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inistries

英文团契往事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有一个以前关系非常好的朋友昨天意外打来电话。他两周前悄悄到了夏洛特的RTS(改革宗神学院),预备开始数年的神学学习。他本来不想告诉我们,而是希望某一天悄悄地来到我们家门前,给我们一个惊喜。但是因为两周的时间他还没有完全安顿好,所以还是先来了电话告知一声。我和Emma笑话他,想要保持神秘感的想法完全占据了他的心,所以他居然没有想起来美国前联系我们,先问问我们是否有需要从国内带点什么需要的东西过来。他还是孩子的心态重呀。(我们最近正为了一件事情有点烦恼,就是忘记带结婚证到美国来。在给David办理旅行证明的时候,会有点麻烦。) 他刚刚来美国,什么都还没有预备好,车也没有,几乎寸步难行。Emma和我刚来的时候住在朴弟兄家里,得到很多帮助。但是我们还是曾经体会过刚来时候的不便,知道他所面临的困难。这样的时候,他最需要我们的关心和帮助。 正好今天是MLK day (马丁路德金日),国家假日,我们一家人有时间去探访了他。 ×××××××××××××××××××××× 昨天得到电话的时候,我和Emma都很高兴。挂了电话以后为了他祷告,我想起一件以前的往事。这位朋友曾经是我们在圣爱堂英文团契熟识的弟兄。那时我们一起每周二聚会,彼此关系很好。 我和Emma刚开始交往第一天的时候,曾经遇到过一件很大的困难,几乎影响到我和Emma的关系,靠着神的恩典,我们彼此的耐心和理解才度过。那时英文团契大多数朋友都站在Emma一边,但是唯有一个人给我打了电话来安慰和鼓励我,在我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给我非常多的帮助。可以说我能够和Emma最终走在一起,这个朋友对我们的帮助非常大。 ××××××××××××××××××××××× 中午的时候我们一起吃了饭,然后去了RTS的校园参观。 RTS在好几个城市有校区。夏洛特的校区不算大,原来是一间浸信会的教会,有4、5个建筑物,四周还有不少空地,环境非常漂亮。这里从1996年开始招生,一开始一年毕业10人左右,现在大约每年有30多个学生。 放假期间,学校没有什么人。不过招生办公室的老师很热心的带着我们到处参观介绍了学校的设施,教室,还有各个教授各自的专长和教授的课程。 参观结束后,我们坐在走廊上聊天,非常愉快。 我曾经开玩笑地告诉Emma,我们以前的英文团契非常好,大家都热心爱主。然后我说,主要是因为Eddy很热心的服侍,按着神的话语带领。Emma就取笑我骄傲。 但是看到又一位在英文团契认识的朋友放下自己的工作和事业专心学习神学,预备服侍主,Emma也忍不住说,我们英文团契真的很有意思,我们认识的成员里面好几位都决定要全时间事奉主了。然后她就说了几个弟兄姊妹的名字,至少有心意要参与服侍,或者还在寻求神的旨意。 我很高兴过去的朋友们也蒙了神的恩典,参与到事工中来。我也继续为了现在的英文团契祷告,希望同工们,成员们比我们以前聚会的时候更热心,生命更好。 ×××××××××××××××××××××× 今天的探访给我很多鼓励,我真高兴有一个朋友能够来到离我们这样近的地方学习神学,而且我们可以常常见面。 希望以前英文团契的朋友们想起来为了我们多祷告,愿神保守他在这里的学习和一切的需要。  

SCT-欢唱圣诞树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celebrate the season, celebrate the joy…… **************** 年底是最忙的季节。某著名诗人说,4月是个残忍的季节,院子里开满了丁香花(是艾略特吗?)但是,12月更残忍,所有的学期论文,期末考试,圣诞节演出一起来了。 the last month is the busiest. As Eliot says, April is the cruellest month, breeding… Read More »SCT-欢唱圣诞树

