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音乐

small pebbles on sandy beach in daylight

不用句号的写作

按照王国维老先生的说法,“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
也许我们这一代(谢谢,我们是最后一代)之文学,就是不要句号的文学吧,是不是应该称为短视频文学或贯口文学。

朱晓玫——最好的赋格

朱晓玫弹的巴赫的“赋格”,是目前听过最好的诠释,甚至从第一个音符响起,就被深深吸引,无法自拔。许多人说赋格太过于简单或太过抽象,几乎无法表现出真正的情感。但朱晓玫却能将自己一生的悲欢全部投入其中,实在让人敬佩不已。

我们神施恩的手

我想说的是,彭州教会新堂奠基的时候,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在那里,我为那个建筑物捐过款,也铲过土。奠基仪式上,我亲自弹贝斯,带领了敬拜。这张照片至今还是我google profile的图标。

失明

水,白日梦,我的沉沉的影子,失明……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