如何应用?应许呢?命令? 对于命令,大家都很容易回答, 是为了顺服。不过,耶稣还说过,凡我所教导的,都要教训他们遵守。 神的应许如何应用呢? 神的真理又如何应用呢? 开放性问题,欢迎大家交流。暂不揭晓我心里想到的答案。 ************************************************ 举例说明一下,这是今天丹婷任选的经文。 Mat 6:5 你们祷告的时候,不可象那假冒为善的人,爱站在会堂里和十字路口上祷告,故意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 Read More »å¯¹æ¯èŠ‚经文提问

FIFO

我唯一钦佩的计算机科学家是写“计算机编程艺术”的Knuth老先生,尽管他常常跳票,至今也没有写完他的7卷本。想想先生和我母亲同岁,已经77了,书才出到第4卷,心里就有点担心。不过老先生是基督徒,以后还有机会遇得到,也不着急。(冯诺依曼是按数学家资格进入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的,爱因斯坦则是以化学家的身份混进去的,还有哥德尔是逻辑学家。那时候的普林斯顿可真乱,不过Knuth是斯坦福的荣休教授,与此无关。) ************************************ FIFO,所谓“先进先出”队列,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数据结构。先进来的人就先离开,大家都在排队而已。 ************************************ 好了,谈教会制度。 有兴趣的同学, 应该自己读“Who runs the church: 4 Views of Church Government”,讨论的是四种典型的教会制度:主教制,长老制,会众制,以及会众主导的多长老制。 每种制度,由一位代表性的神学家来陈述立场,然后其他三人写短文批评,如此循环往复一圈,各种立场的诉求和圣经、传统根据都都清楚了。 我就是看了这本书,对以前教会的制度产生了一点思考,从此排进了FIFO队列。因为我理解的新约教会,应该是会众主导的多长老制。 两点:1、会众主导。2、多长老管理。 先不说长老如何产生,至少新约的教会里明确是多长老。有人能告诉我哪个教会只有一个长老吗?耶路撒冷教会有一群长老,至少从约翰书信和彼得书信看,他们都自称长老。不要说耶路撒冷教会只有雅各一个主任牧师的事情了,这样的解经别有用心。 (Acts 11:30 [Cuv/S]) 他们就这样行,把捐项託巴拿巴和扫罗送到众长老那里。 (Acts 15:6… Read More »FIFO

选人

(Jas 1:27 [Cuv/S]) 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 ************************************************* 据说,福音书里,耶稣每次遇到需要医治发疯病人的时候,总是用手去触摸。 在旧约中,大麻风是一种可怕的疾病,律法认为是因为罪造成的,所以特别不洁。麻风病人一般住在城外,若行走之间遇到别人,须得大喊“不洁!不洁!”以示警告。 正常人触摸麻风病人,就会变得一样的不洁净。所以人都不敢去摸他们。 ************************************************* 但是,耶稣的做法正好相反。他主动用手触摸麻风病人,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变得不洁,反而他手触摸的人变得洁净了。 教会若害怕世界,不敢接触世界,只是自己封闭在小小的圈子里,害怕被世俗污染,那么世界如何认识神的大能,认识到教会是一群被耶稣的血所洁净的人的集合? ************************************************ 2013年我暑期回国的时候,认识了LF。她和丈夫在我曾经的教会接受福音,信主,受洗。这个教会就是她的母会,是她唯一知道的教会。 可是,在我那年回国之前一个月,她的丈夫去世了。所以我花了不少时间与她沟通,安慰她。然后我就离开了重庆。 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北京的老师安排她离开了教会,打发她回娘家去了。后来我问了一下原因,不是因为她有任何过失,而是因为教会的规定,凡年轻的寡妇不能留在教会里。 理由是……我可以不说理由了吗?我只想骂粗口。我们的教会把一个没有过失的,刚刚失去丈夫的、以这个教会为自己的属灵家园的年轻寡妇赶出了教会,理由是莫须有地担心她在教会中造成不好的影响。 我可以说师母还要求不要再和这位姊妹联系吗?这也是教会一向的规定,凡离开教会的人,不要主动和他们联系。 ************************************************* 雅各书1:27 在神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 一个胆小的教会,既不能看顾患难中的孤儿寡妇,也无法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 一个连自己会中的年轻寡妇都要害怕的教会,哪里来的勇气可以接触世界! 不如归去……

