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pology

monkey head sketch

在家教育(8.5)|被猴子审判,也将被孩子审判

我就是这样理解基要主义历史的。随着整个世界逐渐进入现代,某些500年前的古典神学和古典教育已经无法回应,所以有一些心中焦急的基督徒走上了基要主义。在猴子审判的惨败和公众形象受到很大损害的前景之下,他们开始走基要主义路线,提前抛弃了这个世界。(这是美国往事,实际上和我们断裂了1949之前传统的中国新兴城市基要派关系不大。)

entry signage

低端护教学(20)|伤不起的”基因熵“?

我的朋友说,基因熵听起来像她妈妈买的价值5000元的纳米磁化洗脚盆。
顺便说一下,DeepL把”Genetic Entropy“ is BS中的”BS“翻译为胡说八道(大概它以为这是Bullshit的缩写),我是不赞成的。BS = Biblical Science,不接受反驳。

snow field winter animal

低端护教学(19)|救赎科学读书会

在我看来,这些改革宗高级知识分子仍然是以俯就的姿态来谈论创造科学。毕竟,一个人若是已经看见了创造科学在认识论上的荒诞、知识体系上的破碎以及在辩护逻辑上的力不从心,心里总是会涌起一点悲情。

person taking pill

低端护教学(18)|一位奇葩传道人对“唐山”的回应及其他花边

我认为他的文章之中有很大的败笔,不值得推崇,但他没有犯以色列王扫罗那样的错误。当然,可能有人会说,这人是传道人,不应该对他要求苛刻,他不知道圣经真理,至少知道陈继儒的《小窗》,还是很有文化。他想要这样“冷血”的观点颇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味道,就让他在自己的惊人之语中“社死”好了。主说,一粒稗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

低端护教学(17)|不说谎会死吗?中国考古队发现假方舟!

我一直觉得,中国的创造论者比美国的同行更加不诚实,或者信息滞后。创造论或许是很好的东西(毕竟,一个人的信念是无可厚非的),但靠着说谎和造假,是无法让人接受创造论的。做点正事吧。 
看看我翻译的这些文章就知道,说谎的创造论者在别人眼中是多么可笑,几乎没有人认真对待他们,尽都是嘲笑挖苦。是呀,何苦呢?

photo of pathway surrounded by fir trees

为何需要圣经辅导?

按着几天前的承诺,全文发表Lara Pan关于圣经辅导的长文。Lara曾在匹兹堡的改革宗长老会神学院(RPTS)学习,主修圣经辅导。这篇文章是她在读书期间的课程论文,由她自己翻译为中文,希望我在网站上发表……

two white concrete statues covered by dust

圣灰星期三的喧哗与骚动

我要警告自己,不要为着所谓的“护教”,特别是为了抖机灵或抬杠,把朋友都护没有了。我今天就似乎心绪不佳,和朋友抬杠了。教训深刻,我这就Lent去了。

a golf course developed by the seaside

低端护教学(15)|8年前的新浪科技网文,可以作为诺亚大洪水来地下的可靠证据吗?

任何《科学》或《自然》论文在大众媒体上产生的波澜都有典型的缺陷,因为记者们往往(但不总是!)不理解真正的含义–他们不一定有这方面的背景。这篇论文在报纸上主要被强调为在地幔中发现了水的海洋,这个海洋是原始的,而不是彗星起源的等等。一些俄文译本甚至声称,作者发现了尖晶橄榄石。换句话说,这篇论文的真实意义被歪曲了,但这并不是《科学》杂志作者的错。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