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思

close up photo of sleeping koala bear

事工哲学(107)|安息年

在我看来,安息年是衡量一个传道人对于教会是否尊重的关键性指标之一。能够有很深的安全感,将教会交托给圣灵,托付给同工,暂时放下事工和教会中的权柄,离开本族本乡本家本国,去到某个“应许之地”安息一段时间,而不会担心将来是否会被“边缘化”,是一个传道人在安息年之前的五、六年中带领教会、培养门徒、为教会打下福音根基所造成的。

vintage sound retro record player

语言的贫乏(2)| = 思想的贫乏

我认为保守主义最坏的形式,一定是语言的退化与保守。而在语言的损害上,极右的新话,教会的黑话,弥漫而隐秘的敏感词检测系统对汉语的肢解(不仅仅肢解语言,也很大程度上损害了思想),以及用汉语拼音首字母缩写(代表着语言信息量的大幅度降低),或许构成了某种形式的共谋。

black cow on green grass field

“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近来喜欢造句,比如“要么……要么……”体。 美国重要的社会学家Seymour Martin Lipset说,“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所以,我们就常常造出各种句子: 惟知中国者,乃不知秦汉,无论魏晋。 只知道一种文化的,对文化一无所知。 只懂一门外语的,一门外语也不懂。 只懂“唯独恩典”的人,其实不过律法主义者而已。 …… 谈到《词汇量的匮乏》,今天提到美国教会里的基督徒不会把自己的妻子称为“sister”,或者把自己的丈夫称为“brother”,也不会有“today a sister and a… Read More »“Those who only know one country, know no country.”

close up photo of blue liquid

惊梦

程婴老师曰:“死易,立孤难耳。” 轰轰烈烈是容易的,敬虔端正而又平安无事的度日是不容易的。李宗盛老师说,相爱是容易的,相处是困难的,分手是容易的,可是等待~是困难的。所以他总是平白无故地难过起来,还写了一首歌。

事工哲学(89)|Mentor

年轻人若能找个与自己的事工没有直接关系,但在某个领域有经验的基督徒做Mentor,当是幸事一件。最近事务繁多,有感而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