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晨思

gray concrete bridge over river

“跨文翻译”的2021

作为一个Business As Mission的事工,“跨文翻译”不仅支持了我们一家在重庆的生活,而且为其他译者们提供了一点点支持,让他们也能有一点收入,有一点成长。这基本上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事工模式: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让更多的人可以稳定地参与其他事奉或学习。

跑题式荐书(并非书评)|《机智的好撒玛利亚人》

这本书的内容应当和Abhijit Banerjee的《贫困经济学》(中译:《贫穷的本质》)一起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递归式跑题:我曾经批评过《贫穷的本质》的翻译质量。我认为其中最精微的地方,译者的处理是有问题的,大大削弱了此书的阅读体验和中文价值。出版社应当考虑让我这个曾经想过读一个计量经济学博士的译者重译一遍。[递归式跑题: 《机智的好撒玛利亚人》 中译版我没有看过。{递归式跑题:这本书是校园出版的。而我目前打算为橄榄华宣翻译几本书。}])

five box jellyfishes

二元人论与二次元心理学

推到极致,而缺了申命记 6:5的heart, soul, and might,就自然而然地得到了圣经辅导。毕竟,人若无心,哪里需要心理学呢。身体有病就吃药,觉得抑郁或焦虑就认罪。Who cares.

close up photo of sleeping koala bear

事工哲学(107)|安息年

在我看来,安息年是衡量一个传道人对于教会是否尊重的关键性指标之一。能够有很深的安全感,将教会交托给圣灵,托付给同工,暂时放下事工和教会中的权柄,离开本族本乡本家本国,去到某个“应许之地”安息一段时间,而不会担心将来是否会被“边缘化”,是一个传道人在安息年之前的五、六年中带领教会、培养门徒、为教会打下福音根基所造成的。

vintage sound retro record player

语言的贫乏(2)| = 思想的贫乏

我认为保守主义最坏的形式,一定是语言的退化与保守。而在语言的损害上,极右的新话,教会的黑话,弥漫而隐秘的敏感词检测系统对汉语的肢解(不仅仅肢解语言,也很大程度上损害了思想),以及用汉语拼音首字母缩写(代表着语言信息量的大幅度降低),或许构成了某种形式的共谋。

black cow on green grass field

“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近来喜欢造句,比如“要么……要么……”体。 美国重要的社会学家Seymour Martin Lipset说,“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所以,我们就常常造出各种句子: 惟知中国者,乃不知秦汉,无论魏晋。 只知道一种文化的,对文化一无所知。 只懂一门外语的,一门外语也不懂。 只懂“唯独恩典”的人,其实不过律法主义者而已。 …… 谈到《词汇量的匮乏》,今天提到美国教会里的基督徒不会把自己的妻子称为“sister”,或者把自己的丈夫称为“brother”,也不会有“today a sister and a… Read More »“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