神面前的责任

  早上Emma问我,为什么有些聪明的教授、医生、律师们也会被思维控制。(咳咳,我脸上防冷涂了蜡。) 我想了一想,说到我们最初学习CFY的方法时所受到的教导。 当时的培训是这样的:1)这种方法是最适合东方人信主的方法。2)不要自己修改任何地方,完全按照培训的方式做就行了(Emma是成功案例,让我想起‘此处插入一笑话’的典故)。3)如果修改了任何一处(事实上,我修改了不少地方,大韬也修改了若干地方,而我们是用这个方法最成功的人之二),而没有成功的带领人信主,那么我们就犯罪了。因为擅自篡改了神的福音信息,把本来神要拯救的人带入了地狱(阿弥陀佛,善哉善哉!)。4)如果我们严格的按照这个方法去做,就不用担心任何问题,因为不成功的责任就归在培训我们的人身上。最后自有他去神面前交账。 ********************************************** 看出什么来了?这种培训剥夺了责任感。 如果一个人盲目顺服,无条件顺服,立刻顺服,全面顺服,他/她就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可以不得罪神,可以享受一切恩典。但是他的问题正在于不用负担任何责任。 二战以后,很多站在审判席上的战犯都辩称,自己只是顺服元首的命令而已,没有任何责任。于是后来才有了枪口抬高一厘米之说。 没有人可以在神面前不承担自己的责任。那些想要推卸责任的人,就陷入到被控制的境地中,越陷越深,每天所知道的就是顺服别人的指令,即使良心不安,也要掩耳盗铃地说,这是神通过牧者来的指令,只需要顺服就行了。 ************************************************* (Heb 13:17 [Cuv/S]) 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儆醒,好象那将来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 顺便说一下这句经文,在一个不允许阅读别的参考书籍的地方,依靠单一的解释很容易引起误解。中文的“那些”,表示复数。这句话的意思绝对不是“你们要依从那个引导你们的人”,因为教会里绝对不应该只有一个绝对的权威。 其次,警醒并不是全面为你负责的意思,而是守望你们的灵魂之意。 再次,好像那将来要交账的人,这是一个比喻,并不是指你的帐真的会由他们(不是‘他’一个人)帮你交。 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按照圣经的语境,‘他们’绝对不是‘老师和师母’之意,而是多个长老之类的属灵带领者。) 最后,你们的目标不是要讨好他们,供养他们,让他们快乐。只是他们是否忧愁,或许可以成为你们属灵上是否成熟的参照。    

魔鬼在教会里利用你做了很多事

“自我审查”普遍指媒体在向公众发布讯息前,某些内容已受到媒体内部自己的审查,审查内容包括:政治、商业等。“自我审查”一词常常被狭义化为“政治自我审查”,对涉及某些政权或政治相关内容有所顾忌。自我审查同时意味着该媒体缺乏中立性、真实性、全面性,甚至可信性,而“自我审查”对于媒体机构来说,通常是一种贬义。——维基百科 *************************************************** 最近一段时间的博客里,我常常自我审查,害怕得罪或者伤害了朋友或者算不上朋友的朋友。不过到底也没什么需要审查的,我只是分享我的观点而已。 今天的聚会结束后,Sean说,不要再说以前的事情了,已经有点审美疲劳。我理解他的意思,的确不需要再在聚会的时候浪费大好时间来说这事了。下周我们继续读尼希米记两遍,看看神借着祂的话语会告诉我们什么。 *************************************************** 从另一个方面看,最近一直在反思过去的事情。以前因为离开JH而断了联系的朋友,都因为我的身份改变而慢慢建立了新的联系。他们离开的原因也慢慢揭晓。 有一位朋友离开JH,是因为在单独被面谈的时候,被责备说,“魔鬼在教会里利用你做了很多事”。她说,当时她感受到的完全不是爱,而是来自说话的人的深深的恨。于是她跑向海滩,在雨中摔了一跤,在礁石后躲着哭了两个小时。 后来盼盼去了,抱着她就哭,一句话也没有说。 后来就是被彻夜的询问,“你爱耶稣吗?” 后来就是清晨的长时间被悔改祷告。 后来就是被当众的悔改和分享。 …… 再后来……没有了。她离开了JH,去了圣爱堂,于是得到了许多的爱,从此过上了不被人定罪的生活。 ***************************************************** 哥林多前书13:1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 2 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甚么。 3 我若将所有的賙济穷人,又捨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 她说到过去,刚开了头,就说,我怎么又想哭了,就像当时一样。我心里很悲伤,悲伤得Decaf的拿铁也解释不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