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轻轨战舰

安慰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一个朋友从微博上联系我。她说偶然翻了翻我的博客,觉得我有点受伤的感觉。其实,所有关系的失去,都会有受伤的感觉。不管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承受,不管是失去亲人还是失去工作,都有一个调整的过程。 ************************************** 我说我是有点不太高兴,因为失去了某些珍爱的关系。她就安慰我说,没有失去呀,我们还在。然后又很公允地问,你说他们会感到受伤吗?她的意思是,我受到的某些伤害,是因为伤害我的人自觉被我伤害的后果而已。 为了安慰我,她继续说,我的选择让她得到了很大的帮助,让她看清了自己不能也不愿意成为一个“高大上”的基督徒,而且也不再因为自己“没有”成长而自我定罪了。 ************************************** 前几天和谢老师聊天,被问了两个很震撼的问题。在他两年的反思以后,他问我,你们CIU是这样教导的吗?他是真的MS吗? 我有点无语,只能说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否;第二个问题按照我所了解的情况,答案是:是。 我想说我在CIU学习的3年半,是我整个事工方向和呼召上重新塑造的一点时间。现在,我和从前的教会的方式和观点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异。因为在CIU(或者任何一个好的神学院),我都可以接触到各种不同的教授,听到各种不同的观点。教授鼓励学生自己按照神的话语对各种问题进行思考,得出自己的结论。 我唯一遗憾的地方是当时隅于自己的教会传统,没有能以开放的心态多和教授交流,多参加各种研讨会,对某些指定的参考书没有带着开放的视角来阅读。现在,这些东西都成为要重新补习的地方。  

Ex-something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Mark 9:62 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 ********************************************* 传说当年的北大校长胡适49年赴美,其学生吴晗来信邀请回来建设新中国。胡适托人转告说,“美国人来了,有面包也有自由;苏联人来了,有面包没有自由;他们来了,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 但是他的儿子胡思杜没有随父一起离开,很快就成功的转变立场,不但向组织上交了胡适留给他的财物,还发表了文章《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表示与胡适划清界线。对此,胡适说:“我们早知道,在Commu…国家里,没有言论的自由;现在我们更知道,连沉默的自由,那里也没有。” ********************************************* 你为一个公司服务了多年,后来有一天因为经营理念不同,选择自动辞职。经过一个月静默期,和老板好说好散,彼此并无恶语相向,就离开了。之前并无脚踏两只船或者骑驴找马之事;离职以后,也没有去什么竞争对手的公司就业,不过靠着自己接点零工,偶尔有两三个朋友周济度日。 然后,你就发现老板禁止前同事们与你联系,而且写信给你的朋友,让他们断了给你的接济。有朋友就来信询问情况,说如此如此云云,不知实情如何。迫不得已之下,也只能解释几句,只是越发觉得辞职是对的。 ********************************************* 这就是所谓连沉默的自由也没有。哎,想到每周例会以后必须要分享两个心得,主持讲解老板的PPT之人还必要报告自己得到的恩典,就觉得以前的同事更没有沉默的自由。 ********************************************* 原谅需要8个步骤。我在进行第一步的工作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