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一职业

开工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他们正喜得不敢信,并且希奇; / 一学期过去了,基本调整到位。孩子也渐渐带着顺利,至少有了规律,至少给他说话,他会冲着你咧着嘴笑了,这带来很多快乐。 假期到了,学习暂时告一段落,其他工作开始了。 ×××××××××××××××× 这个月要完成的是斐奇诺书信集第二卷的翻译,目前进行到了注释和附录阶段,应该马上结束。下个月开始一周有三篇长文要翻译,是为了一个教会的培训做的。比较起来,斐奇诺是难多了,有一个句子我想了1个小时也不知道怎么搞。做这个工作基本上不用考虑挣钱的问题,完全是爱好。 相比起来,为了教会翻译的东西要好一些,至少纯熟迅速,不至于有什么地方出现障碍。当然难点也不少。希望通过这些工作,可以积累一点点学费,或者每天有冰激凌吃。 ×××××××××××××××× 服侍方面,也慢慢地开始正常进行了。周四去HIS吃饭,晚上到Lee家里bibleStudy,周三晚上去shandon的唱诗班排练,周日上午9点30到10:30唱诗班排练和主日赞美,10:30-11:30参加主日学学习,11:30-13:00参加礼拜。15:00-18:00到shandonHouse参加bibleStudy和EnglishCourse,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助的没有。周五晚通常去Aki家里。 没有什么很复杂的工作,比较以前还是轻松很多。但是到了下学期开学,晚上的时间就没有了。我的课全部在晚上,周二,周三(诗班排练),周四,周五晚上都有课。Emma的课全部在白天,这样我们轮流照顾David,不至于空档。 ×××××××××××××××××××××× 一切都甚好,期待快点学完了回来呀。 ×××××××××××××××××××××× 翻译难题(我想了一个小时,不知道怎么做最好。)欢迎在1小时之内解决的人给予帮助。 Behold, he who bore me inwardly away from myself,… Read More »开工

周二一天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他想显出自己的义,就特地问耶稣,那么谁是我的邻居?耶稣讲一个故事给他,然后说,你照样去行吧。 / 六点起来,陪emma产检。下雨了,车堵,人不多。接下来是孕妇学校上课。 ﹡ ﹡ ﹡ ﹡ 今天安装门和窗帘。下午和晚上上课。研究生的课也开始了,是一门软件构架的课。 明天买沙发,周四搬桌椅,周五安装空调,地毯,周六开始使用新居。 秋游就取消了吧,这周天气不好。 ﹡ ﹡ ﹡ ﹡ 晚上就需要写程序。 很久没写java,现在的技术已经陌生了。 昨天看看连接池,试试c3p0和boneCP,调试的时候需要jsf4j,又研究一下。现在写程序真的复杂。 临睡的时候想起今天第十周了,于是备课。 ﹡ ﹡ ﹡ ﹡ 这学期用一本新教材,essential… Read More »周二一天

告别数模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今年的数模竞赛又算结束了。成绩不好,已经有定论,最后一次做成这样,告别是合适的。 我的主要精力放在B上,用遗传算法求解指派问题,这次没有用二进制编码,而是采用路径编码,依赖变异多于交配,算是一个新收获。 但是面对多目标优化,因为时间压力,居然没有找到合理的适应度函数,这是大失败。 当然,我的学生们竟然不能按时完成竞赛,最后的论文不能给我看看就交了,这是他们的损失。据此也知道成绩不会好。 比赛还没结束,就给我道歉张老师对不起让您失望了,的确让我失望。 我对成绩没有要求,这是我的兴趣所在,否则我不会带队。今年我自己收获大,但愿学生们也多少有收获。 ﹡ 研究生们帮助我指导了专科组,有一篇论文极其出色,全国奖没有悬念。另一个是我自己的研究生,论文就差一些。 不过,非常感谢几位学生的工作,很辛苦。以后能在业内常常看见你们的大作吧。 ﹡﹡

幻觉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21 所多玛王对亚伯兰说:你把人口给我,财物你自己拿去罢! 22 亚伯兰对所多玛王说: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起誓: 23 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兰富足! ××× 几天没有休息好,今天还要上8节课,而且是早晨4节,晚上4节。下午坐车回学校,我觉得都出现幻觉了,以为车要驶向江北。 有点遗憾,早上最重要的人工智能课程,一半的同学在睡觉。他们也出现幻觉了吗?下课,休息10分钟。 ××× 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要做我的门徒。共勉。

特殊党费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13 向借钱的弟兄取利,向借粮的弟兄多要―这人岂能存活呢?他必不能存活。他行这一切可憎的事,必要死亡,他的罪(原文是血)必归到他身上。 ××× 四川某市,地震灾区的高官,贪污1亿多救灾款,被双规。说不上是好消息,看见有人发推说,当初给红十字会捐款数千,如今想来成为一生抹不掉的污点——这些钱又养活了好些贪官了。 结石宝宝的救济基金,近来听说成为国家机密,无人解释到哪里去了,也无人可以清楚说明数亿的资金如何使用了。又是一例。 ××× 这些问题不是我要评论的要点。我只想让我的学生们知道,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光有诚实正确的观点还不够,还要实在的实行自己的原则。2008年,我所有的党员同事们都交了成百上千的特殊党费,作为救灾款项。但是我谢绝了,一分钱没有交。我直接去了灾区,把我的奉献买成大米和篷布,送到彭州。送去之后,并不通过红十字会,而是通过基督教会直接分发给灾民,我的朋友们都觉得这样更好,也因此通过这个管道送来更多的奉献。 ××× 这样的事情,批评是无用的,社会腐朽成这样,每天都惟愿少看见听见一点这种事。我只是不交特殊党费而已,节约下来的钱,或者可以用到更好的地方。但是对照那叹息自己有了污点的人,我却突然发现,原来一直按照自己的信仰良心做事,还可以避免这样的羞愧……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