最近的语录摘抄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陈远:陕西孕妇一家被指是卖国贼,让我想起了一个历史故事,1925年一个深夜,洪业接到一个学生的电话说自己是卖国贼,求洪业救救他。故事原委不细说了,只记得洪业的回答是如此铿锵有力:你不会是卖国贼,卖国贼是达官贵人才能做的,你是学生没资格卖国,你一定把自己估错了。 雷颐:1978年刚改革开放时,有一个中国农业代表团访问美国,中方代表向美方代表说:“我们国家消灭了地主。”美方回答说:“是,你们消灭了地主,可我们消灭了贫农。”  Dadachong:198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 1995年,“计划生育好,政府帮养老”;2005年,“养老不能靠政府!”;2015年快到了,大家猜一下会喊什么呢?……网友回答:“再老也得养政府”!  ××××××××××××××××××××××× 其实,我最感兴趣的一个话题是我读大学的时候,某同龄的大学生因为某种原因出国了,现在是一个基督徒。她最近(近两个月前的某一天)发表了一个言论,说她原谅了那些当年让她出国的人。 因为她是一个公众人物,所以她的话引起了很多评论。很多人批评她,说那些犯罪的人还没有悔改的时候,说饶恕是对其他那些受害人的二次伤害。 我看到的最有力的反对意见之一,是汉娜·阿伦特一本旧书上说的:宽恕是有条件的。当对方认错,我们才向对方表示宽恕。宽恕需要一个条件,那就是我们拥有惩罚的能力。阿伦特说得好,我们无法宽恕那些我们无法惩罚的人。宽恕意味着放弃惩罚,如果我们本来就不具有惩罚的能力,那就谈不上宽恕。除非我们可以宽恕也可以不宽恕,我们选择了宽恕,那才叫宽恕。  我和Emma讨论,这样的情况下,到底怎样能按照圣经的原则来做。一个人成为基督徒以后,经过了20多年,她个人有没有可能真的宽恕了以前伤害她的那些人?但是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她有没有更好的方式表达这种宽恕?特别是大部分受害者不能理解的情况下,她这样的表述到底合适与否? 我们觉得,单方面的宽恕是耶稣的教导,因为不宽恕,其实就是在自己的心里加上了重担。自我的宽恕,乃是将审判的权柄交给神,这是真的基督徒应该做的。但是,另一方面,作为公众人物,也许要考虑这样的言论是否对别的人造成伤害的问题。 有点复杂,也很有意思。但是现在的言论,似乎一面倒地批评她做法不对。她也另外解释了自己的意思是个人的宽恕,不是要从法律意义上饶恕那些有罪的人。不过,误读她的人还是很多。

旅行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5 分钟Acts 5:39 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恐怕你们倒是攻击神了。 / 时差一直没调好,总是下午睡觉,一睡就是4个小时。有点累。 最近的事情很多,一直没有好好的整理一下。放假了以后,今天才找到假期的感觉。 ×××××××××××××××× 今天带着一家人去了Congeree 国家森林公园,这是南卡唯一的国家公园,而且免费。不过爸爸妈妈emma都不太满意,只有david和我很高兴。公园很大,我们走了10公里左右,只有1/10不到的地方。没有别的东西,就是森林和小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这是美国人最喜欢的运动,hiking。我抱着David,爸爸妈妈推着婴儿床,emma衔枚疾走,他们都觉得不好玩。 某个旅行杂志说这个公园是美国游人最少的国家公园,我觉得是优点,但是喜欢批评的人就觉得是缺点,宁愿去解放碑那种地方。 ××××××××××××××××× 周日先带着父母去了Shandon Church,然后我的朋友shen一家人来教会带着父母去了华人教会参加礼拜,以后又送了他们回来。shen一家是台湾人,他们今天就回台湾去拜访父母,主要是为了给父亲传福音。给父母传福音很难,不过作为子女总是想把最好的东西给自己的父母,难也要勉为一试。我为shen一家能够信主祷告。 在Shandon的大厅里,我们遇见一位老人主动和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是否是第一次来访者。交谈了几句,这位老人是一个退休的美国将军,二战的时候是飞虎队的成员,我说爸爸是中国空军退伍的,两个人很亲切,不过需要翻译。 下午我还是继续去了Shandon House,带领查经班。我们本周开始学习QT的方式。希望圣灵可以带领来参加查经的人都信主。 ××××××××××××××××××××××××× 周六是我们的朋友Scott一家邀请我们去了哥伦比亚river bank动物园和植物园。Scott是CIU的校友,不过他因为照顾家庭的原因,CIU没有读完就转到USC,读了一个学位找了工作养家。他的太太马上要生第5个孩子,但是前面4个孩子都是太太一个人在家里教导,所谓Home School。12岁的二女儿Ella是Emma的好朋友。 Scott一家送给David一个很好的婴儿推车,但是很复杂,我还需要研究怎么使用。 ×××××××××××××××××××× 周四带着妈妈去了HIS,看望了那里一周没有看到的朋友们。妈妈很高兴的去了,但是过了很久才弄清楚HIS的意思。… Read More »旅行

