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晨思

mirror with text overlay

贴经文

我很疑惑大段贴经文的人是不是都受过田园“以经解经”训练,以为将不同的经文抽离上下文,随意放在一起,就是宇宙最强的论证手段了。但最近的文化趋势时,贴经文将成为大家最为厌烦的事情。

light art water space

雨天的流水账

有人会将一切的情感都投射到我的经验上来——无论是愤怒、同情还是悲伤,都似乎偏离了我的本意。我在这个事件上已经得了医治,并不需要同情。事实上,讲述本身就是我的医治,帮助更多的人认识自己的经验,就是我所得的安慰和同情。

gray and black skateboard

神学翻译杂谈(36)|译后编辑时代真的到来了吗?

其他业界做翻译的,叫做“汉化组”,汉化组基本上使用业余时间,免费工作,用爱发电,小至中学生,大至中年社畜。现在DeepL的功能越来越完善,强行提高全职翻译酬劳根本是一个投入与回报不成正比的选项。就和强行提高农产品价格,补贴亏损的全职自耕农一样,神学出版业又不是政府,有那么多钱吗?翻译就应该是一件业余工作,真正需要全职投入的是参与改善翻译AI的算法吧,人工负责校对和润色就好了,现在翻译界真的需要拿那么多学位的人来做全职吗?

red field summer agriculture

神学翻译杂谈(35)|传道人的文字能力

按:我不太发表自己的讲章。是为藏拙。但传道人以话语为服侍工具,对于语言能力的要求是很高的,至少需要意识到不断提高语言表达和沟通能力的必要性。近来读一些(相对)年轻的传道人、译者和神学生的文字,颇觉不安。
作为一位常年编辑大量译文的非高级编审,我也接触过许多有同感的编辑和资深译者。本文亦作为“神学翻译杂谈”的一篇吧。不另开副本了。

blue and brown milky way galaxy

ReacH2O, Eddy和朋友们

反正下面这句话我是首先听他说的,“这个世界,白描就是荒诞,写实就是奇幻”,嗯,那是至少20多年前的事情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