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devotion

多样性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多样性是教会的生命,因为神从来不造同样的人或者同样的东西。

今年CIU的中国学生多样性明显增加。我们有leadership, bible exposition, academic ministry, youth ministry, global study, education, pastoral counseling等各类学生了。想象一下以后这些同学们回到宣教工场,可以发挥多大的作用。

Read More »多样性

云彩围绕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既然有这么多的见证人,象云彩围绕着我们,就该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 【希伯来书12:1】 ***************************************************** 神知道我们需要朋友的支持,我们的信心需要基督徒伙伴的鼓励和确认。我们身边有云彩一样环绕的见证人,都能见证神的恩典和我们借以得救的信心。 我希望我的朋友们开放自己,多看看神安排在我们身边的云彩,多看看各种属灵的书籍(至少,在中国出版的各种属灵书籍,特别是翻译的书,如果不考虑翻译的质量,选题还是很好的,都是最好的书才会翻译过来,所以鉴别起来相对容易。不过,作为一个对译本十分挑剔的业余翻译,我一般是看到中文的书名,然后找原文来看。哈密托福,罪过罪过。)。   封闭自己,不与别的基督徒接触,不与别的教会接触,这种做法之危险,与异端就可能只有一步之遥。 ***************************************************** 1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證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1 Therefore, since we are surrounded by so great a cloud of witnesses,… Read More »云彩围绕

讲道预备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最近的几周,压力都很大。仔细检查的结果,主要的压力来源之一就是讲道预备。一旦没有预备好,总觉得心里挂着什么东西。 今天早晨的祷告中想起,其实我已经用了很多时间来预备讲道了。当我按照原意解释圣经的时候,我需要更多地与圣灵合作,而不是自己去想什么奇妙的方法。对抗圣灵带领的方式去预备讲道,即使设计得很好,也不一定有效。 我需要的是尽力而为地顺服圣灵,坚固地释经,然后在圣灵的大能中释放信息。  

谁为了哥林多教会的成员们施洗?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谁给哥林多教会的成员们施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听过有讲道说保罗是哥林多教会的主任牧师(或者事实上的主任牧师),而且保罗在那里待了一年六个月。 但是,他说, 1:13 基督是分开的么?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么?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洗么? 14 我感谢神,除了基利司布并该犹以外,我没有给你们一个人施洗; 15 免得有人说,你们是奉我的名受洗。 16 我也给司提反家施过洗,此外给别人施洗没有,我却记不清。 17 基督差遣我,原不是为施洗,乃是为传福音,并不用智慧的言语,免得基督的十字架落了空。 所以,保罗借口自己记不得了,拒绝承认为哥林多教会的众多弟兄姊妹施洗。 那么,到底是谁为这些人施洗呢? 仔细读哥林多前书,啊哈,终于找到答案: 3:6 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 原来施洗的是亚波罗,而且是点水礼。  

