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神学

gray and black skateboard

神学翻译杂谈(36)|译后编辑时代真的到来了吗?

其他业界做翻译的,叫做“汉化组”,汉化组基本上使用业余时间,免费工作,用爱发电,小至中学生,大至中年社畜。现在DeepL的功能越来越完善,强行提高全职翻译酬劳根本是一个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的选项。就和强行提高农产品价格,补贴亏损的全职自耕农一样,神学出版业又不是政府,有那么多钱吗?翻译就应该是一件业余工作,真正需要全职投入的是参与改善翻译AI的算法吧,人工负责校对和润色就好了,现在翻译界真的需要拿那么多学位的人来做全职吗?

red field summer agriculture

神学翻译杂谈(35)|传道人的文字能力

按:我不太发表自己的讲章。是为藏拙。但传道人以话语为服侍工具,对于语言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至少需要意识到不断提高语言表达和沟通能力的必要性。近来读一些(相对)年轻的传道人、译者和神学生的文字,颇觉不安。
作为一位常年编辑大量译文的非高级编审,我也接触过许多有同感的编辑和资深译者。本文亦作为“神学翻译杂谈”的一篇吧。不另开副本了。

gray rock

失语

这个世界不要俺了,难道不该是那道成肉身者的临终遗言,一次说过,永不需要再说?

green hill near body of water

事工哲学(96)|“创造科学”的构建与解构

我的博士研究领域涉及“遗传算法”,所以我仔细了解过“遗传、基因、基因表达、交配、变异、种群规模、代际特征变化、基因空间”等概念。在教研究生的时候,我总是会先询问他们对”进化论“的理解,我的中国学生几乎没有人真正理解进化论——这是一个很好的课堂分享信仰的机会。

城墙上的哀歌(7)|杨志卖刀

所以,有时间我会慢慢写些东西来讨论这些问题。但是对付牛二,其实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既然不能自降身份和他们胡缠,又缺乏杨志的宝刀,剩下的办法只有幽默嘲讽了。但这并不是我的主旨,相关文章也不会发得太勤奋,否则显得太过重视他们,有点主次不分。

瘟疫时期的日常(1)

加拉太书2:4 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要叫我们作奴仆。
5 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

平衡的讲道(4-2)|传道人的品格

在阅读圣经时,我们当不断地寻求并默想一切能使我们得造就的事。我们不可放纵自己的好奇心或钻研与我们灵魂无益的事。并且主也不喜悦教导于我们无益的事,唯喜悦教导我们敬虔的事:如何敬畏他的名、信靠他以及成圣,所以我们当唯独以圣经的教导为满足。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