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What’s Run with You, Again?

……圣者曾如此说: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你们竟自不肯。你们却说:不然,我们要骑马奔走。所以你们必然奔走;又说:我们要骑飞快的牲口。所以……

关于“下埃及还是出埃及”,也许值得再说一次。也许不值得再说一次。

难民叙事,不应该用出埃及。因为出埃及并非进入旷野,而是进入迦南,而进入迦南意味着灭绝原住民,殖民、种族灭绝和圣战。
基督徒的难民叙事,无论是走线还是五月花,最接近的比喻是创世纪里的下埃及避难,因为迦南饥荒了,而约瑟已经出了狱掌了权。要不就是耶利米所说,你们在巴比伦不要抱怨,好好建房安居娶妻生子祝福当地别作妖。
新约里的出埃及自然是属灵意义上的,与地理无关。


我有一对朋友,去年去了某国——完全可以理解的选择,无论是为着自己还是为着孩子,都是我完全赞成的走法。我希望他们在那里可以过得愉快幸福。

他们临走之前,力劝别的朋友同去,这是我不太赞成的。每个家庭都不同,亚伯兰带着罗得去了一个好地方,最后的结局是有些遗憾的。我更喜欢亚伯兰后面的做法:遍地不都在你眼前么?请你离开我:你向左,我就向右;你向右,我就向左。反正我不带你玩了——但义人罗得会天天忧伤的。

我更不赞成的是为自己的Run(或者神学院毕业后反Run回国)寻找一个借口、竖立一面大旗。一个人是很难坦诚面对自己行事动机的,但也不太可能长期自我建模。两个人协商之事,就更加为难。略微回顾从前关于“不可轻易起誓”的讨论。

“不可起誓”在现代的应用,大概就是不要轻易在粉丝众多的自媒体或更加主流的媒体上公开宣布自己将来的决断。比如求婚的时候大张旗鼓,结婚的时候山盟海誓,或者去宣教之前举行“不破楼兰誓不还”的誓师大会。要知道“风萧萧兮易水寒”,那是要配合第二天的“图穷匕见”,因此一壶热酒,一时意气用事,完全可能做得到。但是宣教这种事情,是要10年20年的消磨,话出了口容易,但收回来就有点难受。

举个科幻的例子。有两个朋友因为形势逼仄,想要run了。所以,他们宣告说,今后的异象是去环境恶劣、未得之民众多的火星宣教。但为了预备这事,需要先去条件优越、殖民已经300年的月球基地适应失重环境,顺便补钙,坚固火星语的学习。于是,他们就和地球上的朋友隆重告别,run到月球。(月球自转一周为一个月球天。但月球被地球的重力锁定了,所以没有自转。月球绕地球一周,姑且称为一个“月球年”。)过了两、三个月球年之后,朋友发来最新的updates说,近来发现月球的月俗化倾向严重,润去月球的人也众多,这里的福音需要很大很大。所以,他们决定就此留下,在月球宣教,不再去火星了。同时,紧急邀请更多的前同事好友前来参与月球宣教大使命,并为这个项目筹款……

我相信他们说的每一句话,关于重力,关于火星语,关于月俗化……但不能肯定他们当初“去火星”的意图。我怀疑任何轻飘飘的异象与使命,早已经不再被PPT计划书所打动。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

%d bloggers like this: