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ddy

全心仰望神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Luke18:13 税吏却远远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 神啊,可怜我这个罪人!’  ×××××××××××××××××××××××××××××××××××××××× 去年去圣爱堂的时候,算是第一次去国内的教会吧。 那时的我和现在的我有什么差别吗?昨天我问Emma,她说那个时候以为我是个小孩子。   但是,当时我那种绝望无助的心境,远不是现在这样开朗。整个4月,5月的开始,我每天几乎好多次在祷告的时候恸哭不已。那时候我什么也不能说,就像这样祷告,求神怜悯。   似乎就是如此,我学习了全心信靠神的功课。苦难让人明白,神要给我们的计划是什么。   然后,我的生命真正改变了。六月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新的生活,我已经确信神给我安排了更好的人生。   神还要带领我去哪里,我不知道。但是,我学习全心的信靠他,做他的仆人,愿一切的荣耀都归给他。

旷野时间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Mat4:1  随后,耶稣被圣灵带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 2 耶稣禁食了四十昼夜,就饿了, 3 试探者前来对他说:“你若是 神的儿子,就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吧!” 4 耶稣回答:“经上记着:‘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更要靠 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   这段时间是最紧张的时间吧。昨天为我装修的朋友发短信来催款,很不好意思,都拖了人家快两个月了。家里又紧锣密鼓的在安排婚礼的事情,妈妈好心的开始到处打听餐厅了,还提供了一张良辰吉时的时间表给我。好吧,婚礼定在明年5月的一个星期六。   Emma担心天气要冷了,所以也打算找一个最好的天气把婚纱照了。   但是我还是后悔那天当众给朋友一个暗示,说我现在真的需要钱。虽然那是两年之前借给他的。那时我听说他要买单反相机,一下子失去了自我控制。   ×××××××××××××××××××××××××××××××××××××××× 给辛老师写了信,抄送Emma。Emma也就写了一封回信来,说起我们当下的生活是一团“混乱”。我倒是不觉得有这样混乱,至少我们日常的开支还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有些大笔的开支暂时没有办法而已。   接了一门16个学时的课,是辅导学生参加11月份的软件水平考试。时间全部安排在星期1,3,5,6晚上,那一周每个晚上都要在外面度过了。前几日指导学生的数模竞赛,也取得某种全国奖吧,期待有些课时的酬金可以买些家用。这样的生活有的时候让我联想起“爱的教育”中的小抄写员朱利奥。   ×××××××××××××××××××××××××××××××××××××××× 好吧,如果有这样的时间,让我们体验旷野。 当我们真正学会单单依靠 神的时候,我会更清楚此刻存在的意义的。

心理分析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睡前看《弗洛伊德批判》,Emma说你晚上别做梦,被他分析去了。   为了垄断一个挣钱的业务,两位大师,弗洛伊德和荣格成立了一个心理分析学会,专门认证心理分析师。未经认证的人,不承认资格。   认证过程如下,要找一个已经是心理分析师的来对学习者进行教学分析,可以美其名曰,一旦经过教学分析,这个人的经过“净化”了,心理是健康的,没有“阻抗”的,可以对别人进行心理分析的。   所以,一切外来的、怀疑心理分析的效用的人,统统请出去吧。   确实是大师呀,可以将一门大有前途的科学垄断为伪科学,让那些病人花费巨资去谈话。   传销似乎就是这样的。最近,一个中国的词汇“洗脑”被西方人正式收入常用词汇,叫做“washhead”,太强了,就是这样的。 ×××××××××××××××××××××××××××××××××× 最近在为经济状况不佳而祷告,于是收到为我装修的朋友的短信,催着还装修款了。凡没有的,要让他更加没有。这是我的旷野试炼来了。耶稣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   求主让这试炼快快过去。Amen!

Lord's Prayer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在上班的路上想起Lord’s Prayer(Mat. 6:9-13):Our Father which art in heaven, Hallowed be thy name. Thy kingdom come. Thy will be done i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Give us this day our daily bread. And forgive us our debts, as we forgive our debtors. And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evil: For thine is the kingdom, and the power, and the glory, for ever. Amen.   我仔细的想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周末看到一个非常好的朋友。1年前我借钱给他。我们一大群朋友见面的时候,他说起想买一个单反相机。我几乎是冲口而出,说你先把借的钱还了我吧,我现在急需要用钱。  如果我们不承认撒旦攻击,是否是一种骄傲的情绪在作怪,认为我们自己就可以应付一切?我不知道他如何想法,但是我心里就不是很愉快了,一直在为这个事情祷告。  真的祈求天父能增加我的力量,让我可以坦然的面对这样的问题,经济上的紧张是一回事,但是还不至于让我像冰岛一样破产吧。辛老师发短信问昨天是否拍了照片?我说我们没有钱买相机,Emma还计划年终奖发了之后能买一个呢。辛老师说好的,祷告吧。  天父会免我们的债的,尽管确信这一点,但是暂时我在这个事情上还是有负担,贫穷会让人面临很大的考验呀。这似乎是目前的一个需要克服的问题。

L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我们English Fellowship中L太多了,曾经我都想编一个顺口溜来记忆。  什么 Lily , Lina,Nina,Lini,多的都不知道怎么叫了。  呵呵,Nina不是L,不过没有关系,重庆人分不清楚其中的差别。当然,有的是中文名字的拼音这样读,有的是英文名字的发音是如此。 例如李妮,李丽,妮娜,不一而足。 看来是个很热门的名字。  OK,为这些L祷告。Lily去北美受资本家剥削去了,还高高兴兴的去签证,说是有什么好见证。  Lini在福州,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据说领导要提拔她。呵呵,真是可怜的孩子。今天给她寄了一本Bible过去,但愿可以帮助她。  Amen!

弗洛伊德黑皮书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弗洛伊德是100年前的人物了,当然马克思更早一些。作为现代派的祖师,精神分析学说作为一种临床疗法在美国和其他国家早在50年代就逐渐式微,不过在中国似乎从来没有人提到这样的事实。   前一段时间还在看齐泽格的书,他是拉康的弟子吧,我还曾经想把自己拿来分析一下。   于是又有那年学习《教牧辅导学》的时候,文牧说按照圣经的原理在治疗,不要用精神分析的方法。还有的牧师说的更有力,说一个牧师如果依赖心理分析技术而不是圣灵的力量,不如不要做牧师了。   偶然在书店等Emma,翻到这本《弗洛伊德批判》,厚厚的一本,心理学专家和医学史家写的文集,评论弗洛伊德的经典文献、理论和案例中的谎言。   文章都很有趣,让人能够了解这样一个对于现代有深远影响的理论是如何从编造的故事、强迫患者承认一些虚假的潜意识、未经检验的假设以及通过办私人培训学校来封闭外部的批评(这一点象臭名昭著的伪科学教派“戴提尼运动”)。   心理分析是这样通过教学分析来训练自己的医生的。如果学生不肯教师对他分析的结论,就会被认为存在心理“阻抗”,那么他就不能得到资格……   好吧,长见识了。我想这样一个运动不过是让现代人更加解放而已,未必不是件有益的事情。不过,那些抱着中国还远远未能现代化,所以我们应该跟着每个这样的过时步骤亦趋步趋东西前进的人倒是真的可以看看这本书。   想起在北京和何四的讨论。   凡是新的就是异端的,凡是好的都是传统的。这个格言仅对宗教适用,不适用于科学。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