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学

green hill near body of water

事工哲学(96)|“创造科学”的构建与解构

我的博士研究领域涉及“遗传算法”,所以我仔细了解过“遗传、基因、基因表达、交配、变异、种群规模、代际特征变化、基因空间”等概念。在教研究生的时候,我总是会先询问他们对”进化论“的理解,我的中国学生几乎没有人真正理解进化论——这是一个很好的课堂分享信仰的机会。

城墙上的哀歌(7)|杨志卖刀

所以,有时间我会慢慢写些东西来讨论这些问题。但是对付牛二,其实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既然不能自降身份和他们胡缠,又缺乏杨志的宝刀,剩下的办法只有幽默嘲讽了。但这并不是我的主旨,相关文章也不会发得太勤奋,否则显得太过重视他们,有点主次不分。

瘟疫时期的日常(1)

加拉太书2:4 因为有偷着引进来的假弟兄,私下窥探我们在基督耶稣里的自由,要叫我们作奴仆。
5 我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为要叫福音的真理仍存在你们中间。

平衡的讲道(4-2)|传道人的品格

在阅读圣经时,我们当不断地寻求并默想一切能使我们得造就的事。我们不可放纵自己的好奇心或钻研与我们灵魂无益的事。并且主也不喜悦教导于我们无益的事,唯喜悦教导我们敬虔的事:如何敬畏他的名、信靠他以及成圣,所以我们当唯独以圣经的教导为满足。

每次讲道都是耶稣为中心/整全的福音

我记得我的朋友从CIU毕业,打算应聘一个国内教会的牧师职位。他把讲道稿发去,被人家评为“深度不够”,于是落选。我好奇地询问他,怎样的深度才够,回答是“威敏大宪章”和改革宗神学。

那么,作为一个PCA出身的改革宗(按照我上面这位朋友对我的评论,“我觉得你的神学不是改革宗”),我大概深度也不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