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logy

blue and white ceramic round figurine

圣经辅导运动:最后的反思

我呼吁圣经辅导运动的领袖们倾听心碎之人的哭声,依托基督的圣灵和圣经,重新评估他们的辅导方法。通过引入明确的道德规范和正式的纪律程序,规范辅导员的行为,弥补圣经咨询的弱点。

geometrical illustration

“圣经”辅导性侵受害者

如果你想要一样东西,以至于夜不能寐,甚至想要将手中的电子设备扔到墙上,读一下调查鲍勃·琼斯大学的G.R.A.C.E. 报告可能会让你略微平复。

art design gallery group

圣经辅导运动:坏神学

是的,我相信许多圣经辅导方法事实上不符合圣经——因此,带来情感和属灵上的虐待。

low light photography black dj controller

圣经辅导运动:诱饵和开关

围绕 BCM的最大争议之一是精神药物的使用问题。许多人声称,圣经辅导员指示或鼓励自己或家庭成员停止服用精神病医生开的药,或在他们明显需要药物治疗时加以劝阻,从而造成灾难性的后果。

close up photo of assorted color of push pins on map

圣经辅导运动:起源和哲学

这个运动仍然基于亚当斯在1965年勾勒的妖魔化心理学形象在运作。其中一些“妖魔”如今已经不复存在。然而,圣经辅导者声称这些妖怪还横行于世,警告人们说精神病学只不过是混杂着各种理论的伪科学。其实,圣经辅导者们一直在鹦鹉学舌,重复着一个人40年前对精神病学的过时而偏颇的看法。

turned on black torchiere lamp

圣经辅导运动:揭发

数百年来,教牧辅导(Pastoral counseling)一向是教会里一道美丽的风景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应该继续如此。

低端护教学(14)|“年老地球”派的一次惨败

你无法和“民科”讨论哥德巴赫猜想,也无法评审无数宣称用自行车登月的方案,这是中科院早已有定见的。我读计算机博士的时候差点放弃,因为我的一位做故障诊断的导师坚持认为NP = P是有可能得证的,而另一位做计算机科学的导师则认为图灵和歌德尔是对的——而我是一个数学家,平时消遣读物是Don Knuth的“编程的艺术”(Knuth也是一位基督徒,我一直想翻译他的护教学书籍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