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职业

cold snow landscape sunset

事工哲学(111)|人数与安全感

我的教会更像一个流浪猫狗临时收容所。有很多被遗弃、被偷窃、被好心的网友偶然拾得的受伤小动物,偶尔会来我这里包扎一下,喘息几天,然后他们会继续去寻找自己更永久的家园。

photo of abandoned vintage volkswagen beetle near rusty drum

事工哲学(110)|退出策略

有些结论是几乎可以直接推断出来的,也很容易观察——也许下次讨论,全职传道人对补偿性“尊重”的需要(马斯洛的阶层跃迁——传道人跳过了社交的需要,直接要求尊重。或者说,乌希亚王没死的那52年,他坐在高高的宝座上,未赛亚 6:1)。

drone shot of a vehicle driving on long highway

事工哲学(109)|传道人的安全感(1)

最近接触了好几位后悔成为全职,放弃了自己职业生涯的传道人——他们大多在主任牧师的手下,在堂委会的手下委屈着。哦,对了,罗马书11:29说,神的恩赐和选召是没有后悔的(真是一个脱离上下文释经的好例子!)。

vintage sound retro record player

语言的贫乏(2)| = 思想的贫乏

我认为保守主义最坏的形式,一定是语言的退化与保守。而在语言的损害上,极右的新话,教会的黑话,弥漫而隐秘的敏感词检测系统对汉语的肢解(不仅仅肢解语言,也很大程度上损害了思想),以及用汉语拼音首字母缩写(代表着语言信息量的大幅度降低),或许构成了某种形式的共谋。

black cow on green grass field

“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近来喜欢造句,比如“要么……要么……”体。 美国重要的社会学家Seymour Martin Lipset说,“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所以,我们就常常造出各种句子: 惟知中国者,乃不知秦汉,无论魏晋。 只知道一种文化的,对文化一无所知。 只懂一门外语的,一门外语也不懂。 只懂“唯独恩典”的人,其实不过律法主义者而已。 …… 谈到《词汇量的匮乏》,今天提到美国教会里的基督徒不会把自己的妻子称为“sister”,或者把自己的丈夫称为“brother”,也不会有“today a sister and a… Read More »“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