开工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他们正喜得不敢信,并且希奇; / 一学期过去了,基本调整到位。孩子也渐渐带着顺利,至少有了规律,至少给他说话,他会冲着你咧着嘴笑了,这带来很多快乐。 假期到了,学习暂时告一段落,其他工作开始了。 ×××××××××××××××× 这个月要完成的是斐奇诺书信集第二卷的翻译,目前进行到了注释和附录阶段,应该马上结束。下个月开始一周有三篇长文要翻译,是为了一个教会的培训做的。比较起来,斐奇诺是难多了,有一个句子我想了1个小时也不知道怎么搞。做这个工作基本上不用考虑挣钱的问题,完全是爱好。 相比起来,为了教会翻译的东西要好一些,至少纯熟迅速,不至于有什么地方出现障碍。当然难点也不少。希望通过这些工作,可以积累一点点学费,或者每天有冰激凌吃。 ×××××××××××××××× 服侍方面,也慢慢地开始正常进行了。周四去HIS吃饭,晚上到Lee家里bibleStudy,周三晚上去shandon的唱诗班排练,周日上午9点30到10:30唱诗班排练和主日赞美,10:30-11:30参加主日学学习,11:30-13:00参加礼拜。15:00-18:00到shandonHouse参加bibleStudy和EnglishCourse,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助的没有。周五晚通常去Aki家里。 没有什么很复杂的工作,比较以前还是轻松很多。但是到了下学期开学,晚上的时间就没有了。我的课全部在晚上,周二,周三(诗班排练),周四,周五晚上都有课。Emma的课全部在白天,这样我们轮流照顾David,不至于空档。 ×××××××××××××××××××××× 一切都甚好,期待快点学完了回来呀。 ×××××××××××××××××××××× 翻译难题(我想了一个小时,不知道怎么做最好。)欢迎在1小时之内解决的人给予帮助。 Behold, he who bore me inwardly away from myself,… Read More »开工

未知与已知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7 分钟41 有许多人来到他那里。他们说:约翰一件神蹟没有行过,但约翰指着这人所说的一切话都是真的。 42 在那里,信耶稣的人就多了。 / 主日的敬拜告一段落,这是今天讲道的结论。 一直想把这段时间的事情总结一下,但是居然一直没有时间,还有很多事情拖着没有做呢。晚上我的一位学生在QQ上说,张老师,看了你的blog,觉得你应该很快要走了吧。我就请他为了我去签证的事情祷告。正确的说法,如果签证没有问题,那么很快就走了。 ××××××××××××××× 从2007年信主开始,服侍教会差不多5年了。这是应该休息一下,重新充电装备自己的时间。本来计划明年9月去读书的,各种预备也是按照这个时间表在进行。例如安排的学车时间,工作存学费的时间,培养和寻找同工的时间,教学的计划,做研究基地的计划,项目申报的计划,都是按照这个时间表进行的。 美国的大学教授,5年也有1年的学术假期了。我在交通大学工作20年,差不多有4年的学术假期没有用吧。 但是神的计划总是超过我的计划,5年的时间,原本是我计划中开始进入服侍的起点时间,但是现在已经完整的做了5年了。保罗不是说,初信者不可做监督和执事吗?现在居然是first  term毕业的时间,要开始学习后开始second term 的时间了。 所以,我们提前了8个月开始申请学校,我的一切计划全部归于虚空的虚空。 9月底,我先祷告了很长时间,然后才下了决心开始办所有的申请工作,其中最漫长的是学历证明。需要从学校开始,到学位网的认证,再到wes的认证,然后到学校去。学校的deadline似乎是11月1日,我告诉负责招生的nicole,这个时间无论如何是不够的,没法办到,所以起步就绝望了。 但是神的恩典中,nicole说,可以将这个时间延长到元旦。似乎,其他的国际学生也遇到我同样的问题。所以可以接着做申请书。接下来就是我似乎读过太多的学校了,每个学校都要办证明,耗费时间和金钱。我的同学贺军,非常友好地在河海大学帮助我办了本科的证明,翻译成英语,特快专递给我,但是不肯告诉我他的支付宝帐号,所以还无法打款给他。他说可以自己消化了吧。 我们自己到了重大做研究生的认证,恰逢国庆节,耽搁了10天的时间。10月12日拿到材料,火速寄到学位网,22个工作日后,他们还是没有出报告。我忍不住去电话沟通了一下,还好当天就出了报告,一周后到了wes,又出了问题。 因为我没有拿到学士学位证(这是成绩不好的证据了吧,贺军是我们班的保送研究生,成绩和我不在一个档次上),所以wes认为还有一个材料没有到,也不出报告。去了邮件沟通了两次,耽搁5日,出来了一个认证书。已经是12月初了。 学校那边倒是非常快速,拿到wes的认证书,马上发了录取通知邮件。他们已经祷告过了,也看了我的见证信和其他的推荐信,所以没有什么问题了。 接下来就是筹学费。这是难题。因为我服务的两个公司似乎都不是有钱的,而且都希望我能留下来一起做大的事业,所以我也不愿意做缘木求鱼与虎谋皮的事情,唯有一天的禁食祷告。神给我的话语是诗篇119:“你是我脚前的光路上的灯”。我就想起一位老师说的,古代的灯是油灯,只能照到1步以远,1步之外是什么完全看不见。我信靠神的带领,就是这一步走下去,下一步在哪里神一定指示我。 所以,我们先就去筹1万美元的保证金。Emma说,如果神不许可,那么我们可以坦然的留下来不去。但是神将这一切预备好了给我们。 于是继续走下一步,就是去签证的问题。… Read More »未知与已知