家庭关系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5 分钟Emma和我很少争吵。我们以前一段时间,争论的事情都是关于教会事工的分歧。 有的时候我很难受,因为Emma那时一旦有任何不同意我的地方,就不再顺服我的决定,或者不再尊重我为家里的头,而是越过我报告牧者。我曾经屡次为了这事不高兴。 直到我们去学习神学,在CIU待着的时间,才慢慢地有了改变。Emma开始意识到从前的做法很荒唐,我们一起祷告商量,相互尊重以后,家庭关系变得好多了。我也不再有任何事情会瞒着她。 ************************************* 在家里,妻子是帮助者的角色。丈夫尊重妻子,不过最终的决定权是在丈夫那里。不过Emma作为一个直觉的感受者,她的敏感性远远超过我。很多事情都是她先提出,然后我就问她,‘你这样的做法有什么逻辑或者道理吗?’ 她通常没有道理只有感觉,于是会口若悬河地编出一堆道理出来,因为她知道若没有道理,我不会重视她的意见。 不过我也渐渐学习尊重Emma,知道她的想法通常会比我提前数个身位,她祷告以后告诉我的任何事情,都需要高度重视,反复思考。 有若干事情证明,Emma的直觉虽然没有道理,但是却是正确的方向。 ************************************* 我们通常的决策模式是这样:Emma先用她的感觉,提出一个模糊的方向。她没有执行力,因为她得不到道理的支持。 一般而言,她刚告诉我什么事情的时候,我会有点意外,也有点不高兴。但是,只要我可以保持一点点谦卑和对她的尊重,我就会慢慢地思考,想一想如何处理。 很多时候,我会得出一个结论,然后就开始推动执行。 ************************************ 我觉得Emma的想法对我的工作是一个很好的平衡。她考虑家庭和孩子更多一些,这是我常常可能忽略的地方。 不过我最感谢Emma的是她现在真的把家庭、丈夫当作主要的事工了,把我当作家里的头来尊重,这样我们即使在8月初作出最艰难的决定之时,也没有出现任何家庭危机,Emma还不断地提醒我,‘你还愿意继续去宣教吗?你没有改变心意吗?’ ************************************ 我见过一些基督徒家庭,妻子觉得自己更属灵,在家里瞧不起自己的丈夫。教会对此也不正确教导,实际上助长这样的风气。 但是我很少看到牧师的妻子在教会里行使权柄。我们在美国参加过的几个教会,从数千人的大教会到刚刚建立的新教会,都几乎感觉不到牧师妻子的影响力。也许这才是正确的榜样。想象一下相反的情况,会对参加教会的家庭带来何种影响? ************************************ 提摩太前书2:11-14, 11 女人要沉静学道,一味的顺服。 12… Read More »家庭关系

流浪者,阿萨德,金三胖和其他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上个世纪50年代的印度,还没有宝莱坞之类的电影基地。有一个电影叫流浪者,说的是某法官坚持认为强盗的儿子一定是强盗,法官的儿子一定是好人;于是某强盗就把他的儿子偷去训练成了小偷,最后安排父子俩在法庭上相遇的故事。 这个故事教育我们,血统论是不合逻辑的,比达尔文的进化论还可笑。 但是反过来,去英国学医的巴沙尔医生回了叙利亚以后,行径与曾经瑞士留学的三胖差不多,这种教育无法改变血统的情况也很多见。 ***************************************** 我有个朋友,在讨论某些事情的时候,常常会说,谁谁谁也是在某大学受过教育的,难道他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不太对头吗?不,一定是我们还有什么巧妙没有发现。他的做法一定有更深奥的道理。 ***************************************** 在CIU对我影响最大的老师Dr. King,写过一本书叫“Time Management is Life Management”,或者类似的题目,意思是,时间管理就是生命管理。 其中,他提到很多教会教导“属灵的优先顺序”,大体上是信仰(神)第一,夫妻第二,孩子第三,教会第四,工作第五,自己第六等等。每个教会教导的秩序可能略有不同,但是大同小异。 Dr. King认为,这种顺序不符合圣经。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在处理当前的关系时,随时都与神同在。 他举了一个例子,问“祷告”属于哪一类。大部分人的回答都是,祷告属于信仰(神)这一类。合理的推论就是祷告属于属灵上最优先(注意,不是最重要,而是最优先)的事情。于是,我们应该无时无刻不祷告,别的关系都应该靠边站。 如果这样的顺序有的时候会产生荒谬的结果,那么不符合圣经也是可能的。 ****************************************** 不过,我在CIU学习的时候,居然没有读过这本书。所以,我的观念里还是老式的属灵优先秩序。好吧,姑且就算这个秩序不错,也符合圣经的观点(同样,也有朋友问我这个秩序的圣经依据是什么,我觉得说不上来)。 既然如此,我的选择就很自然了:在不放弃信仰的前提下,优先考虑Emma和孩子们,晚上早点回家陪着他们,多花时间在他们和家人身上。 几个月前我刚回重庆,朋友们颇觉吃惊,因为我居然没有整天培训他们,而是一周一两次而已,而且不是强制性的,任何人都可以提前离开。但是,这只不过是当时我对这个原则的应用而已。 一个原则若不加以应用,反而用相反的方式来对待,例如不停的培训,为了教会的事工不顾孩子的睡眠,如此等等,我觉得都和这个原则相冲突。 Emma曾经遇到过若干有经验的宣教士,大家分享最多的问题就是在宣教的时候,一定要照顾好家人和孩子,因为这才是一生的事工之所在。… Read More »流浪者,阿萨德,金三胖和其他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