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inistries

red field summer agriculture

神学翻译杂谈(35)|传道人的文字能力

按:我不太发表自己的讲章。是为藏拙。但传道人以话语为服侍工具,对于语言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至少需要意识到不断提高语言表达和沟通能力的必要性。近来读一些(相对)年轻的传道人、译者和神学生的文字,颇觉不安。
作为一位常年编辑大量译文的非高级编审,我也接触过许多有同感的编辑和资深译者。本文亦作为“神学翻译杂谈”的一篇吧。不另开副本了。

photo of golden cogwheel on black background

神学翻译杂谈(34)|Nuance的味道

三类文字,我觉得是难翻译的。第一是智慧书,比如《沙漠教父言行录》;第二类是古英语,比如《夏洛特梅森的家庭教育》;第三类是神哲学意味很强的文本,特别是在书评中断章取义引用的文本。

photo of pathway surrounded by fir trees

为何需要圣经辅导?

按着几天前的承诺,全文发表Lara Pan关于圣经辅导的长文。Lara曾在匹兹堡的改革宗长老会神学院(RPTS)学习,主修圣经辅导。这篇文章是她在读书期间的课程论文,由她自己翻译为中文,希望我在网站上发表……

photo of yellow arrow road signage

事工哲学(122)|失语者与代言人

我该如何表现一种思想被困在厌学和渴慕知识牢笼中的苦恼呢?如何说服我的朋友,他们值得来城里看我呢?事实上,有许多人离去之后,再也不会回来,甚至会嘲笑那个给他们讲课的神学博士。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