作为神学家的马克思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有一个学生在QQ上给我留言,要求看一篇博文: 张老师,刚看到篇好文章,第一个人就想到跟您分享下,希望您不要崩溃啊。 http://blog.qq.com/qzone/622000319/1317603779.htm 因为我的学生知道我是基督徒,而且推荐了这篇文章,我就简单回应一下。   / 这篇文章很长,但是观点很浅薄无聊,论述的方式也轻浮,没有什么意思。 如果以为将共产主义作为宗教是一种创新,那么100年前的蒂利希所写的《基督教思想史》中,就已经将马克思处理为神学家的,如果大家有严谨的态度,应该看看蒂利希的评论。如果以为指出共产主义破产是一种创新,那么100年前的哲学家,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早已经从各种角度论述了这个问题,结论是很明确的。参见以赛亚柏林,哈耶克,雷蒙,甚至托洛茨基都行。 ×××× 我说这篇文章轻浮,大约有一点阅读能力的读者都可以看出来。这也不用多说了。仅仅说开头吧,将一种破产的“科学”当作宗教,这是怎么说呢? 基督教比共产主义早了1800年,如果二者相像,谁是源头很清楚。一个赝品就算是破产了,也无关正品的品质,真正的信仰能永世不变,不过作者的论述方式不对。 其次,基督教未来的蓝图中何来的犁头和镰刀,这需要完整的读一遍圣经之后再说,断章取义胡乱引用,不是研究的态度。 其三,引用恩格斯的论点来支持自己,可以称为荒谬:比如我要攻击一个破产的“科学”,却引用这个“科学”的创始宗师的论点,来支持自己的论点,并且要说明自己的论点对了,并不破产。 其四,说明马克思是犹太人,恩格斯是德国人,都读过圣经,都受到基督教和犹太教的影响,就可以说他们创立的破产科学可以成为一个宗教,而且这个宗教没有神,没有天国,这个就不评论了。 / 引用原文中结尾的一段作为回应的结尾(强调颜色是我加的): 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对它的改造,将其变为基督教的一个分支,或是一个非典型基督教,从而使共产主义这种学说在宗教领域借尸还魂重塑金身。 废物尚可利用,何况共产主义学说。 这个“我们”是指的作者和他的同道,还有推荐这篇文章给我的学生吗?那么我很高兴看到你们在这个上面努力。但是基督教不拜任何偶像,所以一个需要重塑金身的学说,不管是以前的金身还是重塑的金身,都不会成为哪怕任何一种基督教的分支。为了节约时间,请看看出埃及记20章吧。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