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科举

small pebbles on sandy beach in daylight

不用句号的写作

按照王国维老先生的说法,“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
也许我们这一代(谢谢,我们是最后一代)之文学,就是不要句号的文学吧,是不是应该称为短视频文学或贯口文学。

woman wearing black long sleeved shirt sitting on green grass field

《神的护理》编后记

按:转发Annie的《神的护理》编后记。很高兴看到Eve和Annie两位译者翻译她们的第一本神学书籍——两位似乎都是第一次翻译这么厚实的书籍。Annie为我署名“特约编辑”,呵呵,似乎是躺赢的“Dream Come True”节奏——我终于成为老牧师了……

gray concrete bridge over river

“跨文翻译”的2021

作为一个Business As Mission的事工,“跨文翻译”不仅支持了我们一家在重庆的生活,而且为其他译者们提供了一点点支持,让他们也能有一点收入,有一点成长。这基本上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事工模式: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让更多的人可以稳定地参与其他事奉或学习。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