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职业

跨文翻译之迷宫导读

最近两年来最重要的系列,按照自我感受和读者的反馈,应该是“事工哲学”系列。从体量规模而言,已经是一本书了。里面的许多文章已经无法在微信上生存,事实上,这次被封号就是因为这个系列里的一篇文章(猜猜是哪一篇。首先猜中之人,有神秘小奖一册)。所以,不打算重新发表在微信(或者任何国内平台上,包括但不限于XXX,XXX,XX,XXXXX等)。对于新的读者,请您点击“阅读原文”,阅读这个系列。大部分读者都是在阅读这个系列时发现自己“搭错车”或“恨不相见微信时”,或者按照我的朋友汉锋的引导词,“常读常新”——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pool with railing near hose and fence in hotel yard

你们的神学背景和师资力量

中国大陆的神学培训资源是很充分的,也很容易获得。找一个自己信任的,或者您的教会带领者所信任的,专心投入一段时间,也许比浮光掠影地参加各种工作坊为好——不过许多工作坊名不符实,只不过是“Lecture”甚至“Speaking”而已,听过了以后会有充实饱胀之感,但不太容易吸收营养吧。

background of uneven surface of stone

搭错车

抱歉,搭了许多复活主内公众号的便车,得到这么多读者暂时或更长期的厚爱。这算是“劝退帖”吧,我这里算是“搭便车”,您那里也许就是“搭错车”了——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事工哲学(81)|护教学的五种进路和三种方式

但我身边常见的护教学却只有三种:
1. 非基督徒是错的,他们的科学和哲学,文学和数学都是错的
2. 改革宗以外的神学全是错的。他们的属灵资源不足以支撑任何事工
3. 立场或实践略微不同的改革宗,在不同之处是全然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